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心,你死了,那些人也饿不死。”

  江小白道:“金南辉,林勇是生是死?”

  “他还活着。”金南辉道:“不过只有我知道他在哪里,如果你杀了我,那么林勇就只能等死。”

  江小白道:“你威胁我?”

  金南辉狞笑道:“我就是威胁你怎么了?”

  只有他知道林勇在哪里,如果他死了,林勇也就完蛋了。金南辉自以为找到了对付江小白的办法,却不知道在江小白面前,他根本毫无秘密可言。

  “老金,你以为就你知道林勇在哪儿吗?我如果想知道,不过就是分分钟的事。”江小白笑道。

  “哼,我看未必吧。江小白,你牛X,我承认,不过你还没能牛X到那个地步。你可以杀了我,不过我一死,林勇必死。”金南辉有恃无恐。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道:“好啊,那就试试看嘛。”

  二人四目相对,金南辉的嘴角挂着冷笑,他自信江小白不敢杀他,因为他知道林勇在哪里。

  “老金,我带你去个地方如何?”

  江小白已经从金南辉的记忆之中获取到了林勇所在的地方。

  “好啊。反正我在你手上,你想带我去哪里就去哪里。”金南辉笑道。

  他的眼前突然一黑,等到再次睁开眼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郊区。

  这个地方金南辉并不陌生,他十几岁的时候和一帮小兄弟整天在这里晃荡。

  这个地方名叫“东关”,是林原市的东郊。这里仍然保持着破旧的面貌,比起以前,这里显得更加没有活力,人要少了很多。

  街道上已经没有了行人,路灯大部分损坏,只有几盏还在亮着。雨后的街道有些湿滑,路上坑坑洼洼的地方都变成了小水洼。

  来到这里,金南辉很是紧张,他的掌心都已经出汗了。

  “老金,这地方熟悉吧。”江小白笑道。

  金南辉道:“当然,我就是从东关出去的。十四岁那年,我跟了我第一个大哥,是我们学校初三的一个学长。十四岁生日那天,我打了第一次群架,脑袋被人开了瓢。到现在到了阴天下雨的时候,我的脑袋都还会不舒服。”

  “你记得很清楚嘛。”江小白道:“那你和林勇是不是在这里认识的?”

  金南辉道:“是,林勇那时候跟着另外一个人,我出道的时候,他在东关已经有些名气。后来我认识了他,两个人还打了一架。我打不过他,他把我打的鼻青脸肿。和他成为朋友,是后来我们两个的老大都进去了。我们两个在那以后就没有跟过老大,我们一伙人起初只有几个,后来成员越来越多,林勇就是我们的老大。他什么都比我强,比我得人心,比我有号召力,还比我有女人缘。”

  “所以你后来就向霞姐提出了那样的要求是不是?”江小白险些压抑不住怒火。

  金南辉道:“林勇当年夺走了我心爱的女人,我那么做只是为了报当年的一箭之仇。”

  “你说的是那个欢儿吗?她对你无感,怎么可以怪罪到林勇的头上?”江小白叹了口气。

  金南辉道:“我跟林勇说过我喜欢欢儿,他明知道欢儿是我的心上人,可是在欢儿向他示爱了之后,他还是和欢儿在一起了。”

  江小白道:“林勇做的没错!如果全天下的女人你都喜欢,那他还不要谈恋爱了?金南辉,你这个人的心胸实在是太狭隘了!”

  金南辉不再说话,他人为对的事情,谁也没办法改变,此人的性格十分执拗。

  江小白带着他走进了一条黑暗的小巷子,金南辉跟在江小白的后面,他的目光如狼一般阴毒,盯着江小白的后背。他的身上有一把刀,他的一只手已经落在了刀上。

  金南辉在犹豫着要不要下手,此前江小白非人的表现已经让他感觉到了恐惧,所以金南辉对自己的偷袭一点把握也没有。

  “老金,你是准备在背后捅我一刀吗?”江小白回头一笑。

  “没、没有。”金南辉被江小白识破了心思,面色慌张地摆了摆手。

  “没有就好。”江小白道:“你最好不要有任何的歪心思,你的一举一动,甚至你的想法,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好了,咱们到地方了。”

  金南辉彻底惊呆了,因为林勇就在这里。他不知道江小白是如何知道林勇被他关在这里的。

  这个地方是他当年和林勇一起混社会经常来的地方,后来这地方被他给买了下来。金南辉在下面造了地下室,林勇就被他关在地下室里。

  “老金,你现在还认为我不敢杀你吗?”江小白面泛冷笑,蔑视地看着金南辉。

  金南辉全身瘫软无力,坐在了地上,他知道自己彻底完蛋了。金南辉知道自己作恶多端,不得好死,但他一直心存期待,没想到好日子没过几年,报应就来了。

  “跟我走吧。”

  江小白拖着金南辉一脚踹开了院门,院子里面有几个人,这几个人是金南辉的手下,瞧见了江小白,二话不说,便围攻上来。

  江小白一抬手,这几人便全都倒飞了出去,一个个倒地不醒。江小白托着金南辉进了小楼,直奔地下室而去。

  地下室有好几道铁门,这些铁门在江小白的面前不堪一击,瞬间就开了。

  江小白很顺利地就来到了地下室的最底层,看到了被关在铁笼子里的林勇。林勇已经面目全非,头发胡子几年没剃,又长又乱,遮住了脸。他的脖子上被套着项圈,像狗一样被囚禁在低矮的铁笼子里,只能蜷缩着身子。

  “金南辉,你这样对待他,还不如杀了他!”

  江小白的双目之中泪光闪烁,林勇是个多么要自尊的人啊,居然被人当狗关了起来。

  “好死不如赖活着。”金南辉笑道:“我如果杀了他,你今天还能见到他吗?江小白,给我个痛快的吧!我知道我有这么一天,你杀了我吧!”

  金南辉只求速死,因为他知道林勇一旦出来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对付他。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