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之时,两道黑影在五仙观内以极快的速度在穿梭着,他们利用建筑物等物体的掩护,悄无声息地避开了五仙观内的一拨拨岗哨。

  两道黑影停了下来,他们已经到了目的地。

  若离指了指前面的那幢小楼,那里便是五仙观临时关人的地方。江小白点了点头,二人迅速行动起来,直奔那幢小楼而去。

  进了小楼,却发现连一个守卫都没有。二人把小楼里给找了一遍,也没用发现圣女。

  “她应该没有被抓起来,否则这里不可能连一个守卫都没有。”若离小声地道。

  江小白道:“那她去了哪里呢?”

  若离道:“先别管了,我们先会风烟阁吧,反正五仙观内没有鬼门的人,她应该是安全的。”

  二人回了风烟阁,一路上都很顺畅。五仙观内的庆祝还没有结束,整个观内除了守卫之外,其余的弟子都集中在一起大吃大喝。

  回到风烟阁之后,三人便开始各自修炼起来,大敌当前,提升修为很有必要。

  黎明时分,突然间整个风烟阁剧烈的震颤了一下,把江小白三人从修炼之中惊醒。

  “怎么回事?”鬼怒问道。

  若离道:“好像是风烟阁震颤了一下。”

  江小白道:“不是风烟阁,好像是整个青城山都在震颤。”

  三人来到窗口,推开窗户望了出去,果然是整个青城山都在震颤。不多时,风烟阁的墙壁上便已经出现了小指粗细的裂纹。

  “不好!”

  若离的面色骤然大变,变得惨败无比。

  “推动守山大阵运行的枢纽停止转动了!”

  守山大阵产生的蓝色的光罩光芒已经变得十分黯淡,三人抬头望去,眼睁睁地看着光罩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无数鬼兵从天而降,失去了守山大阵的五仙观即将成为修罗地狱。此时此刻,众多五仙观的弟子还在彻夜狂欢,可怜他们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便已经死于非命。

  鬼兵的数量足有三万之多,进入五仙观的鬼兵直奔五仙观弟子狂欢的集聚地,将那些喝得醉醺醺的五仙观弟子瞬间杀了个一干二净。

  五仙观内已经到处弥漫着血腥气。

  醒过神来的五仙观弟子开始拼命抵抗,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守山大阵突然就被破了。

  玉箫子曾经说过,便是鬼王亲临,也未必能够破得了守山大阵,所以这些弟子们仗着有守山大阵的保护便无所畏惧,谁知道守山大阵居然破了。

  喊杀声响彻在五仙观的内部,鬼兵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五仙观的弟子根本阻挡不住,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五仙观的生力军已经死了七成。

  五仙观七子也都各自陷入了包围之中,他们的修为虽然厉害,但好虎架不住群狼,已经有人受了伤。

  风烟阁内,江小白心知五仙观是保不住了,很快就会和静慈观一样被灭门。

  “老鬼,带若离走!”

  江小白见识过了鬼门的残忍,若是被鬼门抓住,十有八九是要死的。

  “小白!我不走!”

  若离大声喝道:“这里是我的家园!有人来侵犯我的家园,杀害我的亲人!我怎么能不拿起武器来反抗呢?”

  若离深吸了一口气,擦了擦眼泪,神色变得无比的坚毅。

  “丫头,走吧,五仙观保不住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鬼怒劝道。

  “老鬼!”

  若离大吼起来,“你们谁再敢跟我说这样的话,我若离立马与他断交!”

  江小白叹了口气,看着鬼怒,道:“老鬼,那咱们今日就护着若离痛痛快快杀一场吧!”

  三人还没有离开风烟阁,便有鬼兵冲了上来。若离一马当先,连续放了几十道瞳箭,把那鬼兵的脑袋都给射烂了。

  三人从风烟阁上一跃而下,下方等待他们的是数也数不清的鬼兵。江小白和鬼怒守在若离的左右两侧,三人奋力杀敌,只见他们周围的鬼兵倒了一波又冲上来一波,前赴后继,怎么也杀不完。

  突然之间,就听一声长啸,一道青影飞上高空。

  “是我爹!”

  见到玉箫子,若离惊叫一声。

  江小白抬头望去,就见玉箫子手执玉箫,立在高空之中,一阵箫声从高空之中传来。

  这箫声舒舒缓缓,便如春风一般,悄无声息地进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若离忙道:“小白、老鬼,你们要小心啊,心中千万不能有杂念,否则你们会被我爹的箫声带的发狂的。”

  江小白和鬼怒闻言收紧心神。

  下方的鬼兵听到这箫声,突然间就如同魔怔了似的,起初是手舞足蹈,口中咿咿呀呀,看上去十分开心似的。没过多久,这些鬼兵便自相残杀起来。

  “玉箫子好手段啊!”

  鬼怒瞧着四周围自相残杀的鬼兵,不禁感叹起来。

  江小白道:“都被愣着了,趁着鬼兵自相残杀之际,咱们多杀一点鬼兵。”

  三人立即行动起来,开始大肆地屠杀。在玉箫子的带领下,五仙观的弟子们开始发动了反攻。

  这些鬼兵基本上丧失了战斗能力,只能任由他们宰割。不一会儿,五仙观里面便是尸积如山。

  眼看着鬼兵们被残杀,鬼子终于站不住了,冲上高空之中,朝着玉箫子拍了一掌。

  一道电光朝着玉箫子疾射而去,于此同时,玉阳子也飞了出去,拦在了鬼子的前面,二人再度交手。

  下方的鬼索眼见鬼子被玉阳子给缠住了,便化作一道黑芒朝着玉箫子而去,若是能杀了玉箫子,他便是立了一件大功。

  “爹!”

  若离运起逍遥行,她再也顾不得许多了,后发先至,居然追上了鬼索,以缠丝掌和鬼索较量了起来。

  玉箫子瞧见了女儿的身上,顿时一阵恍惚,他以为若离已经死了,却没想到她还活着。

  趁着玉箫子恍惚的时候,下面的鬼兵清醒了过来,再度和五仙观的弟子厮杀起来。

  玉箫子连忙稳住心神,再度吹奏玉箫,很快下面的鬼兵便再度陷入了癫狂之中。

  鬼索原本并没有把若离放在眼力,哪知道若离并不好惹,急切只见,居然没办法拿下若离。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