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多年前,江家的祖坟就被曾夫人下令给撅了。她是要彻底毁掉江家,让世人都知道江家已经完蛋了,让那些还对江家心存幻想还准备效忠江家的人都瞧一瞧,让所有人都认清楚形势,到底谁才是江家真正的主宰!

  江小白算是看清楚了,江逸潇已经完全不把自己当成是江家的人,他根本就是个数典忘祖之辈。

  江逸潇很快就有些不耐烦了,曾夫人和他的两个舅公全都去寻找幽火青莲去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这里看着修为散尽的江小白。

  “母亲也太过小心了吧,这个废物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进入了宝库,江逸潇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这里守着一个废物,心里很不舒服。

  “臭小子,你难道不知道害怕吗?”

  见江小白一副淡然的模样,江逸潇的心里愈发的生气,心想你这家伙死到临头了,怎么还能那么淡定?

  “害怕有什么用?难道我害怕了,你们就不会杀我?”江小白冷笑道。

  江逸潇道:“你小子要是求求我,我或许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你做梦去吧。”

  江小白看也不看江逸潇一眼,他是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家伙。

  江小白的傲慢激怒了江逸潇,江逸潇对他一顿拳打脚踢,把江小白打得嘴角都出血了,这才作罢。

  “你小子给我等着,回去之后看我怎么折磨你!”江逸潇咬牙切齿恶狠狠地道。

  又过了一会儿,江逸潇实在是觉得无聊,便看了看四周,突然走到江小白的面前,手指在他身上点了几下,江小白顿时便无法动弹了。

  “你小子给我老老实实待着吧。”

  江逸潇把江小白摔在了地上,然后便也去寻找幽火青莲去了。

  江小白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就这样躺在那里,心里默默地在为自己的生命进行倒计时。

  如今他是个彻彻底底的废人,根本别想逃走,现在曾夫人一行人已经进入了宝库,根本不可能留他一条活路。等到他们找到了幽火青莲,便是他的死期了。

  江小白心中充满了不甘与绝望,他大仇未报,现在却要死了,可恶的是他根本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

  一滴泪水不禁从目眶之中滑落了出来,滑过脸庞,落在了身下的泥土上。一滴滴泪珠滴落在身下的泥土上,那些被泪水浸润的泥土开始产生了变化。

  江小白并没有发现身下泥土的变化,他如今能做的便是躺在这里。他身下的泥土正在变化着,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泥土里出来了一样,四周围的泥土都出现了裂缝。

  江小白的头顶上方漆黑的空中突然间有一道亮光闪了一下,他像是看到了一株盛放的莲花。但那亮光只是一闪而逝,立即便消失不见了。

  “我怎么连眼都花了?”江小白心道。

  紧接着,江小白便感受到了来自身下的一股绝大的力道,那股力道硬生生把他给顶了起来,剩下已经裂开的徒弟开始像海上的波浪一样翻滚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江小白心惊之际,身下的土地已经塌陷了下去,从地下出现了一朵周围萦绕着幽幽碧火的青莲。

  “幽火青莲!”

  江小白惊诧不已,曾夫人他们苦苦寻找的幽火青莲居然在他的身下。

  此刻江小白就被幽火青莲给托着,幽火青莲就在他的下方,而他自己整个人都在被幽火的包围之中。

  江小白并未感觉到被火灼烧的感觉,反而觉得异常的舒服,幽火正丝丝缕缕地进入他的体内,滋润着他的肉身。

  “幽火青莲在这里!”

  这时,突然听到江逸潇大喊了一声,随后曾夫人和她的两个堂叔便立即赶到了这里。

  四人看着江小白身下的幽火青莲,一个个脸上皆是露出了震惊之色。

  “不是让你好好看着他的吗!怎么会弄成这样?”曾夫人责问江逸潇。

  “我、我……”

  江逸潇不知如何是好,一怒之下,双拳击出,朝着江小白轰了一记威力绝伦的一拳。

  那一拳的力道足以开山烈士,但在碰上幽火之后,却被反震了回来。江逸潇被反震的力量所伤,当场便吐了血。

  “逸潇,你没事吧?”曾夫人最心疼她的宝贝儿子。

  江逸潇已经不能说话了,曾易春立马把他拉到了一旁,运功为他疗伤。

  曾易秋道:“逸潇修为浅薄,让我来试试。这小子正在吸收幽火青莲的幽火,咱们千辛万苦才打开宝库,可不能让他捡了大便宜。”

  “叔叔,你赶紧拦下他!”曾夫人急道。

  曾易秋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突然多了一把黑色的乌金长枪,那长枪上面盘绕着一条长龙。曾易秋一甩长枪,那长枪在空中化成了一条飞龙,直奔江小白而去。

  那黑龙张牙舞爪,十分凶悍,但在触碰到幽火的一刹那,却是发出了震天的痛吼。

  曾易秋仍然没有放弃,继续发动神通,控制着那条黑龙不断地向着幽火青莲发起攻击,但是结果都一样。曾易秋没有能够支持多久,便已经是满头大汗,他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叔叔……”

  曾易秋摆了摆手,他已经尽力了。

  曾夫人的修为比不过她的叔叔曾易秋,曾易秋都没有办法,那她也没有什么办法。

  “敏柔,用你的混元钟啊!”曾易春开口提醒了一句。

  曾夫人这才想起自己的一件法宝,这混元钟可不是俗物,是江家的另外一件宝贝。

  “我得不到的东西,其他人也休想得到!”

  曾夫人口中默念法诀,一口青铜小钟从她的袖中飞了出来,在空中迅速地变大。

  混元钟飞到了江小白的上方,突然间落了下来,将江小白和幽火青莲一并给盖住了。

  “用不了多久,那小子就会化成血水的。”曾易秋笑道。

  曾夫人闭上眼睛,默念法诀,催动着混元钟。

  处在混元钟之中的江小白此刻动弹不得,一方面幽火青莲的幽火正在渗入他的体内,另一方面,混元钟之中也燃烧起了炽热的火焰。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