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死?”

  “那小子怎么可能没死?”

  众人脸上的惊讶之色顿时令这天地间的风雨都失去了颜色。

  江小白从江裕仁的怀抱里下了来,双足落地,缓缓地走下了台阶。他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众人的心房上似的,令曾夫人等人心为之震颤。

  “放开我的爷爷!”

  江小白看向曾易秋,目光阴冷如剑。

  “嘿嘿,小子,我要是不……”

  曾易春还没有来得及说完话,突然从虚空之中闪现出一道霸道无比的剑气,直接把他劈成了两半。血雨飞溅,以曾易秋的修为居然毫无还手之力,就这么被劈死了。

  众人无比惊骇地看着曾易秋被劈成了两半的尸体,一个个的脸上都浮现出了惊恐之色。

  “爷爷!”

  江小白走上前去,将江峰扶了起来。

  “小……小白。”

  江峰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要江小白没死,他就是现在死了,也可以瞑目了。

  “爷爷,我给你疗伤。”

  江小白握住江峰颤抖的手,一股柔和的暖流进入了江峰的体内,江峰身上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杀了他!”

  曾夫人厉喝道。

  曾易春一马当先,怒吼道:“还我弟弟命来!”

  他一举使出了全力,但江小白连看也没有看他一眼,用起了无名九卷水之卷当中的内容,天地之间的暴雨突然间全都朝着曾易春涌了过去,四面八方而来的雨水把曾易春给挤压在了中间,至柔的雨水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刚猛起来,把曾易春给活活挤爆了,顿时又是一阵血雨。

  顷刻之间,曾家兄弟二人全都惨死在当场。

  吴六虚一看这情况,就知道事情不妙,对曾夫人道:“大小姐,赶紧走吧,这小子咱们对付不了。”

  “不!”

  曾夫人经营了这么多年,此刻一旦走了,就宣布她撤出江家,那么她这么多年的苦心也就白费了。

  “杀!给我杀了他!”曾夫人厉声大吼。

  亲眼看着两个舅公惨死在自己的面前,江逸潇已经吓得腿肚子发抖,只想着逃离这里活命。

  江逸潇刚刚准备逃窜,漆黑的夜空之中突然一道天火冲落而下,击中了他。江逸潇顿时全身便着起了火,发出凄厉的喊叫。

  “逸潇!”

  曾夫人抢上前去,想要给江逸潇灭火,然后江小白用火之卷发出的天火岂是曾夫人可以灭得掉的,在那一瞬间就把江逸潇烧得只剩下一堆骨头。

  “逸潇——”

  曾夫人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哀嚎。她这一生受两个男人所累,一个就是求爱而不得的江裕仁,另外一个就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儿子江逸潇,而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被烧死。

  “江小白!”

  曾夫人并不认为这是她坏事做尽的报应,在她看来,她自己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该你了!”

  江小白松开了江峰的手,在他的帮助下,江峰已然伤愈。

  “曾敏柔,我说过你会死在我的手上!”

  江小白仰望着漆黑的夜空,雨水拍打着他的脸,滴进了他的眼睛里。泪水和雨水混在一块,从眼眶中滑落而出。

  “妈妈,儿子这就为你报仇!”

  “大小姐,还不快走!”

  吴六虚抢到曾夫人的身旁,他的修为是这些人当中最高的,奋起一击的威力不可不谓恐怖。

  五条黑蟒从吴六虚的体内涌现出来,张牙舞爪朝着江小白嘶啸而去。

  “吴老鬼,你搞几个爬爬虫也想伤我!”

  江小白冷笑一声,从他身上涌现出的无匹剑气将那五条黑蟒瞬间斩成了一段段。

  “我的黑蟒啊……”

  这五条黑蟒可是吴六虚花了很多心血喂养调教的,今夜却被江小白一瞬间全都给杀了。

  老东西便要跟江小白拼命,可惜他还没到江小白的跟前,就被江小白的混沌剑诀给削了脑袋,身首异处,惨死当场。

  “少爷饶命啊!”

  江家的那些奴仆全都跪了下来,一个个在雨中瑟瑟发抖。江小白犹如杀神一般的表现吓得他们胆儿都破了。

  曾夫人已经没有了帮手,她心知今夜自己必死无疑。

  “江小白,那贱人能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让我不甘心啊!好在那贱人已经死了,看不到今天!哈哈……”

  江裕仁听闻这个消息,脚下一踉跄,险些没有跌倒。

  “鱼娘,鱼娘已经死了……”

  “江裕仁!”曾夫人流着泪道:“我就快死了,你不闻不问,对于那贱人,你却是关怀备至!那贱人已经死了,而我还活着!”

  “你是死是活,与我何干!”江裕仁冷冷地道:“你作恶多端,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江裕仁,那我就告诉你我是如何折磨那贱人的吧!”

  曾夫人刚准备开口,江小白发出的万道剑气已经将他撕成了一块块的碎片。

  “臭娘们,下你的地狱去吧!”

  满地都是碎肉,江小白以一种极其极端的形式杀死了曾敏柔,为他的母亲报了仇。

  大雨冲刷着地上的雨血水,满地的尸体昭示着这里刚才发生的激战。

  “小白,你跟我来。”

  江峰叫走了江小白,把他带到了青灯塔里面。江裕仁坐在那里。

  “跪下,给你父亲磕头!”

  江小白立即跪了下来,给江裕仁磕了几个响头。

  “孩子,起来吧。”江裕仁的声音无比的苍老。

  “爷爷、父亲,能够见到你们,我真是太高兴了。”江小白含泪笑道,只不过他的笑容之中有些许心酸。

  “孩子,你长大了,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父亲愧对你啊,在你成长的过程之中,父亲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

  江裕仁站了起来,走到江峰的面前,跪了下来。

  “公子爷,你这是干什么啊!折杀老奴了!”江峰要拉江裕仁起来,但江裕仁却是一动不动。

  “峰叔,你受得起我这一跪!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江裕仁道。

  江峰也动了情,流着老泪,“我家三辈都受江家的恩情,就算是为江家肝脑涂地,老奴也心甘情愿!”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