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杀你!”

  江小白道:“金南辉,你是死是活,我无权决定,有权决定rue处置你的人是他!”

  江小白指着被囚禁在笼子里的林勇。

  林勇这才抬起头来,一双眼睛透过杂乱肮脏的头发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勇哥。”

  江小白走到笼子前面,蹲下身来,“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

  林勇睁大眼睛看着江小白,他的目光之中只有恐惧,仿佛任何人都会伤害他似的。

  一个人被关在这样的地方好几年,即便是心智坚强的人,也怕是要心理崩溃,成为一个疯子。

  江小白看着眼前人不人鬼不鬼的林勇,昔日魁梧的林勇如今瘦的已经只剩下一把骨头,他就像一条丧家之犬,蜷缩在这狭小的笼子里。

  金南辉究竟是要有多恨林勇啊,居然要把他囚禁在这样的一个笼子里,套上项圈和铁链,当狗来养。

  “啊!”

  江小白泪如泉涌,大吼一声,那铁笼哪里经得住他这一下,直接散了架,钢筋铁棍都飞了出去,落了一地。

  “勇哥,走,我带你回家。”

  江小白伸手去接林勇脖子上的项圈,但是林勇却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他的双目之中满是惊恐,对江小白有着深深的畏惧。

  “勇哥,你认不出我了吗?我是江小白啊。你还记得吗?你的一个小兄弟啊!”

  江小白不断地重复着自己的名字,他在试图让林勇记起他。林勇虽然在后退,不过却一直在看着江小白。他双目之中的恐惧正在逐渐地退却,关于江小白的记忆正在他的脑海之中解封。

  “小……小白。”林勇的喉咙里发出了压抑的声音,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说过话了,似乎连语言的能力都退却了。

  “是我。”

  江小白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强颜笑道:“勇哥,你想起我啦。我来救你了,你安全了,不用害怕,从此以后,没人敢伤害你!”

  江小白上前去把林勇给拉起来,不过林勇因为被囚禁在笼子里太久,只能趴着,已经站不起来了,全身的肌肉萎缩得时分厉害。

  “勇哥,你的腿不成了,兄弟的腿就是你的腿,我抱着你回家!”

  江小白把林勇给抱了起来,此刻他的脑海之中记忆翻涌,回荡在他脑海之中的全都是昔日林勇对他的帮助。

  林勇和郑霞是一对非常热情的夫妻,以前他们有能力的时候,只要江小白一个电话,二人绝对二话不说,有多大力使多大力。

  “金南辉,你跟我走!”

  金南辉见江小白抱着林勇,以为江小白追不上他,突然发足狂奔,还没跑出几步,就被一根钢筋穿透了小腿,摔倒在地上,抱着小腿大声哀嚎。

  “还想跑吗?跟我走!”

  金南辉只好老老实实地拖着一条腿跟在江小白的后面。外面有车,江小白把林勇放在了车上,把金南辉塞进了后备箱里,开着车离开了这个东关的小院。

  郑霞还在家中焦急地等待,她根本睡不着。江小白今天对她说的那些话让她害怕。这些年她不是没有想过要报仇,但她如今只是个弱质女流,怎么能敌得过金南辉,随着时间的推移,郑霞也就放弃了报仇的念头,唯一的所求就是把儿子平平安安养大成人。

  一辆车子开到了别墅的车库。进了车库之后,江小白下了车,把林勇从车里抱了出来。

  “勇哥,我们到家了,马上你就能看到霞姐和你的儿子小勇了。”江小白抱着林勇走出了车库。车库是通着别墅的地下室的,他抱着林勇从地下室里上来。

  郑霞刚才已经看到了外面有车进来了,她开始有些担心,还以为是坏人。她并不知道这个别墅已经被江小白布下了禁制,可以说比美国总统的白宫还要安全。

  “霞姐!”

  江小白把抱着林勇从电梯里走了出来,郑霞看到江小白怀里抱着的那个人,虽然林勇已经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而且胡须和头发把整个脸都遮住了,但她还是能感觉到江小白怀里的就是她的男人。

  “勇哥!勇哥……”

  郑霞冲了出去。

  当她走近看到林勇的样子时,这个坚强的女人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林勇已经不成样子了,郑霞可以忍受自己所受到的一切委屈,但是她见不得自己在意的人这样。

  林勇看着郑霞,他谁都能忘记,但不会忘记自己的老婆孩子,他还记得郑霞。此刻林勇和郑霞的双眸都被泪水给模糊了。江小白明显感觉到怀中林勇瘦小的身躯在颤抖着。

  他把林勇放在了沙发上,郑霞跪在沙发前,握着林勇的双手,无语凝咽。

  林勇抬起他那枯瘦且肮脏的手,为郑霞拂拭脸上的泪水。一旁的江小白看到这一幕,心痛如刀绞,却又异常的感动。林勇和郑霞的爱情让他心酸和感动。

  在他们遇到彼此之前,全都是放荡不羁之人,在遇到彼此之后,两个人心心相印,交换了心灵,也交换了一生。

  “小、小勇呢?”

  林勇艰难地说出这几个字。

  郑霞道:“放心吧勇哥,小勇好得很。孩子睡了。我去抱过来给你看看。”

  林勇抓住了郑霞的手,摇了摇头。

  “霞,你……老了。”

  此刻的林勇是多么的心酸啊,他的女人几年的光景已经成为了一个面黄肌肉皮肤松弛的中年妇女。

  “勇哥,我带你去洗洗。”

  郑霞一个女人,轻而易举地就把林勇给抱了起来,如今的林勇连七十斤都没有。以前的林勇可是个二百来斤的壮汉。

  郑霞抱着林勇进了卫生间,江小白没有跟着过去,他去了地下室。金南辉还在后备箱里,也不知道这厮有没有被闷死。

  到了车库,江小白打开了后备箱,把他从里面给揪了出来。金南辉没有死,他看到江小白之后还在咧嘴冷笑。

  “你杀了我啊!江小白,你杀了我啊!你知道吗?你的女人梅香芸,那娘们也是我骑过的一条母狗!”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