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师叔,你看这是什么!”

  斩龙剑也在若离的乾坤袋里,江小白把斩龙剑从乾坤袋里取了出来,交到玉阳子的手上。

  玉阳子凝神一看,惊诧道:“这不是我们五仙观创派祖师的斩龙剑嘛!我没看错吧?”

  玉阳子仔仔细细地抚摸查看着剑身,然后指着剑柄上的刻字道:“看到了嘛,这是什么字?”

  “龙!”江小白道。

  玉阳子道:“我五仙观的创派祖师名为‘龙隐’,这个龙字便是他的代号。小子,你是如何得到的?这斩龙剑应该在唐家才对啊!”

  当年唐家的先祖对龙隐有恩,救过龙隐一命,后来龙隐便将自己的佩剑赠送给了唐家。

  江小白道:“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存在唐家了,唐季钟死了,他的儿子也死了,他的两个孙子也死了。斩龙剑是我从他那里抢来的。唐季钟不配拥有这样的神兵利器!”

  “唉……多行不义必自毙啊!”玉阳子叹了口气,多少年来,唐家一直在利用五仙观,而五仙观的历代掌门都没办法拒绝唐家,只是因为唐家曾对创派祖师龙隐有过救命之恩。

  江小白道:“斩龙剑是属于五仙观的,二师叔,这剑以后就归你了。他日你若是见到了玉箫子前辈,便替我转交给他吧。”

  “小子,咱们有机会出去了!”

  玉阳子兴奋地道:“有了斩龙剑,你我便可破了那妖女的禁制!”

  “是吗?”

  江小白只知道这斩龙剑削铁如泥,却不知道还有此等威力。

  玉阳子道:“你可别忘了,这可是我五仙观创派祖师的佩剑啊!小子,你知道这剑为什么叫斩龙剑吗?”

  江小白道:“我听若离说起过,说好像这把剑里面封印了一条龙。”

  玉阳子道:“丫头说的并不全面,我派先祖龙隐曾用这把剑在南海斩杀了邪龙十八条,最后将两条最为强大的邪龙封印在了剑身之中。那两条邪龙一公一母,刚好刚柔并济。封印了两条邪龙之后的斩龙剑威力更加惊人!据五仙观的典籍记载,这斩龙剑一剑能劈开一座山。青城山有个地方叫一线天,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那个地方。那个地方的山脉突然间断成了两断,在那山脉断裂之处的切口平滑如镜,便如被一刀切成两段的萝卜一般。”

  江小白道:“难道那山脉断裂是被斩龙剑切断的?”

  玉阳子重重地点了点头,道:“你猜的没错,正是如此!当年龙隐祖师封印了两条邪龙,回到青城山之后,便想试一试斩龙剑的威力,谁知道一剑就把山脉给劈成了两段。”

  江小白道:“龙隐祖师修为深不可测,他能做到,你我未必能发挥出斩龙剑如此巨大的威力啊。”

  玉阳子道:“你说的没错,不过有一点你别忘记了,斩龙剑之所以威力惊人,是因为里面封印了两条邪龙,只要你我可以利用这两条邪龙的话,破坏掉圣女留下的禁制便不是问题。”

  江小白道:“二师叔,那如何才能发挥出剑里封印的邪龙的威力呢?”

  玉阳子道:“难道若离没有告诉你吗?”

  江小白摇了摇头,若离从未告诉过他。

  玉阳子道:“这下麻烦了,我也不知道啊,我以为那丫头会知道的。”

  原来是空欢喜一场,二人燃起的希望又扑灭了。

  “对了,我师兄的房间里应该会有。”

  玉阳子道:“咱们只能等韩晨再来,让他去我师兄的房间里去找,说不定能够找到。当年龙隐祖师虽然是把斩龙剑赠送给了唐家,不过并没有告知唐家这把剑的使用之法,主要是因为斩龙剑威力太过惊人,若是落入了心术不正之人的手中,难免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龙隐祖师曾留下过一本札记,应该在我师兄的房间里,只要韩晨能把那札记给找来,咱们或许就能找到唤醒邪龙的方法。”

  江小白道:“那就等着吧,我想韩晨应该还会再来的。”

  三天之后,韩晨才再次出现,这一次他是一个人来的。

  “你们两个考虑清楚没有?到底说不说出灵根的下落!我告诉你们,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掌门的耐心也是有限的,鬼门圣女大人的耐心更是有限的,你们不要自讨苦吃!”

  韩晨依然和上次一样,狠腔狠调地说了一会儿。

  江小白已经把他要和韩晨说的话写在了地上,韩晨扫了几眼,便把地上的内容全都记在了脑子里。

  他用脚在地上写了几行字,告诉江小白和玉阳子,现在玉箫子的寝室已经被重重包围了起来,鬼门派了很多鬼兵过去。以他的实力根本没办法进去,就是进去了,也绝对出不来。

  江小白转念一想,便想到了一个人,他让韩晨去找血头陀,正如玉阳子所言,血头陀肯定还在五仙观里,只要找到了血头陀,以血头陀的修为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玉箫子的寝室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韩晨点了点头,答应他们他会努力去办。

  离开牢房之后,韩晨便想着去哪里找血头陀,五仙观这么大的地方,血头陀的修为又那么高深,想要躲他的话,他根本没可能找得到。

  就在韩晨不知所措地走在绿竹峰下山的路上的时候,突然一道身影从他身后闪现出来,扼住了他的喉咙。

  “别说话,否则我宰了你!”

  韩晨被拖进了旁边的竹林里,他看到了抓他的那个人,顿时就笑了起来。

  “小子,你笑什么?难道不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了吗?”

  韩晨道:“你是血头陀吧?我正想着找你呢。别担心,我不会大声喊的,是江小白让我找你来的。”

  “他怎么样?”

  听到江小白的名字,血头陀放松了一点警惕。

  韩晨道:“他让你帮个忙,去掌门的房间里找龙隐祖师的手札。找到之后把手札给我,我把手札带进囚牢里,然后他们就有办法出来了。”

  “是真的吗?”血头陀目光阴冷地看着韩晨,“你没有耍我吧?”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