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惜带了两个包,一个是随身携带的小坤包,另外一个是背在背上的背包。背包里面塞的鼓鼓囊囊,她今天早上上班的时候就把周末出游要的东西全都塞进了包里。

  女人出门要带的东西总是很多,化妆品、护肤品和各种衣服鞋子,虽然只是出去两天,顾惜却把一个可以放得下十五寸笔记本电脑的背包给塞得满满的。

  一上车,顾惜便拉着江小白的手臂撒起了娇。自从二人前天前有了肌肤之亲之后,他们的关系明显更进了一层。和江小白在一起的时候,顾惜表现得像个小鸟依人的小女人,撒娇卖萌一点都不含糊。

  江小白驾着车朝着两百里外的御龙山水库而去。御龙山水库是个很好的度假景区,那里不但有非常大的一片水库,可以钓鱼、骑快艇,还有风景秀丽的御龙山可以登山赏景,御龙山上的农家乐更是远近闻名的一绝。

  一百公里的路说远不算远,说近也不是很近。不过一路上二人一直在聊天,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很快就到了御龙山风景区里面的酒店。

  顾惜已经提前在网上预定好了酒店,御龙山景区里面酒店不少,好的酒店也不少,但最好的酒店只有一家,便是顾惜定的这个叫做金玉山庄的酒店。

  金玉山庄有普通意义上的酒店,也有临山而建的一栋栋格调非凡的别墅。别墅两层高,独门独院,院子里还带着个泳池。

  顾惜预定的就是这种独门独院的小别墅,这里的每间别墅都配了一个管家。住客有任何的需要都可以跟管家提,管家会负责安排。

  江小白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顾惜出示了她在网上的预约凭证,酒店方面便安排了一名管家带上他们的行礼,开着酒店的摆渡车去往了临山的别墅。

  这管家十分风趣,一路上天南海北地乱聊了一气,逗得江小白和顾惜笑得前仰后合。很快,这个管家就用自己超强的交际能力和江小白二人熟络了起来。

  “这里就是你们接下来的两天即将要渡过的地方了。”

  摆渡车在别墅的外面挺了下来,管家打开了大门,拎着他们的行礼进入了别墅的院子里。

  “真不错。”

  别墅的院子里遍织花草,这些花草经过精心的布局和搭理,看上去十分喜人,姹紫嫣红的一片令人看了就新生喜悦。

  此时天色已晚,管家带领他们参观了一下别墅的内部,这套别墅由三个房间、一个娱乐室组成。

  “天不早了,二位的晚饭是想在这里解决呢,还吃出去吃?如果二位打算出去吃的话,我推荐二位去尝一尝我们御龙山的船菜,别具一格,非常有特色。”

  江小白笑道:“张管家,你怎么把我们往外面推呢,我们要是出去吃了,你们山庄怎么赚钱啊?”

  张管家笑道:“我张松和别人不一样,只要是我的客户,我会用我对御龙山的了解让他们感受一次美妙的旅行,哪里的东西好就去哪里。当然了,我们金玉山庄的菜也绝对是一流的。不过我看二位平时山珍海味也不少吃,或许船菜更对你们的胃口。”

  “张管家,那我们怎么过去呢?”顾惜问道。

  张松道:“不远的,二位沿着门前的这条路一直往西边走,一路看着路牌,大约一刻钟就能走到。当然了,如果二位不愿意步行的话,可以开车过去。不过我建议二位还是步行前往。我们御龙山的空气真的很好。我在这里工作了七个年头了,我觉得我越活越年轻,越活越有精神了。我们这里可是天然氧吧,走走路呼吸呼吸你们在城里呼吸不到的新鲜空气,你会发现整个人身心都会愉悦起来。”

  管家这个人真的是很热情,话非常的多。江小白和顾惜对他却一点都不反感,他始终用自己的热情来感染他人,一点也不让人感到厌烦。

  江小白和顾惜决定采纳张松的建议,他们准备步行过去。平时顾惜上班时候的事情还是蛮多的,所以除了在下雨天的时候她会选择自己开车上班,平时都是步行上下班。一早一晚,每天步行一个消失,有助于燃烧脂肪,保持身材。

  张松递给他们一张名片,又把这里的钥匙全都交给了江小白。

  “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安排。”

  张松看得出来江小白和顾惜的关系,便没有在这里久留,交代了一下就离开了。

  “怎么说,是先去吃饭呢还是休息一会儿?”江小白问道。

  顾惜咬着朱唇,有些犹豫,道:“还是先去吃饭吧,我们尝尝船菜去。”

  二人于是便关上门离开了,按照张松说的那个线路,一路上慢悠悠地走着。

  “张松说的没错啊,这里的空气真是好,让人心旷神怡,整个人都变轻松了许多。”

  顾惜像一只蝴蝶一样在江小白的周围飘来飘去,在外人面前成熟稳重的她在江小白的面前便像是个刚进幼儿园的小女孩。

  江小白道:“是个不错的地方。你喜欢这里吗?我可以找人问问这里有没有房子可卖,或者我买一块地皮,在这里造一栋别墅送给你。”

  “你想害死我呀!”

  顾惜笑道:“现在收两瓶好酒都算是违纪,你还要送我别墅。”

  江小白笑道:“我送别墅给我的女人,那不是天经地义的吗?这又有什么错了呢?”

  “好了,我可不要你的别墅。偶尔来这里散散心可以,真要我每天都住在这个地方,我可真的受不了。”

  走着走着,顾惜指着前方一个悬挂着大红灯笼的地方,道:“你看,那里是不是张松说的吃船菜的地方?”

  “是的,我都闻到香气了。”江小白道。

  顾惜笑道:“你是属狗的吗?鼻子那么尖?还有好远的路呢。”

  “对,我就是属狗的,我还是一条疯狗!”

  说着,江小白突然冲了过去,把顾惜往肩上一抗,朝着吃船菜的地方冲了过去。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