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想说我是头驴?”江小白摇晃着红酒杯,笑看着秦香莲。

  秦香莲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讶异的光芒,愣了一下,她心里的想法这个臭小子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记得电视上曾经出现过一个词,叫什么潘驴的。小白,我看你现在就差不多是那样的。”

  江小白笑道:“你说的是潘驴邓小闲吧!”

  “对,就是这个词。”秦香莲道。

  江小白本身就有着俊朗的外貌,现在的他有钱有时间,更能让女人体验到无上的快乐,潘驴邓小闲这个词用在他身上是再贴切不过了。

  ……

  次日一早,江小白来到了赵三林和林子强的房间。

  “比赛已经结束了,给你们放一天假,在省城好好玩玩吧。”

  林子强道:“我们就不玩了,外面再好再繁化,也比不上家里好。小白,我和老赵都惦记着赶紧回去呢。这里已经没什么事了,你看住在这酒店里吃啊喝啊,都要不少的挑费。”

  江小白笑道:“林叔,你们还需要为我省钱吗?我江小白这点钱总还是有的吧。”

  赵三林道:“都知道你有钱,可是我们也不能就这么糟蹋你的钱啊。我问过了,在这里住一天的房费就要两千多呢。我的个乖乖,两千多一天是什么概念!我在这里住一个星期花的钱,回到老家都够我盖三间大瓦房的了。”

  既然赵三林和林子强归心似箭,急着要回去,江小白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乘大巴车太辛苦了,我会找车子送你们回去。”

  “那个,”赵三林问道:“秦会计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他和林子强都不是瞎子,肯定能看得出来秦香莲和江小白的关系不寻常。这次叫他们来省城,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把秦香莲叫过来,毕竟秦香莲又不懂养鱼。那么江小白既然点名让秦香莲带队过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这原因林子强和赵三林不用问,他们清楚里面的原因。

  “和你们一起回去。”江小白道。

  “你呢?”赵三林看着江小白。

  江小白道:“我再看吧,现在还没确定。”

  说实话,在省城也没什么事了,但回到林原又能怎样,他还是大闲人一个。

  回来了一阵子,江小白真的有点闲的发慌了,要不然他也不会答应和渡边三郎比赛。

  房间里的电视开着,正在放着早间新闻。江小白和赵三林、林子强聊天的时候,赵三林突然大叫了一声。

  “你们快看啊!”

  江小白转身看向电视机,电视里正播着一条新闻,渡边三郎在今天凌晨切腹自杀了!

  “唉……”

  江小白长长地叹了口气,此人把胜负看得太重了,竟然这么极端。

  “好,死的好!小鬼子最好全都死翘翘!”

  赵三林和林子强拍手叫好。

  “人已经死了,我们就不要再说风凉话了。死者为大,这是对生命最起码的尊重。”江小白道。

  赵三林和林子强这才收起脸上的笑容,他们对渡边三郎可没有半点的尊重,这么做只是因为他们尊重江小白。

  “吃早饭去吧。”

  几人一起吃了早饭,早饭过后,江小白叫的车子便到了酒店的楼下。丁海健给他安排了一辆商务车,他们几个坐在里面非常宽敞。

  江小白也跟着一起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车厢里充满了欢声笑语。林子强早年间也是个走南闯北的人,见多识广,他的肚子里有很多奇闻趣事。今天林子强的心情不错,一路上侃侃而谈,把那些年走南闯北遇到的有趣的人和事都给说了一遍。

  车子一直开导南湾村,到了地方之后,司机连一口水都没喝就开车回去了。

  “大家都累了,回去歇歇吧。”

  在村口,江小白就地解散了众人。他打算去镇上看看新厂房的进程。

  到了那里,现场正在紧张地施工。在松林镇镇政府的紧密的配合之下,工程开展得非常顺利。江小白看了一下,估计今年新厂房就应该能够竣工投产。

  江小白要以藤编厂为契机,把松林镇这个以农业为主要产业的乡村小镇变成一个工业占主导地位的小镇,让全镇的老百姓都富裕起来。

  他过惯了穷日子,太知道穷的苦了。镇上现在还有许多人生病了硬扛着,看不起病,还有许多品学兼优的孩子因为交不起学费而辍学,还有为了减轻家里负担十三四岁就辍学打工的女童工。

  这世上的有钱人很多,但更多的是穷人。人穷百事哀,穷人的日子真是太难过了。

  松林镇是江小白的家乡,他对这里无比的熟悉,十来岁的时候,他已经跑遍了整个松林镇,每一个村子的河里他都在里面摸过鱼,都在里面游过泳。

  他对松林镇有感情,所以希望能够尽自己的能力为松林镇的发展添砖添瓦。

  江小白的脑海里有一张松林镇未来的蓝图。未来的松林镇将会是个以工业为主导农业为辅的现代化生态化的小镇。所有农民都将脱贫致富,在外打工的民工会返乡支援家乡的建设,孩子的成长将不再失去父母的关爱,村庄不再只剩下老人和孩子。

  回到城里,江小白去看了林勇,林勇恢复得不错,这次见到江小白,居然会主动开口微笑了。

  郑霞的精神好了很多,人也变得看上去年轻了不少。她告诉江小白,现在的林勇已经可以带着儿子在花园里玩了。

  江小白告诉郑霞,她和林勇被金南辉骗走的钱很有可能会要回啦,他已经向心来的市长姜朝兴反应了这个问题。

  郑霞对于钱财已经看得很轻,经过了大风大浪,对她而言一家人能平平安安生活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就算是粗茶淡饭,也无所谓。

  郑霞留江小白吃晚饭,江小白没有留下,他不想给郑霞添麻烦。离开郑霞家没多久,姜朝兴的秘术便打来了电话。

  “江总,你好,我是市政府的小王啊。”

  江小白道:“王秘书是吧,有何指教?”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