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你的死期到了!”

  江小白全身燃起了熊熊烈火,八条火龙萦绕着他,在他大喝一声之后,八条火龙昂首怒啸,瞬间便将鬼王给困住了。

  鬼王到底是鬼王,纵然江小白的修为强大了许多,也没办法在一时之间就拿下鬼王。

  “小子!休得猖狂!”

  鬼母及时出现,乌金剑一剑斩落,无数巨石朝着江小白撞了过来。

  江小白丝毫不惧,一甩袖子,那****而来的巨石就全都炸裂了开来,直接化成了粉末,随风飘散。

  江小白担心鬼王和鬼母再次合体,所以必须要抢在他们合体之前解决掉他们当中的一个。比起鬼王,鬼母的实力较弱。此刻鬼王已经被江小白困住,江小白可以全心全意对付鬼王。

  运起逍遥行,江小白一瞬间就到了鬼母的面前,一抬手,烈阳九剑第一次直接发出了九把火剑。

  “啊——”

  鬼母被烈阳九剑所伤,在江小白实力强大到变态的地步之后,烈阳九剑这种次一级的功法也同样可以发出强大的威力。

  “去死吧鬼母!”

  江小白掌心火光涌动,就在他一掌即将拍到鬼母的时候,突然一道红光闪现出来,挡在了鬼母的身前。

  “萱儿,让开!”

  圣女却死死挡在鬼母的身前,江小白要杀的是她的母亲,她绝对不会让开。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看到眼前的圣女,江小白惊呆了,圣女如今已然面目全非,她的身上皮肤大面积的烧伤,失去了昔日的美貌,那枯树皮一样的皮肤看着让人头皮发麻。

  “小子!我女儿变成这样,还不都是拜你所赐!”

  鬼王终于摆脱了那九条火龙的围困,出现在了江小白的身后,不过他并没有出手偷袭。

  “拜我所赐?”江小白道:“鬼王,请你把话说清楚!”

  鬼王道:“你吞了鬼神的胚胎!是我女儿用他的九阴之体为你降温,这才保住了你的性命。她身上皮肤的烫伤是如何来的,你现在应该清楚了吧!”

  江小白愕然。

  “爹爹,你不用说了,那些都是我心甘情愿为他做的,并没有想要得到他的可怜。”

  圣女看着江小白,“江小白,如果你想杀我,那就动手吧。我绝不躲避!”

  看着眼前面目全非的圣女,江小白完全下不去手。这女子全身触目惊心的烫吧全都是因为他而被烧伤的。江小白心中纵然对圣女有千万种恨意,但也明白圣女为他付出了多少。

  他吞掉的原来是鬼神的胚胎,难怪那夜鬼门的人如此紧张那东西。为了复活鬼神,鬼门已经准备了千万年。那些抽取的熔岩和火晶石,也都是为了复活鬼神而准备的。为了让鬼神复活,鬼门甚至不惜把中坚力量全部牺牲掉。

  如果鬼神能够复活,那么天下正道将面临一场浩劫。可惜的是,功败垂成,鬼神的胚胎被江小白给吞进了肚子里。原本江小白是必死无疑,鬼神的胚胎会以焚天之火来燃烧掉江小白的身躯。如果不是圣女用自己的九阴之体来为江小白降温的话,江小白早已经化成了灰。

  江小白没死,却因祸得福,将鬼神胚胎给吸收了,大大增长了自己的修为,而圣女的身上却流下了不可磨灭的烫疤。

  “你为何还不动手?”

  圣女眼含泪花地看着江小白,她多希望自己能死在江小白的手上。如果得不到他的爱,就让他一辈子记着他吧。

  江小白最终还是出手了,但是他并没有对圣女出手,一座山峰被他一掌削平。

  “圣女,这一次是我还了你的情,下次再见,必定生死相搏!”

  江小白化作一道流光而去,他今日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杀了圣女。他没有那么硬的心肠。

  离开灵山,江小白心中一片茫然,不知该去向何处。

  途径三花岛,江小白落在了岛上。时过一年,他还可以看得到盟军一年前留下了工事。

  三花岛如今已经成了一个废岛,江小白在岛上停留了数日,冥思苦想。

  他的心底始终有个声音在呼唤他,这个声音来自他的家乡林原。不知有多久,江小白都没有回过那里了,也不知道那些熟悉的人都过的怎么样。

  心念及此,江小白决定回去看看。他化作一道流光而去。千里一瞬,虽然隔着千山万水,但这距离对江小白而言,却根本算不上什么。瞬息之后,他便出现在了南湾村的上空。

  此时正值清晨,南湾湖上笼罩着薄薄的氤氲,不时地有鱼儿跃出水面,荡起圈圈涟漪。

  村里习惯了早起的老人仍然像以往一样背着粪篓,叼着烟锅子弯着腰走在村里的小路上。村里现在已经基本上没有人家养牛了,但是他们几十年来的习惯改不了,就是捡不到牛粪,背着粪篓村前村后也得走上一圈。

  江小白来到了自己的家,这里现在是禇秀才褚玉龙的住所。小院依然和记忆之中的一样,褚玉龙虽然住在这里,却不曾对这里做过任何的改动。

  褚玉龙并没有在家里,这个勤劳的人要比村里睡不着觉的老头起的更早,早上五点,他就已经去了藤编厂。

  旁边是顾惜的宿舍,只不过顾惜在半年前就已经被调回了省里。她在南湾村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小小的南湾村已经满足不了她的野心,她需要一个更大的舞台。

  自从顾惜走后,这间小屋就一直空了下来。江小白进了小屋,顾惜虽然走了,但却留下了不少东西。

  或许是知道江小白迟早会进来,所以顾惜在写字台上留下了几封书信。这是她留给江小白的。江小白取出信纸展开看了起来,顾惜将她对江小白的思念寄托在文字之中,透过那娟秀的字迹,江小白也能感受得到顾惜对他的爱意。

  从小屋出来之后,江小白便去了藤编厂。到了藤编厂之后不久,他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秦香莲回来了!

  她终究是城里的生活,还是回到了南湾村。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