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金龙似乎对江小白消失了那么久感到不满,它的嘴巴张开着,口腔内喷吐着火气。

  “小东西,怎么的,你还要烧死我?”江小白笑道。

  小金龙的脾气也真是够火爆的,还真喷了一口火出来,它倒是没敢冲江小白喷火,可地上的地砖可就惨了,被它喷的火这么一烧,坚硬的大理石瓷砖瞬间就裂开了,瓷砖变成了粉末。

  “好好好,是我不对,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小家伙,你告诉我,我不在家里的这些日子里,你有没有跑出去干坏事啊?”

  江小白很担心小金龙会因为饿坏了而伤人。

  小金龙还在生气,根本不搭理江小白,走到江小白当年给它准备的狗屋旁边趴了下来,闭上眼睛,看样子像是要睡了。

  “好吧,那你睡吧,我就不打扰你了。”江小白微微一笑,转身就走。

  在他走到楼梯上的那一刹,小金龙突然站了起来,一步就冲到了江小白的身后,用它的脑袋把江小白给顶了起来,表达了对江小白的不满。它希望得到江小白的关注,可是江小白转身就走了。

  江小白知道这招对小金龙有用,果不其然,小金龙真就忍不住了。

  “好了好了,放我下来,我去给你准备吃的。”

  听到要给它准备吃的,小金龙突然就开心了,把江小白给放了下来,用脑袋推着江小白的屁股,催着江小白赶紧去买。

  离开了别墅,江小白便去了市里的肉联厂,悄无声息地进了肉联厂的仓库,把肉联厂仓库里面的猪肉全都给装进了乾坤袋里。当然,他留下来足够买两仓库肉的钱在了仓库里。江小白可不是贼。

  回到家里,江小白便把虚拟空间内的猪肉全都放了出来,丢在了地下室的地上。

  “小东西,够你吃的了吧?赶紧吃掉,要是臭了,我可饶不了你。”

  小金龙饿虎扑食一般扑了上去,狼吞虎咽起来。江小白抱着胳膊在一旁看了一会儿,然后便离开了。

  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多人要见。

  离开了别墅,江小白下一个要去的地方便是他的药厂,他要去见一见百花门的众女。

  在他离开的这几年,百花门众女在梅香芸和碧落的带领之下一路攻城略地,在药妆市场上站稳了脚跟,在国内市场已经有了相当不错的占有率。

  当然了,因为江小白不在,所以公司的研发几乎停滞不前,除了当初江小白研制的那款美肤霜之外,公司这几年也陆续推出了其他几款产品,可惜在市场上反响平平,攻城略地抢市场还得靠江小白当初留下的那款产品。

  公司已经从原来的那个五层的办公楼搬离了出来,已经有了自己的大厦。江小白也是去了原来的地方,打听了之后才知道的。

  来到气派雄伟的大厦下面,江小白抬起头来,他能看得到百花门众女在这几年当中取得的成就,也能想象得到他们这些人这几年付出的努力有多少,尝过的苦头更是无法计量。

  一群女人做生意打江山,难度要比男人大不知道多少倍。

  江小白站在大厦门外,还没进去。一辆黑色的奔驰S600在大厦外面停了下来,车门推开,一个身穿黑色职业套裙的女人从车里下了来。

  她走近了大厦一楼的大堂,却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望了过去。江小白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目光落在了那女人的身上,二人四目相望。

  那女人手里的公文包掉在了地上,突然间捂着了嘴巴,美眸之中泪如泉涌。

  江小白笑着走上前去。

  “碧落,你还好吗?”

  “门主!”碧落说不出来更多的话,嗓子哽咽住了。

  江小白道:“哭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周围的保安和一些工作人员都感觉到很奇怪,向来坚强无比的老总怎么突然就哭了呢?

  “走吧,去你办公室。”

  江小白在碧落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

  来到碧落的办公室,碧落的情绪平定了许多,她为江小白泡了一杯茶。

  “门主,这些年你去哪里了?”碧落问出了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江小白笑道:“去了很多地方,兜兜转转,我这又回来了。你们呢?还好吗?”

  碧落叹了口气,道:“还算是不错,公司经营得不错,不过我们姐妹见面的机会却越来越少了,她们也都很忙,大多数都去了分公司做经理。门主,你还记得绫罗吗?”

  “记得,怎么了?”

  碧落单独点出了绫罗,这让江小白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门主,我对不起你,没能照顾好绫罗妹妹。”碧落“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绫罗死了?”江小白面色苍白,他最无法接受的便是亲近的离开人世。

  碧落哭着摇了摇头,江小白这才松了口气。

  “门主,三年前绫罗出了车祸,一直昏迷不醒,至今还在医院里。医生判定她成为了植物人,可我总相信绫罗会醒来。但是每一次我去医院看她,医生都告诉我绫罗的情况越来越差了,怕是活不过今年了。”

  江小白道:“别担心,只要不是死了,那就好办。你现在就带我去医院。”

  碧落道:“两个月前,我把绫罗带回到家里了,请了专业的护工来照顾她。”

  “那就去你家里。”江小白道。

  碧落和江小白离开了办公室,到了楼下,碧落的专车已经在那里等候他们。

  二人上了车,很快就来到了碧落的别墅。碧落带着江小白上了楼,见到了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绫罗。

  江小白关上了门,在他身旁只有碧落。他看着床上的绫罗,努力地回忆着绫罗以前的样子。如今病床上的这个人和他记忆之中的绫罗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床上的这个人干瘪,皮肤粗糙蜡黄,头发毛糙,毫无生机。

  “有的时候我真的想让绫罗去了算了,我知道她这样一定活的很痛苦。”

  “幸好你没那么做。”江小白道:“我可没本事救一个死了的人。”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