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勇在醒来之后还有一些狂躁,但他在看到儿子之后便他眼睛里的狂躁之色便渐渐隐退,整个人变得异常的安静,就这么看着林小勇。

  “爸,爸爸……”

  林小勇开了口,孩子的声音酥脆悦耳。

  林勇的眼角流下了热泪,这是他的儿子,是他生命的延续,是支撑他没有了解生命的精神支柱。

  在被金南辉囚禁的这几年之中,林勇曾多次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不知道有多少次他都忍受不了了,但儿子的音容笑貌给了他无比坚强的毅力。

  他苟延残喘地活着,最终迎来了重生的契机。他得救了,开启了新的生活。

  林勇抬起了手,他的手毫不费力地就抬了起来,他要抱抱他的儿子。郑霞惊讶地看着江小白,果然和江小白说的那样,林勇的身体已经恢复了。

  郑霞把林小勇交到林勇的手上,或许是血缘亲情的原因,林小勇一点也不害怕林勇,扑进林勇的怀抱,在他的怀里“咯咯”地笑着。

  看到这一幕,江小白会心一笑,多么暖人心扉的一幕。

  “勇哥、霞姐,那晚就先回去了。”

  江小白不愿意打扰人家一家三口的天伦之乐。他告辞离开,郑霞跟着走了出来,送他出门。

  到了楼下,郑霞道:“小白,这次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江小白笑道:“霞姐,就像你们以前帮我一样,既然把我当朋友,就不要再说谢不谢的。咱们之间不需要这样客气。”

  郑霞道:“我有个想法,能让小勇认你做干爹吗?”

  江小白笑道:“我当然没问题了。不过这事不可操之过急,还是先等勇哥的情况好转一些再说吧。如果勇哥也没意见,那么这个干儿子我就认了。”

  郑霞道:“我想你勇哥会好起来的,我的男人我了解。”

  江小白道:“勇哥是条真汉子,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霞姐,你回去吧,照顾好勇哥。这两天我会安排专门的护理人员过来,要不然你一个人会很幸苦。”

  “小白,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郑霞眼含泪花,江小白对她一家的恩情如海深。

  江小白离开郑霞这里,便去了段磊的侦探工作室。他以前去过段磊的工作室,不过那已经是几年前了,不知道段磊的工作室还在不在那里。

  江小白开车来到段磊工作室的外面,就见一群小混混正手拿家伙在他的工作室外叫嚣着。他们的手里全都拿着家伙,在卷帘门上猛砸猛敲。

  “孙子,滚出来!”

  几个小流氓在外面叫嚣着。

  江小白下了车,朝着那边走了过去。现在林原的治安真的是很差,光天化日之下,这群小混混就敢那么嚣张。段磊的工作室大约三百米外就是个派出所,他们却一点都不害怕。

  “哥几个,打听个事。”

  江小白走了过去,几个小混混回过头来。

  “小子,干嘛?”为首的混混仰着鼻子,眯着眼睛看着江小白,一副吊炸天谁也不放在眼里的样子。

  江小白笑道:“这是个私人侦探工作室吗?”

  “是又怎样,你是谁啊?”那人问道。

  江小白笑道:“我和这家侦探工作室的老板是朋友,来找他的。麻烦你们不要在这里闹事,一分钟之内全部滚蛋,你们就可以少受皮肉之苦。”

  这些家伙平时欺负老实人欺负惯了,哪里遇到过江小白这样狂的人。为首的那个一抹鼻子,笑道:“嘿哟,你小子胆儿挺肥啊!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二话不说,那为首之人就把手里的铁棍往江小白的脑袋上招呼。他一点也不像是吓人的样子,这一棍子用了很大的力道,真要是被砸中了脑袋,普通人怕就是要完了,不死也得半死。

  江小白动也不动,那铁棍快要击中他的头部的时候,却被一股五行之力给反弹了回去,砸在了那流氓自己的脑袋上。

  “哎哟!”

  流氓的脑袋顿时就破了,血流如注,很快满脸就都是血。

  其余几个流氓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几人见老大挨了揍,也不含糊,各自用家伙往江小白的身上招呼。

  江小白如法炮制,几个家伙手里的家伙全都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鬼,鬼啊……”

  几个小流氓吓得尿了裤子,一溜烟炮走了。

  江小白敲了敲卷帘门,冲里面喊道:“段磊,开门。”

  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段磊闭门不出。

  江小白能感应得到里面有人,笑道:“段磊,你丫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胆小了。那伙流氓已经跑走了。赶紧开门吧,你安全了。”

  “你谁啊?”

  里面终于有人说话了,是段磊的声音。

  “江小白。”

  里面的人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立即打开了卷帘门,瞪大眼睛看着门外的江小白。

  “怎么了,不认识了?”江小白笑道。

  “不,江老板,他们都说你死了。”段磊笑道:“真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放心,你见到的不是鬼。”江小白走了进去,这里面和几年前一样,还是那个格局。

  段磊拉上了卷帘门,回头递给江小白一根烟。江小白看着他递来的香烟,笑道:“咋滴,最近生意不好啊,咋抽红河了。”

  段磊苦笑道:“哪有什么生意啊,能有烟抽就不错的了。”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江小白道:“怎么连几个小流氓都欺负到你的头上了?”

  段磊叹道:“江总啊,你是不知道啊,现在的林原简直就是地狱,小鬼横行啊。前不久我接了个单子,雇主叫我跟踪一个女人。我跟踪之后发现那女人在外面有情夫。我拍了一些照片,交给了雇主。谁知道没多久,小流氓找上了门,要打我,还要我交十万块钱。原来,那娘们的情夫是本地道上的一个老杆子。雇主太tm怂了,居然告诉那人照片是我拍的。”

  江小白道:“林原这几年的变化真是令人心痛啊。”

  段磊道:“可不是嘛,林原现在都快民不聊生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