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转悠扬的箫声自莫潇潇手中的碧玉箫之中传了出来,像是女子呜呜咽咽的哭声,从远方传来,如泣如诉。这声音虽然微弱,海上的狂风骇浪发出的巨大声音却并没有能掩盖那微弱的箫声。

  江小白并不担心莫潇潇能怎么他,就算是擅长用箫声克敌的玉箫子出手,以江小白目前的修为,也完全不用惧怕他。

  “小丫头,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不愿意伤你,你别蹬鼻子上脸,还以为我怕你了是吧!”江小白冷笑一声。

  莫潇潇像是没有听见似的,继续吹奏她的碧玉箫。忽然间,海浪突然变得更大了,整个海面就像是沸腾的大锅似的,出现了无数的气泡。

  江小白皱眉望着沸腾的海面,心中惊诧不已,没想到莫潇潇还有这一手。

  下一瞬间,无数海里的生物便都冲出了水面,小到小鱼小虾,大到鲸鱼海怪,全都朝江小白冲了过来。

  “好你个丫头!真有你的!居然用箫声控制了海里的生物!”

  江小白收起轻敌之心,这浩瀚的海洋之中,拥有亿万生灵,莫潇潇能够操控海洋之中的亿万生灵,着实可怕。

  不过这并不足以让江小白对她产生畏惧之心,想要破掉莫潇潇的这一招,对于江小白而言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些海鱼海怪根本对江小白造成不了什么杀伤力,就算是那些体积巨大如山的鲸鱼在江小白面前也是一个指头就能解决得了的。

  江小白屈指一滩,一束火苗从他指尖弹射出去,击中了莫潇潇手中的碧玉箫。原本握着碧玉箫的莫潇潇突然就把手中的碧玉箫扔了出去,在火苗击中碧玉箫的一瞬间,碧玉箫的温度陡然增加了千倍,烫得她手上的皮肤都有些烫伤。

  莫潇潇再一看,她的碧玉箫已经到了江小白的手里。没了碧玉箫,她就没办法吹奏,没办法吹奏,也就无法控制海洋里的生物。那些原本冲出海面袭击江小白的生物全都落回了大海之中。

  “女娃娃,你现在应该知道本尊的厉害了吧!我不想杀你,否则你早已经死了。”江小白玩弄着手中的碧玉箫,碧玉箫在他的指尖转动着。

  莫潇潇知道他没有吹牛,如果刚才那火苗是射向她的身体的话,她即便是不死,也不会是个完整的人。

  “哼,你以为打赢我就算有本事吗?你给本姑娘听清楚了,这里是灵蛇岛,我想杀了你,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莫潇潇拿江小白没有办法,便耍起了大小姐的性子。

  “想活命的话,赶紧向我赔礼道歉!再把你的脸凑过来让我扇两个巴掌!”

  江小白笑道:“常言道打人不打脸,你却专门要打脸,是存心要侮辱我的尊严啊。”

  莫潇潇冷笑道:“是啊,本姑娘就是要践踏你的尊严,谁让你在我的地盘上呢,在这里你就得听我的!”

  江小白叹了口气,道:“你爹是莫问天吗?”

  “你管我爹是谁!”莫潇潇鼻孔里出气,冷哼一声。

  江小白道:“你爹莫问天难道就没教育过你怎么做人吗?就算是你爹,见到我也得叫一声前辈!你个小丫头竟敢如此放肆!看来我有必要替你爹爹教育教育你!”

  “谁告诉你我爹没有教育我!我爹告诉我,谁要是敢欺负我,谁的脑袋就要搬家。谁要是让我不舒服,就割了他的舌头,挖了他的眼睛。我爹说了,这世上的事没有对错,也没有任何的道理,唯一的真理就是让自己舒服!”

  莫潇潇趾高气扬地道。

  江小白叹了口气,道:“看来你爹也是个混蛋!好吧!就让我先教训教训你这个小混蛋,然后再教训你爹那个老混蛋!”

  话音未落,江小白已经行动了起来,莫潇潇只觉眼前的那个人还站在那里,只是他的身影有些模糊了。江小白却已经到了他的身前,左右开弓,两边各给了莫潇潇一个巴掌。

  “混蛋!你真敢打我!”

  莫潇潇捂着红肿的俏脸,瞪眼看着江小白,那目光之中充满了恨意。

  “我真就打你了怎么着啊!小丫头,这世界很大,不要以为灵蛇岛就是整个世界。你太以自我为中心了,那样非常不好,明白了吗?”江小白道:“你爹那个老混蛋不会教育你,我就免费替他教育你一回。”

  莫潇潇是灵蛇岛岛主莫问天的女儿,莫问天有八个儿子,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向来对这个女儿疼爱异常,自打莫潇潇出生以来,就一直把莫潇潇捧在手心里,把她当作掌上明珠。

  从小莫潇潇就活在万千宠爱之中,从来没有人敢骂她一句,更别说打她了。江小白是第一个对莫潇潇动手的人,注定了要在莫潇潇的一生之中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迹。

  “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你!”

  莫潇潇咬牙切齿地看着江小白,显然是恨极了他。

  江小白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道:“你别这样看着我,再怎么看着我,我也不会爱上你这样的小太妹!”

  “你……你个流氓!”莫潇潇俏脸蓦地一红,突然出手,偷袭江小白,却被江小白抓住了手。

  “这小手还挺柔软的嘛,可惜了,若是个温顺的脾气,应该还是蛮吸引人的。”江小白抓着莫潇潇的小手不放,嘿嘿笑道。

  “臭流氓!松开我的手!”莫潇潇又羞又愤,用力挣扎,不过却怎么也挣扎不开,急得她都快哭了。

  看着莫潇潇泫然欲泣的样子,江小白还真是不忍心再调戏她了,便松开了莫潇潇的手。

  “好了好了,不好玩。小丫头,你赶紧滚吧,别来烦我了。”

  江小白甩了甩手。

  莫潇潇突然捂着脸大哭了起来。

  江小白最怕女人哭了,顿时心就软了,叹了口气,道:“好了好了,别哭了,刚才我是有不对的地方,不过你也有不对的地方,做人不可以那么蛮横霸道,知道了吗?”

  “谁要你管!”莫潇潇的声音带着哭腔,突然她手腕上的红色手链一闪。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