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我劝你还是乖乖地把灵根交出来吧,否则惹怒了圣女,定将五仙观夷为平地!”

  玉风子也不知道灵根的下落,灵根的守护者历来是由五仙观掌门人亲自担任。

  “七师弟,你别痴心妄想了,灵根早已不在五仙观了。”玉箫子道:“你便是杀了所有人,我也给不了你灵根。”

  玉阳子喝道:“老七啊老七!你真是让我太寒心了,你这么做,难道对得起师父的教诲吗?”

  玉风子哈哈笑道:“如果当年他老人家让我做了掌门,又岂会有今日之事!要怪都怪他老人家有眼无珠吧!”

  江小白眼看形势不妙,这个玉风子为了讨好圣女,肯定会无所不用其极,那样五仙观剩下的人就危险了。

  现在能阻止玉风子的也只有风清一人了,江小白脑筋急转,他在想怎么才能利用风清。

  “风清!”

  计上心头,江小白大吼一声。

  风清扭头看了他一眼,冷笑道:“小子,又是你!”

  江小白道:“风清,你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昔日的情郎受这般侮辱吗?玉箫子前辈受辱,也就是你受辱啊!这些鬼门的人,杀光了你的同门,那是养育你的地方啊!你难道就任凭他们在这里逞凶吗?”

  风清的目光突然间落到了圣女和鬼子的身上,道:“臭小子,你不说这茬,我倒是忘了。”

  圣女冷笑道:“风清,你以为就凭你一个人可以为你的师门报仇吗?”

  风清看着鬼子,道:“知道我为什么上次放了你吗?那是因为你救了我,今日再见,我就得跟你算算灭门之仇了!”

  鬼子赶紧躲到圣女的身后,他知道自己不是风清的对手,而且好像这风清的修为变得更加厉害了。

  圣女道:“风清,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

  语罢,就见圣女一撩琴弦,一阵魔音便钻入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她的琴声能够杀人于无形之中,只见那声音便像是无数看不见的利刃似的朝着风清飙射而去。

  只见风清一抬手,一道天雷便从空中闪耀出来,朝着圣女轰击而去。圣女顿时大惊,没想到风清的修为已经强悍到了此等地步,竟然举手之间便可以引动天雷。

  风清被囚禁在天池里的这三千年,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脱困而出,因而便不停地修炼。灵素山的天池峰本就是灵素山最适宜修炼的地方,那里灵气最是浓郁。

  天池之水更是富含灵气,风清在天池里修炼了三千多年,一生修为早已经超越了静慈观的历代祖师,实力之强,远胜于圆镜师太,比起玉箫子来,她也要强上很多。

  方才玉风子与她动手,一招便败下了阵来,足以证明风清实力的强大。

  但她现在的对手不是玉风子,而是鬼王和鬼母的女儿圣女,这两大高手的对决,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弦都紧绷着,谁也不知道她们到底谁要更强一些。

  九天雷动,二人交手的第一回合,好像是风清占了上风。不过圣女可不这么认为,她是鬼王和鬼母的女儿,自然不可能那么情谊就认了输。

  突然间,圣女的手中出现了一面幡旗,那幡旗上面画着令人恐惧胆寒图案,就见她随手一点,只见她咬破手指,将鲜血滴在了那幡旗之上,随后举着幡旗一飞冲天。

  “招、招魂幡啊!”

  玉箫子和玉阳子的瞳孔之中同时出现了惊惧之色,他们都是见多识广之辈,知道鬼门有这样一个东西。

  见到招魂幡之后,二人的眼神之中都流露出了畏惧的神色,这招魂幡可不是什么一般的法宝,可以说是鬼门最强的法宝。

  圣女以自身的鲜血来祭祀招魂幡,那原本黑漆漆的招魂幡突然间像是变成了活物似的,开始随风波动,整个招魂幡都呈现出诡异的血红色。

  下方堆积了无数的尸体,有鬼兵的,也有五仙观的弟子和静慈观的弟子的,此刻这些尸体的冤魂都正朝着招魂幡涌去。

  在那尸体的上方,漂浮着一片氤氲,便如同冬日早晨的湖面上,只不过那不是水汽,而是死尸的冤魂。

  “她在聚集冤魂!”

  玉阳子沉声道:“风清,不要轻敌啊!招魂幡可不是一般的法宝!趁着她还没有凝聚完冤魂,你赶紧把大师兄和若离带走吧!”

  “休想!”

  玉风子恨不得一剑杀了玉阳子和玉箫子两个人,绝对不会允许有人带走他们,否则他这个掌门就坐的不稳当。

  “不过就是招魂幡而已!”

  风清淡淡地看着夜空之中正在用招魂幡凝聚冤魂的圣女,看上去并不惊慌。

  “风清,你不知道这招魂幡的厉害!快走吧!这事原本与你无关,不要在这里做无谓的牺牲!”

  对于风清,玉箫子心中既有愧疚,也有怨恨,但他不愿意再死人,更不愿意看到风清因为他而死在圣女的手上。

  “玉箫子,你还以为我是当年的那个风清吧!你睁大眼睛瞧瞧,看看我是怎么破了她的招魂幡的。”

  风清大笑一声,脚踏虚空,飞升而去。

  玉风子冷嗤一声,“哼,我还以为风清有多大本事呢,到最后还不是逃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风情逃走了的时候,突然间天空之中银蛇乱舞,电光闪烁,一袭绿裙的风清在那一条条电龙之间,全身光芒涌现,耀眼夺目,便如正午的阳光一般

  “师兄,这、这难道是传说中静慈观的九天龙吟?”玉阳子激动地道:“真没想到啊!风清居然修成了这般绝学!就是当年她的师父****师太也未能修成啊!”

  玉箫子叹道:“二师弟,这些年来你我都太过于耽于安逸了,疏于修炼,荒废了时间。是咱们技不如人,才遭此大难啊!”

  “师兄,你不必自责,若不是、若不是……唉,算了吧,说那些又有什么用呢。”

  玉阳子长叹了一口气,他想说的是如果玉箫子这三千年来不是把精力全都花费在拯救若离上,玉箫子的成就不会在风清之下。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