“你们去哪里,我去哪里,我跟定你们了。”红女看着江小白。

  江小白不说话,不过他的眼神很坚定,他是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五仙观的。

  血头陀瞧着红女,嘿嘿坏笑:“小姑娘,要不你与我一起走吧,有我在,保证你不会有事。”

  红女立马躲到江小白的身后,一脸嫌恶地看着血头陀。

  “老秃驴,我说你能不能死了那条心?你要是再敢调戏红女,别怪我劫力伺候。”江小白板着脸道,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血头陀看江小白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的,立马收起了脸上的邪笑,郑重地道:“小子,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吧?”

  江小白道:“如果守山大阵破了,咱们就进入五仙观,和五仙观一起跟鬼门战斗。”

  血头陀道:“我不想去,我帮五仙观已经够多的了,可我跟他们有仇啊!我怎么可能总是帮着我的仇人呢。”

  江小白道:“你可以不去,那是你的自由,你甚至可以现在就离开,但是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站在鬼门那一边和五仙观做对的话,别怪我劫力伺候。”

  血头陀道:“我哪边都不帮,这还不行吗!别总是拿劫力来威胁我好吗?”

  “哼,有你求着我的时候。”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要走就走吧,红女,你是什么想法?”

  红女道:“公子,你真的要为五仙观而战死吗?”

  血头陀阴阳怪气地道:“丫头,他不是为了五仙观而战死,是为了某个人。”

  “公子,五仙观有你很关心的人吗?”红女追问道。

  江小白点了点头。

  血头陀笑道:“这小子的心上人就在五仙观里,他能不担心嘛。小娘子,你要是对这小子动了情,我劝你还是趁早收心吧,他是不会喜欢你的,因为他已经有了心上人了。”

  “你、你胡说什么!”红女俏脸一红。

  血头陀大笑几声,“我胡没胡说,你自个儿心里清楚。好了,我不陪你们玩了,去也!”

  血头陀心知大战在即,还是避一避比较好,他也顾不得劫力反噬的问题了,心想先远离这趟浑水再说。

  就只剩下江小白和红女两个人,红女站在江小白的身旁,道:“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红女,你也离开吧,跟着我九死一生。”江小白道。

  “你为什么总是赶我走啊?我难道就只会拖累了你吗?你别小瞧了我,我可不是你认为的那般弱小!”红女似乎生气了,鼓着粉嫩的腮帮子。

  江小白道:“我没有说你弱小,我只是觉得你不应该被牵扯到其中来,无论是五仙观还是鬼门,都与你无关,你无需以身犯险。”

  “别说了!我刚才就说过了,你去哪儿我去哪儿!我现在还是这个意思。”

  红女斩钉截铁地道,她的面容变得无比的坚毅,江小白看着她,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似的,从未想到这个女子竟是如此的刚强。

  “走吧。”

  江小白不再说什么,化作一道流光而去。

  红女紧跟其后,不知道江小白将要去向何处。

  不一会儿,一白一红两道身影在一个谷底降落,正是江小白和红女。

  “这是什么地方?”

  四周围传来此起彼伏的狼嚎声,红女打量着四周,这个山谷之中毒蛇猛兽都有,随处可见野兽的尸骨。

  就在他们的不远处,一条大蛇盘在一块石头上,一双蛇眼发出蓝光,伸吐着蛇信。

  “这是野狼谷,上面是无望崖。”江小白道。

  “咱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啊?”红女问道。

  江小白道:“今天指挥鬼兵布阵的应该是鬼子,我不知道鬼门还有没有更强的高手过来,如果仅仅只来了一个鬼子的话,还不足以攻破五仙观。我听鬼怒曾经说过,说是鬼门行事一向缜密,所以我想可能鬼子并不是这次行动中最厉害的人物。”

  江小白想起了鬼门灭掉静慈观的那一夜,鬼门先是在山脚下引起静慈观和铁剑门的冲突,让双方弟子厮杀,然后集合力量趁着静慈观空虚,杀掉山上的弟子,并且围困了圆镜师太。

  整个行动明显是有预谋有计划的,行动时分缜密。这次对付五仙观,难道会没有计划吗?

  青城山一带可以藏人的地方不少,不过离五仙观最近的便只有这个野狼谷最适合藏人。

  江小白想来野狼谷看一看,看看是否有鬼门的人藏匿在此处。

  “小心了,如果这里有鬼门的人,咱俩很可能今晚就要死在这儿了。”

  红女道:“我不怕,放心吧,你我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会死在这儿的。”

  二人在谷底一路前行,发现了不少野兽,不过却并没有发现鬼门的人。江小白原以为鬼门的人会藏匿在野狼谷之中,却没想到一个鬼门的人都没有发现。

  二人随后便离开了野狼谷,飞上了高空之中,落在了无望崖上。

  站在无望崖上,山谷里的罡风倒卷上来,卷的他的头发随风乱舞。江小白想起了那日的一切,若离以为他喝了沉尸水已经死了,纵身跃下无望崖,想要为他殉情。

  彼时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回荡在心中,牵起千头万绪。

  “你怎么哭了?”

  红女瞧见了江小白双目之中有泪光闪烁,忍不住问道。

  “是吗?”

  江小白微微一笑,“可能是风吹的吧。”

  红女道:“公子,我们接下来该去哪里啊?”

  江小白道:“我也不知道。”

  他想进五仙观,但守山大阵不但挡住了鬼门的人,也把他隔绝在外。

  站在无望崖上,江小白一筹莫展。

  似乎看出了江小白的心思,红女道:“你别着急,咱们进不去是好事,要是能进去了,鬼门的人也就能进去了。”

  江小白道:“是啊,说的有道理,守山大阵不破,五仙观就没事,我该欣慰才是。”

  江小白心中其实欣慰不起来,若离和鬼怒都是他的劫奴,三人分开已经有一段日子了,若是若离和鬼怒体内的劫力不够用了,势必要遭受劫力反噬之苦。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