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了,动静那么大,全省谁不知道啊。”

  丁海健点了点头,道:“师父,你我都是股东,但这个公司的股东不止你我两个,还有那四个家伙。至少得争取到多数股权同意才行。”

  江小白道:“我知道,你抽个时间和他们商量一下,试探一下他们的反应。”

  六人当中,江小白拥有的股权是最多的,但是当初公司成立之前,他就宣称不参与到公司的管理之中,只是做一个名誉上的总裁。事实上,长久以来,他也的确是没有参与到公司的管理之中。现在依然如此,他不能打破这个规则,以免引起另外四人的不满。

  丁海健道:“之前我们聊过,他们还是倾向于在省城建厂。你也知道的,省城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不是岭西省的其他城市可以相比的。”

  江小白道:“我知道省城的优势在那里,但同时在省城建厂也会失去很多弹性。如果在林原建厂的话,我们可以获得很多政策上的支持。如果对他们给予的政策不满意,我们还可以谈。以我和市长姜朝兴的关系,一定可以争取到最大的政策支持。”

  丁海健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江小白为什么要这样为林原奔走呼号拉投资,对江小白这种为了家乡建设而不遗余力的做法是感到钦佩的,在现在这个社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很多人的选择,江小白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做一些事,但是他选择去做,选择做一个有责任感有担当的男人。

  “师父,我理解你的心情,放心吧,我一定会和那四个家伙好好商量的。”丁海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会全力帮助江小白。

  “记住一点,如果他们同意了,也不要急着跟林原市政府表态。我们毕竟是做生意的,要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利益。”江小白道。

  丁海健黑嘿嘿笑了笑,他明白江小白的意思。

  当天夜里,丁海健便回了省城。

  过了三天,江小白接到了王兴凯打来的电话。

  “江总,招商代表团明天上午出发去省城,姜市长让我通知您准备一下,明天早上八点我会安排车子去接您。”

  江小白道:“那就这样吧。”

  第二天一早,王兴凯安排的司机就开着市政府的小轿车来到了江小白住的地方,接上了江小白。

  招商代表团在市政府的大院内集合,市政府准备了一辆大巴车和两辆小车。

  这次的招商代表团的团长由姜朝兴亲自挂帅担任,团员是从各个部门抽调上来的精英,团员之中也有和江小白一样是企业家身份的,他们在代表团之中有个统一的称呼,叫作招商顾问。

  姜朝兴乘坐小轿车,他把江小白也叫到了自己的车上。二人坐在后排,一路上聊了很多。

  姜朝兴是个懂经济的人,但懂得不算多,总比那些瞎指挥自以为是的家伙要好。

  姜朝兴和他聊了自己对林原经济的看法,除此之外,他还聊了很多私人的问题。很显然,他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把江小白当成亲近朋友的意思。

  江小白倒是一直在听,只是偶尔插几句话,表示自己真的在听姜朝兴说话。

  “我豁出去了,我真的是豁出去了。”

  姜朝兴扭头看着江小白,道:“自打我上任林园市长之后,我提了好一波人上来。这些人能力有没有我不知道,不过都是有点背景的,我知道他们只要用心,那就可以给林原带来投资。”

  江小白毫不客气地道:“姜市长,你这是饮鸩止渴!林原的经济是要发展,但是要发展绿色健康的经济。难不成给你引来一个造纸厂,你也愿意?”

  姜朝兴道:“林原的百姓要吃饭啊,如果这个造纸厂规模够大,可以解决很多就业问题,那么我也愿意。”

  江小白摇了摇头。

  “为了你的政绩,你会毁了林原的青山绿水的!”

  姜朝兴道:“老弟,我是敞开心扉在跟你交流啊,有些话对着旁人,我是绝对不会说的。我是林原市的市长,如果林原市是一个大家庭的话,我这个一家之长首先要做的就是确保人人都能吃上饭,别有人饿肚子。”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这次去省城招商,咱们或许会有不小的收获。”江小白道。

  姜朝兴道:“我当然也希望能有个好结果。老弟,还得靠你们鼎力支持啊!”

  中午的时候,招商代表团来到了省城,到达了入住的酒店。进酒店的时候江小白发现一个问题,所有政府工作人员住的全都是酒店里价格最便宜的双标间,甚至有的是三个人一间房,而所有的招商顾问住的全都是景观房,一个人一间,标准很高。

  中午的午饭也是区别对待,四个招商顾问在包厢里用餐,满满一桌子的山珍海味,而团队里面的政府工作人员吃的全都是从盒饭。

  午餐期间,姜朝兴来到了包厢,他的手里端着一个茶杯,笑道:“各位老板,现在是工作时间,按照规定,我是没办法饮酒的。这样,我以茶代酒敬一敬各位。等到这次招商结束,回到林原之后,我私人自掏腰包,请各位好好喝一顿。”

  “姜市长实在是太客气了,能为林原做点事情,原本也是我们这些林原企业家应尽的责任。”

  寒暄了一会儿,姜朝兴道:“午餐过后,诸位可以休息一会儿。下午三点,在这家酒店九楼的会议室里,我们邀请来了一些省城的企业家,到时候会和他们搞一个座谈会,还请诸位准时出席。”

  姜朝兴走后,他们四个继续聊着。

  “唉,你们说说这心来的姜市长,我怎么老是觉得他是披着羊皮的狼呢?”恒通纺织厂的方清平道。

  “谁知道呢!不过他好歹也是一市之长,我们怎么也得跟他点面子。他答应给咱们减税,咱们拿了人家的好处,就得出力是不是。”

  “是啊,林原多一些投资对我们而言绝对是好事啊。”

  众人纷纷发表看法。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