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香莲的家里添置了一台冰箱,这台冰箱是去年才买的。现在收入高了,日子好了,家里添一些东西也不奇怪。秦香莲的家里现在有了冰箱,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吃不完的食物会坏掉了。

  她家的灶房里面多了一台燃气灶,以前的土灶很少用了。不过今天她又把土灶给用了起来,因为土灶无论是烧菜还是做饭,都要比燃气灶更香。

  看着他忙前忙后,江小白心中突然感慨起来,他追求的到底是什么?这样恬静平淡的日子不也很好吗?

  或许是厌倦了尔虞我诈打打杀杀的日子,在这一瞬间,江小白的心里突然多了一种念头,想要留在南湾村,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完他的一生。

  “香莲,让我来帮你吧。”

  江小白走到灶膛后面,要为秦香莲烧火。

  “不用。”秦香莲笑道:“这哪是男人干的事啊,你就等着吧,等着吃就行了。”

  “怎么就不是男人做的事了?谁说男人不能烧火?我以前烧的还少吗?”江小白笑道:“你就让我烧吧,我已经很久没烧了,还真怪想的。”

  “好吧好吧。”

  秦香莲起了身,道:“你烧吧,我去把冰箱里冻好的饺子拿过来。”

  她现在的工作也很忙,所以一有闲暇时间,她就会包一些饺子放在冰箱里冻起来。下饺子比较简单省时,把水烧开就行。她和二愣子下班之后经常就这么吃。

  为了满足身体对营养的需求,秦香莲包了各种各样馅儿的饺子,白菜猪肉、韭菜鸡蛋、芹菜猪肉、荠菜猪肉、韭菜虾仁等等。

  饺子下锅没多久,秦香莲便把一个个浮在沸水之中的饺子给捞了起来,盛好放在盘子里。她已经给江小白准备好了辣椒油、蒜泥和醋。

  “来吧,吃吧。”

  江小白洗了手,拿起筷子,夹起一个饺子放进了嘴里,还是那熟悉的味道。

  吃一个饺子,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太多太多的记忆。当初他穷困潦倒,全村绝大部分人都不把他当作一个人看的时候,也只有秦香莲和赖晓霞对他很好。

  那个时候,吃上一顿饺子对江小白而言绝对是一种奢望。还好有秦香莲和赖晓霞,让他每个月至少能够吃上一次。

  “味道怎么样?”秦香莲略有些紧张地看着江小白。

  “没有比这更美味的了。”江小白由衷地赞叹。

  秦香莲笑了,“你这浑小子嘴上抹了蜜了是吧,就会说好话哄人。你这些年在外面山珍海味不知道吃了多少,就怕是早就瞧不上我的饺子了。”

  江小白道:“我是说真的,山珍海味又怎样,最好的味道莫过于眼前的这一盘饺子,这是走到哪里都忘不了的味道。”

  “好吃你就多吃点,要是不够的话,我再给你煮,冰箱里还有。”秦香莲很开心。

  江小白很快就把一盘饺子给吃了下去,吃的肚皮溜圆。

  不知不觉,外面的天居然已经黑了下来。

  “现在几点了?小浪怎么还没有下班回来?”江小白道。

  秦香莲道:“按理来说应该下班了,可能在加班吧。小浪现在管着仓库,可能今天来提货的人比较多,也有可能是在盘点货物。”

  江小白很期待和二愣子的见面,虽然现在的二愣子已经不是以前的二愣子了。

  “我出去走走。”

  回到了村里,总得出去见见人。

  “那晚上你还回来吗?”秦香莲羞怯地低着头,红着脸道:“你要是还来我这里的话,我就让小浪在厂里住。”

  “不了,你让小浪回家吧,这里是他的家,不能因为我回来,就不让他住回家里。”江小白笑道。

  离开了秦香莲家,江小白走在熟悉又陌生的村子里,村子里明显没有以前那么热闹了,因为流失了很多人口。

  他的目的地是村支书赖长清家。江小白走到赖长清家的门口,他家的门已经关了起来,不过里面亮着灯,应该是有人在家的。

  他敲了敲门,随后里面就传来了赖长清的声音,只不过这声音没有以前那么中气十足了。

  “开门吧老赖,是我。”

  “你谁啊?”

  赖长清一时没能听出江小白的声音,这几年江小白整个人都在变化,声音也有了较大的变化。

  脚步声传来,赖长清正朝着门口走来。他拉开了门,抬起头来一看,看到了眼前高高瘦瘦的英俊男子。

  赖长清的眼睛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好了,眯着眼睛看着江小白。

  “怎么了老赖?认不得了?”

  江小白这一笑,赖长清才认出了他,吓得往后退了几步,摸到了靠在屋里墙上的扁担。

  “你、你是人是鬼?别过来啊,不然我打你了啊。”

  江小白笑道:“老赖,我怎么就成鬼了?放下你手里的扁担吧,那东西伤不到我。”

  “他们都说你死了。”赖长清还是很紧张。

  “有谁看到我的尸体了吗?”江小白问道。

  “没。”赖长清道:“可你消失好几年了。”

  江小白道:“那也不能说我死了啊。我好的好好的呢。好了老赖,不会我刚回来,你就用扁担欢迎我吧?”

  赖长清渐渐相信眼前和他说说笑笑的男子不是鬼了,他放下了扁担,朝江小白走近了一些,看到了地上将小白的影子,立马笑了起来。

  “哈哈,你不是鬼。”赖长清道:“你要是鬼的话,不会有影子。”

  江小白迈步走了进去,笑道:“几年没见,你老了不少。怎么样啊我的老支书,这几年过的不错吧?”

  赖长清道:“别提了,这村支书是越干越没意思了。”

  江小白道:“怎么了,你都这把年纪了,还想升官啊?”

  赖长清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村里的人都只顾着挣钱,现在谁还把我这个村支书放在眼里啊。不瞒你说,现在就连村干部都没人愿意干了。一年就那么点钱,谁愿意啊。”

  “怎么不见婶子?”江小白问道,自打进来,他就没瞧见赖长清的婆姨。

  “去城里了。”赖长清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