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离开这里?就算是离开了冰牢,咱们又能顺利从云天宫逃出去吗?”

  血头陀的情绪比较悲观,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咱们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江小白道:“不到最后一刻,咱们都不能自己先放弃了。”

  玉阳子苦思良久,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道:“血头陀,你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别忘了,你曾是大悲寺的人!”

  “这个时候提大悲寺有什么用?”血头陀嗤笑一声,“难不成还指望大悲寺救我?他们不把我千刀万剐了就不错的了。”

  玉阳子道:“我不是说大悲寺会救你,但各大门派之间曾经订立过一个协约,若是一派的弟子在另一派犯了事,最终这个弟子必须要交还到他的师门,让他的师门来处置。也就是说,你虽然杀了云天宫的弟子,但是按照那个协约,有权处罚你的是大悲寺,而不是云天宫。”

  血头陀看到了一丝希望,连忙问道:“那云天宫会承认这个协约吗?”

  玉阳子道:“他们当然要承认,当初签订这个协约的人可是他们云天宫现任的掌门人休渊真人。休渊真人还在,难道他们就敢推翻这个协约吗?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嘛。”

  江小白道:“那太好了!这样咱们就可以要求云天宫把血头陀送回大悲寺,在去往大悲寺的途中,就是血头陀逃跑的机会。”

  玉阳子点了点头。

  血头陀道:“你们也不能太乐观,都知道我血头陀早就叛出了大悲寺,现在云天宫的人未必会认我这个身份。”

  玉阳子道:“这不要紧,现在大悲寺的无妄法师提到你还是一口一个孽徒的,这就说明你还是大悲寺的人。”

  “唉,师父啊……”

  血头陀叹了口气,这样一个恶人居然眼角湿润了。

  ……

  第二天午时之前,广林子再次带着几个弟子出现在了这里,他们是来带血头陀出去行刑的。

  “血头陀,你的时间的到了,跟我们走吧!”广林子道。

  血头陀道:“不着急!广林子,你们不能杀我,你们没有资格杀我?”

  “不能杀你?杀你还需要什么资格吗?”广林子脸一冷,“血头陀,你死到临头了还不知悔悟!”

  玉阳子道:“广林子,你休要激动,血头陀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他是大悲寺的人,按照各门各派之间的引渡条约,你们云天宫不能杀他。他杀了你们云天宫的弟子,你们应该把他交还给大悲寺,然后由大悲寺来处置他。”

  听了玉阳子提起引渡条约,广林子这才想起还有这一茬。

  各门各派之间总会有点小摩擦,但小摩擦却容易造成大问题。后来各门各派的掌门人经过协商之后就签订了这个引渡条约。

  这个条约是休渊真人亲自签署的,广林子想要否认都不能。

  “不对!血头陀算不上是大悲寺的人!谁都知道,他很久以前就已经叛出大悲寺了。”广林子道:“差点被你们给弄糊涂了。”

  玉阳子道:“他还是大悲寺的人!前些年我曾去过大悲寺,见到了无妄法师。老法师曾经与在座的宾客提起到血头陀,对他的称呼是‘孽徒’!孽徒也是徒弟啊!无妄法师还把他当作徒弟,那么怎么能说他已经不是大悲寺的人呢?”

  “纯粹是胡言乱语!你这么说,谁能给你作证?”广林子问道。

  玉阳子道:“你可以去问问你的师叔黑水,他当时也在场。那次各门各派在大悲寺聚集,是为了给无妄法师贺寿。你的师叔黑水也去了,他和我当时都在场。你不信我的话很正常,如果黑水也那么说,你该相信了吧。”

  广林子转身离去。

  他不能轻信玉阳子的一面之辞,所以他得去找黑水,向黑水求证玉阳子所言的真假。

  广林子很快便见到了师叔黑水,当面向他求证了一下。黑水略一沉思,当日的情景便一历历浮现在脑海之中。他告诉广林子,当日无妄法师的确是说过那样的话。

  广林子随后便回到了冰牢之中。

  “广林子,我没有骗你吧。”玉阳子道。

  广林子道:“黑水师叔说了,当日无妄法师的确是说过那样的话。”

  血头陀道:“那便可以证明我还是大悲寺弟子的身份,你们应该把我送回大悲寺,让大悲寺来决定对我的处罚。”

  广林子冷笑道:“血头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放心,既然有引渡条约在先,我不会杀你。我会亲自将你送回大悲寺。你当年在大悲寺犯下了滔天大罪,你以为回到大悲寺会比在这里好吗?你依然难逃一死!”

  江小白三人心头的喜悦之火很快就被浇灭了,广林子居然要亲自把血头陀送回大悲寺。广林子的修为不在血头陀之下,有广林子亲自护送的话,血头陀想在半路逃跑便变得非常困难。

  “血头陀,跟我走吧!”

  广林子一扬手,捆仙索飞了出去,便将血头陀给捆住了。这捆仙索也是一件法宝,血头陀被捆仙索束缚住了,想要逃基本上没有可能。

  看着血头陀被带走,江小白和玉阳子除了心急如焚之外,别无他法。

  “小白,能做的咱们都已经做了,也算是对得起他了,剩下的就看血头陀自己的造化了,你不要难过了。”玉阳子安慰了几句。

  江小白道:“二师叔,咱们真的要被关在这里一千年吗?”

  玉阳子叹了口气,云天宫虽然不是铜墙铁壁,不过却是一个更坚固的牢笼,他们两个如何都是逃离不掉的。

  江小白不禁悲从心来,如果真的被关在这里一千年,即便是一千年后他出去了,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外面的世界早已经是物是人非。他的那些红颜知己一个个早就化成了枯骨,还有他熟悉的那些人,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怕是也全都作了古了吧。

  外面的世界日新月异,一千年之后,谁知道外面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江小白不敢想象。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