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有。”云天宫的小弟子答道。

  “他走了已经有多久了?”

  冰牢里面不见日月,江小白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日子,按理来说,广林子把血头陀送到大悲寺是不需要多少时间的啊。

  “广林子师叔已经走了有三个月了。”那弟子说道。

  “什么!”

  江小白和玉阳子面面相觑,都是一脸的惊诧,都已经去了那么久了,广林子还没有回来。云天宫和大悲寺之间的距离虽然不近,但也绝对要不了两个月那么久。

  “你们难道不觉得奇怪吗?”江小白道:“广林子那么久都没有回来,你们没有派人去找找吗?”

  “你关心那么多干什么!哼,管好你自己吧!”

  小弟子的脸色突然一遍,大袖一甩,转身走了。

  等他离开之后,玉阳子沉声道:“广林子多半是回不来了,他一定出事了。”

  江小白点了点头,道:“他的出事肯定跟血头陀有关,但是广林子的修为不比血头陀差,而且还有别的弟子护送,血头陀是怎么逃脱的呢?”

  玉阳子道:“我也很费解,想不明白。不过血头陀那厮邪恶异常,坏主意一肚子,谁知道他怎么算计了广林子呢。”

  江小白道:“二师叔,我能感应得到血头陀的方位,他正朝着我们这边接近。”

  玉阳子眉头紧皱,道:“是了,这厮是你的劫奴,他离不开你的。他已经离开三个月了,我估计体内的劫力也快耗尽了,再等不到你的劫力补充,他会饱受煎熬而死的。”

  江小白道:“云天宫是虎穴龙潭啊!血头陀胆敢闯入,那就是死路一条啊!”

  玉阳子叹了口气,道:“就算是刀山火海龙潭虎穴,血头陀也飞来不可,你是知道劫力发作的痛苦的,他能不来找你吗?”

  江小白皱着眉头,突然间一抬手,一道白光击中头顶上方的万年寒冰,转瞬之后,头顶上的万年寒冰便出现了一个冰洞。

  劫主与劫奴之间有种特殊的感应方式,江小白开始用他和血头陀之间的感应来指导他从冰牢的上方进来。

  现在是最好的时机,趁着云天宫上上下下都在为休渊庆祝大寿的时候,防备最是松懈。如果血头陀今天都进不来的话,以后再想进来,那就更困难了。

  江小白感应到血头陀正朝着云天宫的方向飞来,速度非常之快。血头陀也感应到了江小白传递给他的信息,在接近云天宫之后便放缓了速度,变得小心谨慎。

  “血头陀已经到了云天宫的边缘地带了。”江小白道。

  玉阳子紧张了起来,道:“也不知道那厮能不能避开一道道岗哨。”

  江小白却没有那么紧张,微微一笑,“广林子带着一帮弟子押送他去大悲寺,他都能有办法逃了,我对他有信心,他一定能进来的。”

  “希望吧。”玉阳子可没那么乐观,他知道云天宫的厉害。

  江小白能够感应得到血头陀的位置,血头陀离他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他来了!”

  话音未落,就见一道白色的身影落在了江小白的面前。

  “血头陀!”

  玉阳子站了起来,看着穿着云天宫弟子服侍的血头陀,讶异得说不出话来。

  “牛鼻子,没时间跟你啰嗦。”

  血头陀立马转过身来,跪倒在江小白的面前。

  “主人,快点,快点给我劫力,我快受不了了。”

  若不是劫力即将耗尽,血头陀也不会以身犯险,来云天宫找江小白。

  江小白也不啰嗦,直接往血头陀的隐脉之中注入了足够的劫力,这下足够血头陀用三四个月的。

  得到了劫力的补充之后,血头陀完全倒在了寒冰上,他的眼神十分迷幻,就像是出现了吸食了da麻之后的瘾君子似的。

  江小白在他身上踢了几脚,“赶紧起来,万一要是被云天宫的人发现了,你可就完蛋了。”

  血头陀过了许久才爬起来,深吸了一口气,道:“这劫力真是害人不浅啊,就跟染上了毒瘾似的。”

  玉阳子道:“劫力可比毒瘾厉害多了,染上了毒瘾,还是可以戒掉的,可要是成了劫奴,可就是不死不休,除非你死了,才能摆脱劫力。”

  “你才死了呢!混蛋牛鼻子,就不知道盼我点好!”血头陀活动了一下筋骨,笑道:“我猜你们一定都很想知道我是怎么逃脱的吧。”

  江小白道:“我听云天宫送饭的小弟子说广林子到现在还没回来,你把他怎么了?杀了?”

  血头陀道:“我倒是想杀了他啊,可惜没有机会啊。我只是甩了他而已,那厮这会儿还满世界找我呢。不过我想他肯定猜不到我会在这里。”

  “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不过要是让他知道你是小白的劫奴的话,肯定会猜到你来了这里。”玉阳子道:“好在他并不知道你们之间劫主与劫奴的关系。”

  血头陀道:“就快要到大悲寺的时候,我们在一个山洞里休息,夜里突然山里面传来一声凶兽的怒吼,广林子便派了两个弟子过去看一看。那两个弟子很快就负伤回来了,说那凶兽太过凶猛。广林子自认为有捆仙索捆着我,不怕我逃离,便留下几个小徒弟来看着我。我骗那几个小家伙,说我身上有一颗可以提升功力的仙丹,他们还真信了,就来我身上摸,却被我用聚灵大法吸收了他们的真元,随后我就逃了。”

  在逃走的一路上,广林子一直穷追不舍,血头陀有几次差点落入了广林子之手,险象环生。好在后来他终于挣脱了捆仙索,而后便如龙游大海一般,甩掉了广林子。

  广林子出去三个月还没回来,就是因为在外面追捕血头陀。他还在外面四处寻找血头陀的踪迹,而血头陀却已经到了云天宫。

  “臭小子,咱们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吧。今晚的守卫比较松懈,正是我们离开的机会。”血头陀进来的这一路上没有发现多少岗哨。

  玉阳子道:“小白,今晚是个机会,咱们试一试吧。”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