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以前一样,秦香莲还是做着会计的工作,她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不过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摸索之后,把藤编厂的账每一笔都做的非常扎实,俨然已经有了专业的水准。

  藤编厂的规模扩大了许多,原来的厂址已经推倒重建,破旧的村小学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生产基地。

  顾惜还在南湾村做村长的时候,在她的主持之下,藤编厂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以前的一个小手工作坊,变成了现在的规模化现代化的生产基地。

  当然,南湾村和广林村的那些老手艺人并没有失业,他们获得的劳动报酬反而越来越多。在这个什么都可以用机器生产出来的时代,手艺人反而显得越来越弥足珍贵。

  藤编厂现在接的订单很广,也很复杂,那些高端订单依旧是由老一辈的手艺人来生产。至于那些普通的订单,则是由机器来生产。

  江小白看着这个现代化的生产基地,心中感慨万千,他如果再不回来的话,怕是以后想找点以前的南湾村的影子都困难了。

  南湾村最近几年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用翻天覆地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视线之中出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江小白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眼前的这个精壮的年轻汉子是和他从小玩到大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的二愣子。

  以前胖胖的二愣子不见了,现在出现在江小白眼前的只有一个精壮的汉子。从二愣子的表情来看,脸上已经没有了那种呆滞,他现在看上去就是个正常人。

  “小浪!”

  禇秀才出现在了江小白的视线之中,“我正找你呢,大风公司的车提货来了,你过去看一下。”

  “好的经理,我现在就过去。”二愣子走远了。

  江小白逛了一圈,最后来到了秦香莲的办公室。秦香莲正在那里做账,在江小白进入了她的办公室之后,她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突然间站起了神来,回头望去。

  江小白用了隐身术,他知道秦香莲不可能看得见他。

  秦香莲看着眼前的空气,怔怔地发呆,她虽然看不到用了隐身术的江小白,但是却能感受到江小白的存在。

  “小白,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

  秦香莲对着一团空气说话,若是被人瞧见,铁定以为她是神经有了问题。

  “小白,你说话吗?我能感受到你的存在,你就在我的面前是不是?你还是像以前一样调皮,跟婶儿玩捉迷藏的游戏是吧?”

  秦香莲扑向了空气之中,但抓到的还是一团空气。她的心中有种强烈的感觉,感觉江小白就在她的办公室里,但是她看不到。

  几年未见,音讯全无,在那一千多个****夜夜,秦香莲唯有以泪洗面。她的面容看上去明显有些憔悴,显得要比以前老了不少。江小白甚至在秦香莲的鬓角看到了几丝华发。

  “婶儿!”

  原本只是想着回来看看,但是江小白最终还是没能控制得住自己的情感,他收起了隐身术,露出了真身。

  声音是从背后传来的,秦香莲猛地以转身,看到了站在背后的江小白,美眸倏地一红,泪如泉涌

  “小白,真的是你吗?”

  滂沱的泪水遮住了眼帘,秦香莲眼前只剩下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她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忘了这里是办公室,忘了随时都有可能有人推门走进来。

  她紧紧地抱住了江小白,生怕抱住的还是空气,直到她真真切切抱到了江小白健壮的身体,感受到了那温暖的体温。

  “你死到哪里去了?一走就是几年,渺无音讯……”

  秦香莲狠狠地在江小白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咬的江小白的肩膀都冒血珠子了。

  “对不起,这都怨我,香莲,你打我骂我都可以。”

  秦香莲怎么舍得对江小白又打又骂呢,很快她就松了口,擦了擦眼泪,看到江小白肩膀上的衣服都有了血渍,不禁又心疼起来。

  “咬疼了吧,都出血了。都怪我,我不该那么咬你的。唉,怎么跟属狗的似的。”

  秦香莲道:“小白,我给你处理处理伤口吧。”

  “不用了,伤口已经好了。”江小白笑道。

  “怎么可能,都出血了,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好了。”秦香莲一万个不相信。

  “不信你看。”

  江小白拉开衣服,把肩膀露了出来,果然牙印还在,但是伤口已经不见了。以他如今的修为,就是被捅了一刀,也可以瞬间复原。

  “这几年你都去哪里了?”秦香莲仔细地上下打量了一番江小白,几年没见,他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显得更加的成熟了。

  “我去了很多地方。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没想到南湾村的变化那么大。”江小白感慨了一番。

  “有你看得到的变化,还有你看不到的变化。你知道嘛,咱们村很多村民现在都是城市户口了,在城里都买了房子,为的就是给小孩更好的学习环境。”秦香莲开始喋喋不休地说着南湾村的变化。

  江小白只是看着她,根本没有在意她说了什么,他的眼里只有秦香莲,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脸上淡淡的皱纹和些许的白发,心中愈发的心酸。

  “香莲,你憔悴多了。”

  “哎呀,这世上哪有不老的人啊。”秦香莲道:“你几年没回来,我这****夜夜地想着你,眼泪都快哭干了,能不老吗?”

  “香莲,我饿了,我想吃你包的饺子。”江小白忽然说道。

  “好,咱们这就回去。”秦香莲关了电脑,便带着江小白离开了办公室。

  下楼的时候,遇上了正好上楼的褚玉龙。褚玉龙看到江小白,脸上的表情凝结住了。

  “老、老板……”

  “别哭,千万别哭,眼泪我见得太多了,都腻歪了。”江小白笑道。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禇秀才擦了擦眼泪,笑道:“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我不哭。老板,咱们的藤编厂现在已经成规模了,我没对不起你。”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