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过了多久,龙一飞只觉眼皮渐渐沉重,不知不觉便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惊醒了过来,猛地坐了起来,一脑门子的冷汗。

  “你醒了。”

  一个声音传入了耳中,龙一飞扭头望去,就见一个人背对着他,正坐在那里喝着他的美酒,抽着他的雪茄。

  龙一飞抓起手枪,扣动扳机,却发现枪里的子弹没有了。

  “都死了吗!有人闯进来了!”

  他的手下都还在酣睡,怎么也喊不醒。

  那人转过神来,左手红酒杯,右手雪茄,喷吐着烟雾。

  “是你!”

  龙一飞看到了这个人的脸,正是他和其他四虎在一品阁见到过的江小白。

  “是我。你应该预料到我们还会再见的。我跟你们说过,让你们全部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可惜你们把我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很遗憾,真的很遗憾。”

  江小白晃动着杯中的红酒,看着猩红的酒液在杯子里晃荡。

  龙一飞哈哈大笑,“你知道我身上有多少血债吗?我十六岁那年就杀了人!我今年三十六岁,死在我手上的不少于二十个。你告诉我,我要自首多少次才能争取到宽大处理的机会?”

  江小白道:“如果你们去自首了,至少林原不会发生这次这么大规模的大清洗行动。好了,不说废话了,跟我走吧。”

  “我的兄弟们是怎么了?”龙一飞问道。

  江小白道:“哦,他们啊,这不就醒了嘛。”

  龙一飞扭头一看,那几个家伙果然就醒了过来,但是却浑浑噩噩,双目无神。

  “他们怎么了?”龙一飞吼道。

  “把他给我架起来!”

  江小白一声令下,龙一飞的几个手下分别抓住龙一飞的四肢,把他给抬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你们这是要早饭吗?”龙一飞剧烈挣扎着,不过却无济于事。

  江小白道:“别白费力气了。”

  龙一飞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处处跟我做对?放了我,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钱,你这辈子都用不完的钱。”

  江小白笑道:“说起钱啊,就是你的大哥金南辉也没有我有钱。我劝你还是省省吧。”

  龙一飞道:“你不要钱,你要什么?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人嫌钱多的吗?”

  “我不嫌钱太多,不过我嫌你的脏钱。”江小白扫了一下这山洞,“不错啊这地方,可惜了了。”

  他带着龙一飞离开了山洞,到了山脚下的时候,警察已经到了。段磊看到江小白,这才从江小白给他画的那个圈里出来。

  “龙一飞,是龙一飞!”

  警察围了过来,龙一飞和他的几个兄弟全都被拷了起来,押上了车。

  此时此刻,山脚下的这片空地上已经集结了不少胜利村的村民。这些村民看到了穿警服的,都有些畏惧。他们没有再次阻挠,眼睁睁地看着警车带走了他们胜利村的太阳龙一飞。

  江小白和段磊也离开了。

  回到城里,下了一夜的雨停了,天空放晴。

  这一夜将永远铭刻在林原的历史上,这一夜过后,笼罩在林原的黑恶势力被连根拔起,林原和她的子民们迎来了新的一页。

  “老段,我饿了。”

  车子行进在街道上,江小白看到了路边早餐店热气腾腾的蒸屉,突然觉得很饿。

  “我也饿了。”

  段磊把车停了下来。

  二人走进了早餐店,此时时间尚早,早餐店里还没有人。

  “老板,来四笼包子,两碗辣汤。豆腐脑和油条也来点。”

  江小白食欲甚佳。

  “好嘞。”

  老板很快就把江小白点的东西送了上来。

  段磊问道:“老板,觉得今天有什么不同吗?”

  早餐店老板笑道:“有啥不同啊?太阳每天照常升起呗。不过昨天夜里好像很乱,我躲在家里都不敢出来。”

  江小白笑道:“太阳照常升起,说的好啊。老百姓盼的是什么,不就是平平淡淡的生活嘛。”

  “嗯,这包子不错,馅儿很好吃。”段磊咬了一口,立即开口称赞。

  二人把点的东西全都吃完了,段磊坚持要请客。别人不知道,但他知道江小白在过去的一夜为林原做了多大的贡献。

  吃过了早饭,江小白道:“还想着要离开林原吗?”

  段磊笑道:“暂时没这个打算了。林原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作为林原人,我希望能够留下来为家乡添砖加瓦做建设。”

  “林原元气大伤,如果想要恢复,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江小白叹了口气。

  段磊道:“这几年林原治安环境的缘故,林原丧失了很多机会。现在和周边的城市相比,林原落后了很多很多。几年前的林原可不这样啊,当时的林原发展迅速,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企业。现在数一数,大部分都没了。”

  江小白道:“所以林原必须得系好鞋带加油跑啊!”

  二人聊了一会儿,对于林园的未来,是既有担忧,也有期盼。

  江小白和段磊在这家早餐店分开了,段磊回了他的工作室,江小白则是去了省城。

  一大早,他就到达了顾家。

  顾伟民也刚回来不久,昨天一夜,他都在坐镇指挥。

  “小白,你来的正好。”

  顾伟民的脸上挂着笑容,很显然心情不错。

  江小白道:“顾书记,昨晚的行动真是好啊!林原的未来有希望了。”

  顾伟民道:“毒瘤是清除了,不过做了个大手术,人也会元气大伤啊。林原要想恢复,怕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你作为林原人,又是林原当地知名的企业家,你们这些有责任心的林原企业家得好好考虑考虑,想着怎么让林原尽快恢复。不瞒你说,林原去年的GDP在全省排倒数第一。这几年的名次是年年下滑。这下好了,该触底反弹了吧!”

  江小白笑道:“一定会的。”

  顾伟民道:“我眯一会儿去。”

  “爸,吃了早餐再睡!”顾惜把顾伟民给叫住了。

  顾伟民这个整个岭西省的父母官,在外面他就是最大的,可到了家里,女儿的话却不得不听。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