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子,你居然活着回来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胡马的声音从隔壁传了过来。

  江小白道:“他们倒是想杀我,可惜他们目前拿我没有办法。”

  胡马狐疑地看着江小白,觉得江小白有可能是在胡吹大气。但他很快就发现了江小白的异常,惊诧地问道:“小公子,你的肉身怎么变得如此的强大了?”

  胡马能够感觉到江小白的肉身散发出的强大的气息,但是他却无法从江小白的身体里感受到一丁点的修为。一个肉身如此强横的人居然毫无修为,江小白怕是亘古第一人。

  “小公子,你拿到幽火青莲了?”胡马问道。

  “你怎么知道?”江小白问道。

  胡马道:“我是江家的老人了,在江家那么多年,总会听到一些。据传那幽火青莲是天底下一等一的疗伤圣药。全身筋脉尽断,骨骼粉碎的人,只要有幽火青莲的帮助,也可以痊愈。”

  江小白道:“今天进了宝库,他们几个找了半天幽火青莲也没找到,反倒是被我捡了个便宜。”

  “你知道为什么吗?”胡马笑道。

  江小白摇了摇头,“为什么?”

  胡马道:“因为你身体里流淌着的是江家的血液啊!幽火青莲能够感应得到!”

  “不对,江逸潇当时也在场,为什么幽火青莲没有去找他?”江小白疑惑地道。

  胡马嘿嘿干笑了几声,“江逸潇怕是不是江家人哟!”

  “怎么回事?”江小白连忙问道。

  胡马压低了声音,道:“当年你父亲和曾夫人哪有什么感情啊,二人成婚,不过是奉了家族之命,所以婚后同房的机会根本不多。早在江逸潇出身的时候,江家就有一些流言蜚语,说他是你的一个表叔的骨血,并非是你父亲江裕仁的。”

  “什么?”江小白一怔。

  胡马道:“别奇怪,深宅大院之中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多了去了。”

  “不会吧?江逸潇和我长得那么像,他怎么可能不是我父亲的儿子呢?”江小白仍是不信。

  胡马道:“那是因为你没见过你的表叔,你的那个表叔和你父亲长得就非常相像,所以江逸潇和你长得像也是正常的。”

  “原来如此。”江小白对曾夫人的厌恶又多了几分。

  胡马道:“幽火青莲被你给吸收了,我想曾夫人不会放过你的。她一定会想办法把幽火青莲从你的身体里给吸出来。”

  江小白笑道:“这还能吸出来?”

  胡马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

  “等我恢复了修为,一定杀光曾家的人!”江小白道。

  胡马嘿嘿笑了笑,“小公子,你还是想想怎么自保吧,就算是你的修为恢复了,也别想斗得过曾家。曾家的强大是你难以想象的!”

  “那是你不知道我的强大!”江小白道。

  胡马道:“小公子,你的修为我是见识过的,你连曾夫人都打不过,还谈何灭了曾家啊!”

  江小白不再说话,盘膝坐在牢房里,凝神静气地去感受身体的变化,可是空空如也的丹田却让他一点想法也没有,什么都做不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牢房里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群人来到了这里。

  “就是他吗?”

  一个苍老雄浑的声音传入了江小白的耳朵里,江小白睁开了眼,他看到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驼背老者,相貌十分丑陋,一双眼睛却是非常的亮。

  “吴管家,就是他!”

  老者的身旁是曾易秋和曾易春兄弟连,他们兄弟中间的这个老者是曾家的管家吴六虚。曾易春和曾易秋兄弟连对吴六虚十分恭敬,吴六虚虽然是外姓人,不过他在曾家的地位却十分超卓,几乎可以说是一人之下。

  吴六虚前后侍奉了曾家几代家主,就是曾家家主对他也是客客气气,从来没有把他当作下人对待。

  吴六虚负手而立,冷哼了几声。

  “把这小子带出来!”

  语罢,吴六虚便离开了。

  曾易秋和曾易春兄弟俩把江小白带出了牢房。从地牢里出来,强烈的光线刺的江小白睁不开眼来,外面的空地上已经架起了一口大锅,大锅的下方烈火正在熊熊燃烧,锅里面的水已经汩汩沸腾了起来,不时地有水泡破裂,炽热的水滴往外溅。

  “把这小子给我扔进去!”吴六虚下了命令。

  曾易秋一把扣住江小白的肩膀,用力一提,带着他飞了起来,到了大锅的上方,把江小白丢进了沸腾的大锅里。

  “哈哈,你们这是要给我洗澡吗?”

  进了沸腾的大锅,虽然里面的温度极高,不过江小白却并未觉得难受,反而就跟泡温泉似的,他如今的肉身实在是太强大了。

  “小子,你就等着被炖成一锅烂肉吧。到时候吃肉喝汤,幽火青莲的功效便归了咱们。”

  吴六虚想出了这个法子,他要把江小白给炖了,以为这样就可以把幽火青莲的功效给吸出来。

  “盖上锅盖!”

  曾易春把锅盖给盖上了。

  大锅下面的大火熊熊燃烧,曾易秋和曾易春兄弟俩仍是不停地往里面添加火晶石,把火烧的旺旺的。他们两个结丹期的高手围绕在火堆的周围,也仍然是感到无比的炽热,汗如雨下。

  “公公。”

  江逸潇走到一旁,吴六虚正坐在那里品茶。

  “这火要烧多久啊?”

  吴六虚道:“七七四十九天!”

  “那么久!那小子还不得被炖化了。”江逸潇笑道。

  “逸潇啊,就是要把他给炖化了啊。”吴六虚呵呵笑道:“到时候你吃他的肉,喝里面的汤,修为肯定可以更进一层。”

  江逸潇搓着手,笑道:“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你们两个,别偷懒,赶紧烧火,把或给我烧得旺旺的。”吴六虚冲着准备歇一歇的曾家兄弟吼了起来。

  曾家兄弟只得继续做事。

  大火一直烧了四十九天,到了第四十九天的时候,江逸潇和曾夫人全部道场。

  坐在那里喝茶的吴六虚也站了起来,来到了大锅的下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