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阳子道:“咱们再耐性等等,若是天亮之后仍然没有人理会咱们,那咱们只好主动去找休渊真人。”

  刻不容缓,玉阳子其实已经快要等不住了,他本来就是火爆脾气,但五仙观这次遭逢大难,几乎是遭到了灭顶之灾,导致他的性格改变了不少,变得比以前沉稳多了。

  三人枯坐了一夜,次日一早,天光大亮,仍然没有人来找他们。这下就连玉阳子也坐不住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这也太欺负人了!我倒要去找休渊理论理论,问问他们何为待客之道!”

  “好,好啊!牛鼻子,你总算是醒悟了。走走走,咱们三个去找休渊老道说个清楚去。”

  江小白也是一肚子的火气,从昨天那两个云天宫的小弟子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来问过他们,甚至连一口茶水都没喝到。

  三人立即便离开了呆了一天一夜的小楼,外面空无一人。

  玉阳子道:“休渊真人住在云天宫最北面的养心居,咱们就去养心居找他。”

  玉阳子以前来过云天宫,对这里比较熟悉,云天宫数万年来都没有什么变化。

  三人立即朝着养心居而去,奇怪的是,他们这一路上居然没有碰到一个云天宫的弟子。

  “人都去哪儿了?”江小白看着空荡荡的云天宫,感觉有点不太正常。

  玉阳子道:“现在是他们早课的时间,所有弟子都在练武场上,看不到人也很正常。云天宫之所以强盛不衰,就是因为他们对弟子的要求极为严格,能留下来的都是万里挑一的好手。”

  江小白道:“难怪一个个都那么傲,原来真是有资本啊。”

  血头陀道:“那是当然了,臭小子,就昨天你看到的两个小弟子,我看修为未必在你之下。”

  江小白吐了吐舌头,着实被惊讶到了。

  玉阳子在前面带路,三人很快便来到了养心居外面,刚要闯入,养心居院子外面的积雪突然动了起来,组成了四个雪人,朝着江小白三人扑了过来。

  “小心!”

  玉阳子大喝一声,双掌齐出,击中两个雪人,顿时便将雪人给击得粉碎。

  谁知那雪人碎了之后,居然从两个变成了四个。

  “玉阳子,你干的好事!”

  血头陀大喝一声,血手印击出,漫天掌影翻飞,顿时便将六个雪人全都击得粉碎,变成了一块块随雪块。

  “哈哈,还是我的血手印厉害吧!”

  血头陀的笑声还没有消失,地上的碎雪块就动了起来,很快变成了十二个雪人,顿时又翻了一倍。

  “我天!这什么鬼!”

  血头陀也慌了。

  江小白略一皱眉,突然运起烈阳九剑,如今他修为有所长进,已经可以同时发出五百烈阳剑。

  这五把烈阳剑击中了五个雪人,顿时便将雪人化成了水。化成了水之后,就不会出现刚才的那种情况,五个雪人化成了水,便消失不见了。

  “用火攻!”

  江小白出声提醒。

  血头陀和玉阳子赶紧改用火攻,很快便将他们剩下的七个雪人给收拾了。

  三人收拾完雪人,进了养心居的院子。养心居的院子里栽了很多奇花异草,居然能在昆仑山这极寒之地里盛放出娇艳的花朵。

  突然间一阵暖风吹来,院子里的那些花木突然间像是成精了一般,居然可以四处移动。

  “大家小心了,这肯定是什么阵法!”玉阳子道。

  血头陀冷哼一声,“玉阳子老道,这还用你说吗!谁不知道这是阵法!”

  “你们别吵了。”

  江小白最是冷静,观察着这阵法的变化。这个阵法似乎并没有攻击性,但是却把他们困在了里面。

  “咦,这阵法怎么那么像我脑海之中的那个困兽阵啊?”

  江小白发现眼前阵法的变化和自己脑海之中的困兽阵十分相似,虽然觉得奇怪,但心中却是一喜,既然是他熟悉的,那么就不难知道破阵之法。

  “二师叔、血头陀,你们跟我走!”

  江小白叮嘱道:“踩着我的脚印走!”

  他走在最前面,血头陀和玉阳子跟在后面,踩着他的脚印。就见江小白兜兜转转,像是在绕圈似的,谁也看不出他到底在做什么。

  “我说小子,你这样真的能走出去吗?”血头陀有些不耐烦了,“你已经带着我们兜了几十圈了。”

  江小白不说话,他全神贯注地在等待时机。他所等待的时机血头陀和玉阳子都看不出来。

  兜兜转转,江小白突然不再兜圈了,脚下的步伐快了不少,后面的血头陀和玉阳子紧紧跟上。二人直觉眼前一片混乱,但几秒之后,便发现原来你已经从迷阵之中走了出来。

  “你居然破了我的困兽阵!年纪轻轻,本事不小啊!”

  养心居的茅屋里面传来了一个苍老雄浑的声音。

  玉阳子听到了这声音,赶紧跪了下来,道:“晚辈五仙观玉阳子,拜见休渊真人!恳请真人赏脸见我一面,玉阳子有要事禀报!”

  “玉阳子,你不要打岔!我和你旁边的年轻人在说话。”休渊的声音再度传来。

  江小白道:“前辈,我不过是个无名小辈,不足挂齿,不过眼下你们云天宫却面临着一场大劫!”

  “小子,你师从何人?为何可以破得了我的困兽阵?”休渊的困兽阵是他云天宫的三十六阵之一,就是云天宫的弟子,能破掉他的困兽阵的怕是也没有几个。

  江小白道:“这不足为奇,但凡是阵法,都有破解的办法。方法对了,阵法自然就破了。”

  “好!我再考考你!若是你能破得了我此阵,我便给你们见我一面的机会。”

  话音刚落,三人的周围突然间冒出了几根木桩,随后那木桩转动起来,居然带起了无数的积雪,在他们的周围形成了一道雪做的牢笼。

  血头陀道:“破雪用火,这还不简单!”

  语罢,血头陀的掌心便多了一团火出来,被他仍在了周围的雪墙上。

  本以为可以像之前那样用火来化雪,谁知道这次不但没有化掉了雪,反而血头陀扔出去的那团伙被反弹了回来。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