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主,这么说你能救好绫罗了?”碧落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满含期待地看着江小白。

  “只要没死,那就不是什么难事。”

  对于江小白这个修为的人来说,只要一个人还没有被阎王爷收走,救活她就不是什么难事。

  碧落不再说话,悄悄地握紧双拳,万分紧张地看着江小白,期待着奇迹发生的那一刻。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抓向空中,像是从虚空之中抓到了什么似的,而后将双掌悬浮在绫罗身体的上方,从他的掌心之中冒出了源源不断地白雾,那白雾将绫罗的全身都笼罩了起来,源源不断地白雾进入了碧落的身体里。

  约莫一刻钟之后,江小白收了手。碧落立即快步走上前去,看着床上的绫罗。

  “门主,绫罗她好像没有反应啊。”

  江小白道:“不着急,过一会儿的。”

  江小白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碧落则是抓着绫罗的手,紧紧地盯着病床上的绫罗,等待着绫罗醒来。

  绫罗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她原本粗糙的皮肤正在变得光华,毛糙的头发也变得有光泽,枯瘦的身体像是正在充气似的,正在变得丰盈。

  江小白不但要把绫罗给救活,他还要让绫罗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以前的绫罗是什么样,醒来后的绫罗就会是什么样。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躺在病床上几年的绫罗终于再度睁开了眼睛。她的眼前在经历了一个短暂时间的模糊之后,很快就变得清明起来。

  “绫罗,我的好妹妹,你可算是醒了,看得到我吗?”碧落抓紧绫罗的手,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帘似的滑落,不过此刻却是喜悦的泪水。

  “碧落姐姐。”

  绫罗的身体还有些虚弱,声音有些有气无力。

  “嗯,绫罗,你终于醒了。你猜谁回来了?”碧落将她扶了起来。

  绫罗看到了坐在那里的江小白,突然间泪如泉涌。

  “门主,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是我。”江小白道:“绫罗,你刚刚苏醒,情绪不要有太大的波动,还需要安心静养一阵子,才可以完全恢复。”

  “门主!”

  绫罗挣扎着下了床,跪在了江小白的面前。

  “你这是干什么?”江小白连忙把他给扶了起来,把脸一板,“你再这样我可是要生气的。”

  碧落赶紧把绫罗扶到床上去,“丫头,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身体给养好。”

  绫罗道:“我真是恨死我自己了,耽误了那么多的时间。碧落姐姐,你就应该让我死掉的。”

  碧落美眸含泪,“绫罗,傻丫头,你怎么能这么说啊!要是倒下的是我,你会放弃我吗?”

  绫罗沉默不语,她知道如果倒下的是碧落,她绝不会让碧落就这么死掉的。

  “其他姐妹呢?”绫罗问道。

  碧落道:“我已经把这个好消息群发给她们了,我想她们应该很快就会从各地赶回林原的。”

  “她们知道门主回来了吗?”碧落问道。

  “还不知道。”碧落笑道:“我打算给她们一个惊喜。”

  江小白哈哈一笑,“不要成了惊吓就好。”

  碧落笑道:“怎么可能呢!姐妹们不知道多么期盼着门主回来呢。”

  江小白道:“好了,碧落,你安排一下今晚的晚饭。我还有些人要见,就先出去一下。”

  碧落道:“门主,晚饭就在我的别墅吧,今晚我们搞一个大Party。”

  绫罗问道:“其他姐妹赶得及回来吗?”

  碧落道:“应该赶得上,她们有的人现在已经在飞机上了。”

  江小白离开了,他要去见一见老朋友。当年他还没有发迹的时候,林勇和郑霞给了他很多的帮助。这次回来,江小白打算去见见他们夫妇,他们俩可以说是江小白的恩人。

  江小白独自一人来到林勇和郑霞的别墅,敲开了门,给他开门的却不是林勇和郑霞。

  “你找谁?”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看着江小白,一脸的警惕。

  江小白道:“我找勇哥和霞姐,你是谁?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你说的人我不知道,这是我家,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不对啊,以前这里住的不是你啊。”江小白诧异地道。

  那贵妇道:“我是两年前搬进来的。”

  江小白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林勇和郑霞把房子卖了,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江小白看得出来这个女人知道的情况不多,便没有和她聊什么。他来到小区的门口,门口的保安还是那几个。

  “兄弟,跟你打听个情况,以前住在这里的林勇和郑霞怎么不住这儿了?”

  “他们家破产了,房子都卖了。”保安道:“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

  江小白几年没回来了,怎么可能知道。

  “你知道他们现在住在哪里吗?”江小白问道。

  保安摇了摇头。

  江小白随后又去了郑霞和林勇的公司、酒店和饭馆,这才知道原来他们夫妇所有的产业都已经易了主。他多方打听,想要找到他们,可惜都没有消息。

  江小白有些茫然,静下心来仔细想了想,他想起了郑霞位于郊区的老宅。当年他和龙傲天从牢里逃出来的时候,郑霞曾把她的老宅借给她们避难。

  或许在那里可以找到郑霞夫妇,江小白便立即去了那个地方。到了山脚下的那个小屋附近,江小白远远地便看到一个妇女身上背着个篓子,一只手拿着镰刀,另外一只手牵着一个看上去四五岁的小孩。

  “霞姐!”

  江小白从她的背影看出来这个农妇打扮的人就是郑霞。

  走在前面的女人听到了这个声音,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看向江小白。

  “小……白,是你吗?”

  “是我。”

  江小白已经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女人就是郑霞,这才几年没见,郑霞竟已经苍老成了这般。

  “妈妈,这是谁啊?”身旁的小男孩有些胆怯地看着江小白,躲在郑霞的身后探了个小脑袋出来。

  “小勇别怕,这是妈妈的朋友。”郑霞爱怜地抚摸着儿子的脑袋。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