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南辉喝了不少酒,喝得两只眼都红了,脚下软绵绵的,若不是两名女郎搀扶着他,此刻他早已经倒在地上了。

  很快,他就来到了金王朝内部最神秘的地方,这里是他的寝室,房间外面有三十个荷枪实弹的保镖在保护他。

  金王朝躺在宽大松软的床上,睁开两眼,看到的是悬挂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璀璨耀眼的光芒让他觉得有些天旋地转。

  两名女郎一边一个,往他的口中塞樱桃。金南辉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人也在这种生活之中日益腐化。

  醉酒的金南辉似乎并没有喝得太醉,他的脸上浮现出邪笑,两双手灵活地在两名女郎的身上游走着,很快就像剥荔枝一般把这两名女郎身上的衣物给剥了个精光。

  躺在床上的金南辉突然坐了起来,扑倒一名女郎,将她压在身下,牛喘着上下捣鼓起来,身下的女人被他弄得娇chuan连连,但金南辉却突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滚!都给我滚!快给我滚!”

  金南辉突然勃然大怒,赶走了两名女郎,谁也不知道他为何要突然发脾气。两名女郎知道他的脾气,谁也不敢吱声,抱着衣服赶紧离开。

  房间里就只剩下金南辉一个人,金南辉关掉了房间里的所有灯,他坐在床上,双手拉扯着脑袋上的头发,黑暗之中,他的表情十分狰狞。

  金南辉不行了,纵然他坐拥金山银山,无数美女主动献媚,但依然治不好他的病。从一年前开始,金南辉就发现了自己不是个正常的男人了,如果没有药物的辅助,他根本无法做成那种事。

  金南辉的心理变得越来越阴郁,整个人也变得异常的暴躁,时常前一秒还是眉眼含笑,后一秒就要暴跳如雷。他身边的人人人自危,伴君如伴虎,金南辉比老虎还可怕。

  黑暗的房间突然又亮了起来,坐在床上的金南辉突然往后一倒,从枕头下面摸出了一把手枪,但他却失去了目标,找不到任何一个人。

  “谁?出来!出来!”

  金南辉晃动着枪口,却不知道朝哪里开枪。灯怎么可能会突然亮了起来,肯定是有人进来了,否则绝对不可能。

  “老金,你好啊。”

  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金南辉只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却想不起来是谁的。

  “你、你是谁?出来!”金南辉害怕了,这些年他不是没有遇到过刺杀,不过从来没有能到他跟前的人。

  金南辉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越是有钱有势,他就越是不安,因为他的钱来路不正,全都是带血的脏钱。

  “老金,忘了我这个朋友了嘛。”

  江小白从虚空之中现身,金南辉吓了一条,迅速地扣动扳机,一口气把弹夹里的子弹全部都打了出去。

  不过那些子弹却全都在江小白的面前突然落了下来,掉了一地。

  “来人啊,来人啊!”

  金南辉开口大吼起来。

  “别喊了,你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去。你就是喊破了喉咙,你的人也听不见。”

  金南辉根本不相信,他拼命地喊,但是却始终不见有人进来。

  过了一会儿,金南辉终于消停下来了,他的嗓子都已经哑了。

  “小白兄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这突然出现,可把哥哥给吓坏了。”

  金南辉已经冷静了下来,他要和江小白斗智。

  江小白道:“老金,你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吧,要不然怎么那么害怕?”

  金南辉笑道:“我做什么亏心事啊,我你还不了解嘛。”

  江小白冷冷一笑,“我就是太了解你了。金南辉,林勇的事情你能给我个解释吗?”

  “林勇?”

  金南辉叹了口气,“唉,勇哥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他的事我也是爱莫能助,作为兄弟,我做了我该做的。”

  江小白道:“老金,我能来找你,你以为我没有做功课吗?我劝你还是老实一些,承认你的错误。”

  “我做错什么了?林勇是自己作死!小白,你不要相信郑霞那婆娘的一面之辞。我和林勇认识的时候,那娘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我和林勇的兄弟之情比天高比海深!”

  林勇振臂一呼,看上去正义凛然。

  他的虚伪面目让江小白觉得恶心,恨不得一拳打破他的脑袋。

  “老金,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不老实,可就别怪我了。”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释放出一股威压,金南辉突然就把压趴在了床上。

  “江小白,你要干什么?”

  金南辉只觉有一股无形的压力把他压在了床上,任凭他如何用力,都没办法抵抗这股绝大的压力,金南辉感觉自己就快喘不过气了,内脏都快要被压爆了似的。

  “金南辉,你只有一分钟的时间,要么老老实实把事情交代清楚,要不就等着五脏六腑都爆掉,吐血而亡。”江小白冷冷淡淡地看着金南辉。

  金南辉还在硬抗,不过他抗不了多久就投降了。

  “饶命,饶命。我说,我说。”

  江小白撤掉了压在金南辉身上的压力,突然间轻松了下来的金南辉还趴在床上,过了好一会儿才深吸了一口气,爬了起来。

  他把如何利用林勇的信任来转移林勇的资产都跟江小白一五一十地交代了出来,和郑霞所言几乎没有什么出入。

  “金南辉,你个人面兽心的东西!你这么做对得起勇哥吗?”

  江小白一脚踹在了金南辉的脸上,把金南辉的脸上出了血。

  “我没办法!我得活下去!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谁不是利己主义者,我只是做了一个人的本能而已。”金南辉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凄厉惨笑。

  江小白道:“禽兽才会只按照本能来行事,你是个人,你却做了禽兽的事,居然还振振有词!”

  金南辉道:“随你怎么说吧,如果不是当初的选择,我能有今天吗?江小白,你根本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靠我吃饭。我的存在是有意义的!一旦我死了,全林原要有几万人没饭吃!”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