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在眼前,错过了这次机会的话,下一次出现这样的良机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不用玉阳子说,江小白也有这个打算,今天是他们离开的最好的时机。

  三人从冰洞里出去,先匍匐在冰洞的上方观察了一会儿。江小白比划了几个动作,意思是说他们三个分开突围,这样可以减少目标,更容易逃出去,出去之后在雪谷的那个山洞里会合。

  他的提议得到了血头陀和玉阳子的支持,这样的确可以降低被发现的几率。

  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没有说话,立即便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飞了过去。

  江小白一路上用上逍遥行,速度几块,畅通无阻地离开了云天宫。等他到达雪谷的时候,另外两人还没有到。

  江小白便先进了山洞,在山洞里等着他们。过了没多久,血头陀到了。

  “怎么就你一个人?牛鼻子呢?”血头陀问道。

  江小白道:“二师叔还没有到这里。”

  血头陀道:“糟糕,不会被发现了吧?不行,他要是被发现了,云天宫肯定就知道你也逃出来了,说不定现在抓你回去的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小子,咱们还是赶紧溜吧。”

  “溜什么溜!要溜你自己一个人溜去!”

  玉阳子没有到,江小白是不会走的。

  血头陀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半个时辰之后,玉阳子也没有来到这里与他们会合。

  “牛鼻子肯定出事了!臭小子,你走也不走,你说怎么办吧?”血头陀有些着急。

  “我们得回去。”

  江小白不会抛下玉阳子不管。

  血头陀道:“回去那就是找死啊!云天宫好歹是名门正派,就算是玉阳子被他们抓回去了,他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应该不会为难他的。我看你就不要回去了,玉阳子不会有危险的。”

  “老秃驴,你别多说了,你要是想走的话,现在就可以走,我不拦你。我得回去看一下。”江小白的态度非常坚决。

  血头陀叹了口气,心知是劝不住江小白的,便道:“好了,那你留在这里吧,我回去看看。我进进出出几次了,比你有经验。”

  江小白道:“我们一起去。”

  血头陀笑道:“小子,你是信不过我是吧?是不是担心我出去逛一圈就回来向你交差啊?你也太小瞧我了吧。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不会敷衍你。”

  “你倒是敢啊!”江小白冷笑道:“你是我的劫奴,你去没有去云天宫,我是可以感应得到的。”

  “好了,那你就更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臭小子,你留在这里等我的消息。我去也!”

  话音未落,血头陀已经化作一道白光飞走了。

  江小白在山洞里耐心地等待着,过了许久,也没有等到血头陀回来,更别说玉阳子了。

  “难不成他也出事了?”

  江小白实在是没办法再继续等待下去了,他的耐心已经被消磨完了。深吸了一口气,江小白从山洞里走了出来,还没走出山洞几步,便听到有声音自上方传来。

  江小白心头一喜,以为是血头陀带着玉阳子回来了,抬头望去,却顿时吓了一跳,来的不是血头陀,也不是玉阳子,竟是鬼门的人!

  江小白赶紧退回到山洞里面隐藏了起来。这一群鬼门弟子落下来之后,也发现了这个山洞,便进入了山洞之中。

  “鬼门的人怎么会在云天宫出现?难不成他们也想利用云天宫上上下下给休渊真人贺寿的机会灭掉云天宫吗?”

  江小白越想越是感到害怕,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鬼门的决策者的城府是实在是太深了。原来鬼门不是不敢对云天宫行动,他们一直在等待一个时机。这个时机就是休渊真人过寿的这一天,趁着云天宫防备空虚,趁虚而入。

  “不知这一次统帅鬼兵的又是谁呢?”

  江小白想到了圣女,但想了想圣女的实力,便摇了摇头,圣女虽然厉害,却没有到能和休渊叫板的地步,她的实力顶多能和休渊的徒弟相提并论。

  如果来的不是圣女,那么肯定是比她更厉害的人,也就只剩下鬼王和鬼母这两个了。

  以休渊真人渡劫期的修为,以及云天宫那么多的高手,就算是鬼王和鬼母亲自统军来犯,也未必能讨得到多少好处吧。

  江小白心里这样想着,云天宫的底蕴和实力他都已经见识过了,心想说不定云天宫真能打得鬼门落花流水,这样一来,鬼门也就消停了。

  这十几个鬼兵进入山洞之后没有说话,一直在埋头干活。躲藏在暗中的江小白看到了他们手里的东西,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要炸了昆仑山脉吗?”

  鬼兵正在把一桶桶炸药放置在山洞里面。他们在山洞的好多地方都放置了炸药,这种炸药威力极大,随便一桶,都可以把一座小丘夷为平地。

  “好了,这里足够了,咱们去另一处。”

  为首的鬼兵说了一句,带着手下离开了。

  江小白从暗中现身,这些炸药用引线相互勾连着,其实只要这些炸药里面随便哪一桶炸掉了,都会引发其他炸药发生爆炸。

  江小白找到了引线的接入点,把引线给拆掉了。

  做完这件事,他刚想出去,一道身影迅速地进入了山洞里面。江小白刚想动手,却见原来是血头陀。

  “小子,好多鬼门的人啊!”

  江小白连忙问道:“怎么样,你见到玉箫子了吗?”

  “他被鬼门的人给抓了!我没能力救他出来!”血头陀看到山洞里的炸药桶,问道:“这是干什么的?”

  江小白把方才看到的告诉了血头陀,血头陀也猜不透鬼门到底意欲何为。

  血头陀道:“云天宫危险了,来了很多鬼兵,可怜云天宫还在给休渊祝寿。小子,他们神仙打架,我们管不了,要我说,咱们就趁早溜吧,远离这是非之地。”

  如果不是玉阳子落在了鬼门的手上,江小白还真想一走了之,云天宫的高傲和蛮横让他非常不爽。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