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大人,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帮忙!”

  玉风子知道这九霄龙吟的厉害,心中担心圣女的招魂幡对付不了风清,便出声让鬼子去帮忙。

  鬼子这才醒悟过来,此时风清正和圣女在大战,他出手的话,风清应该无暇反击。

  一道黑影腾空而起,绕到风清的身后。下方的众人还没来得及提醒,鬼子已经出手了。

  要说后悔,最后悔的人应该就是鬼子,当初在静慈观,是他听了苏绾的话,去天池峰把风清给放了出来,为了毁掉囚龙索上的禁制,他还废了四把上古神器。

  谁知道风清放出之后也并没有替他拿到灵根,反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成了鬼门的一大对手。

  两团黑气从鬼子的掌心涌出,这两团黑气如同烟雾一般,瞬间便弥漫了开来,将风清给包裹住了。

  鬼子放出的这两团黑气可以沿着人体的毛孔渗透进皮肤里,进入皮肤之后,全身便会溃烂,继而连骨头都会化成化成粉末。

  下方的所有人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处,就在鬼子自己都人为得手了的时候,突然一道电龙击中了鬼子,鬼子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从高空之中坠落而下。

  随后那原本包裹着风清的黑气突然间狂涌而下,朝着玉风子而去。玉风子被这突如起来的变化吓了一大跳,慌忙抽身闪避,却已经避之不及。

  “啊——”

  玉风子惨叫一声,他的一只胳膊已经在一瞬间变成了黑色,毒气顺着胳膊正在迅速的蔓延。

  “鬼子,你干的好事!”

  鬼子被电龙击中,倒在地上已经爬不起来了,费力地开口道:“想活命的话,赶紧剁了你的胳膊吧!”

  玉风子一怔,不是每个人都有挥刀断臂的勇气的。不过眼看着毒气蔓延,很快一整条胳膊就要全部都被感染了,玉风子也没有办法,一咬牙,挥剑斩下了自己的胳膊。

  玉风子受伤不轻,当即便盘膝坐在地上,运功疗伤。

  而在夜空之中,两大高手还在做最后的蓄能。招魂幡已经由原本的黑色变成了现在的血红色,红的就像是用血水浸泡过似的。招魂幡的周围阴风鼓荡,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从招魂幡的周围传了出来。

  天地之间仿佛充斥着厉鬼,像是进入了无边地狱一般,到处都是鬼影,到处都是鬼哭声,阴风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让人不寒而栗。

  而在圣女的对面,风清傲然挺立在虚空之中,她的身体周围盘绕着几条金色的电龙,一条条电龙昂首怒啸,全都怒视着对面的招魂幡。

  只见圣女将手中的招魂幡一挥,天地之间,突然黯淡了下来,变得漆黑无光,伸手不见五指,无数冤魂组成的魂灵哀嚎着朝着风清扑了过去。

  九霄龙吟惊天变!

  风清大喝一声,盘绕在他周围的几条电龙怒啸着迎了上去,与魂灵交战在一处。

  上方天雷阵阵,电光闪闪,漆黑如墨的夜空忽明忽暗,冤魂凄厉的哀嚎声不绝于耳。

  已经看不见风清和圣女的身影,二人已经被完全笼罩在了黑暗之中。

  下方的江小白提着一颗心,此时此刻,他无比地希望风清能够击退圣女,那样的话,五仙观的一拨人或许还能有活路。

  轰——

  夜空之中突然间传来一声巨大的响声,随后一切归于平静。众人终于再度看到了风清和圣女,只见她二人依旧是相对而立,脚踏虚空,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到底是谁赢了?”

  江小白根本看不出来这场战斗的结果是什么,他心里的疑惑也是在场许多人的疑惑。

  风清和圣女飞落而下,各自落在了原来的位置上。

  “我要带走一个人!”风清道。

  圣女道:“可以,请问你要带走的是谁?”

  “他!”

  风清指着玉箫子,她与玉箫子三千多年的恩怨纠葛还没有结束。

  “圣女大人!不可啊!不能让他带走玉箫子!”

  独臂的玉风子干嘛站了起来,“噗通”跪倒在圣女的面前,玉箫子在五仙观的地位和声誉他怎么会不清楚,玉箫子活着一天,五仙观的弟子就会期盼着他回来。

  “你可以带走他,但只能带走他一个人!”圣女道。

  “圣女大人,不可啊!不能让玉箫子走!不能啊!”玉风子疾呼道。

  “玉风子,难道你想另外一条胳膊也丢了吗?”圣女突然目光一寒。

  “我……”

  玉风子重重地叹了口气,他无力反抗圣女,只能答应下来。

  玉箫子道:“风清,看在昔日的情分上,我不求你带走我,请把若离带走吧,就算是我求你了。”

  风清冷冷地看着玉箫子,“这丫头与我何干!三千多年前她就该死了!”

  “风清,难道非要我跪下给你磕头吗?”

  玉箫子撑起伤体,居然真的跪了下来。

  “爹爹……”

  若离一句话堵在了嗓子眼里,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她今夜才知道父亲为了她到底付出了多少,那是三千年的光阴,三千年的守候啊!

  “玉箫子,我真是愈发瞧不起你了。想当年你是多么一个英姿挺拔的少年啊,为何如今变成了这般?”

  风清虽然这么说,但眼中却有泪光在涌动,看着昔日的情郎跪倒在自己的面前,她没有感受到任何报复的快感,有的只是无言的心痛。

  风清转过身去,不再看着玉箫子,仰头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内心的一刹那柔软,突然一回头,大袖一卷,带着玉箫子飞离了五仙观。

  玉阳子哈哈大笑起来,他知道风清绝不会杀了玉箫子,只要玉箫子还活着,五仙观就还有希望。

  “你笑什么?”玉风子面色阴沉地道。

  玉阳子笑道:“老七,大师兄走了,你这掌门的位置你能坐多久啊?”

  “老二!”

  玉风子闻言大怒,一剑刺了过来。

  玉阳子却是往前一挺,迎着那一剑,任凭那一剑刺穿了他的身体。

  “二师叔!”

  若离凄吼一声,她今晚亲眼看着一个个师叔死在自己的眼前,却无能为力。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