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空法师的目光在这一瞬间变得十分骇人,如同死神的凝视。那跪在他面前的中年男子顿时就流下了眼泪。

  “法师,难道这真的是报应吗?”

  云空法师道:“难道这不是报应吗?我从天眼得知你当年起家的时候曾经拖欠过供应商的货款,最后导致那供应商资金链断裂,对方的老板因为偿还不了债务而跳楼自杀。这都是你种下的因果啊!”

  中年男子满头大汗,回忆起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更是觉得羞愧难当。

  “还请法师给我指条明路,事到如今,我该如何是好?”

  云空法师道:“你来得太晚了,贫僧也帮不了你。你回去吧,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去赎清你的罪恶,明白了吗?”

  “法师,那我这一劫能渡过去吗?”中年男子问道。

  云空法师再度阖上了双目,“记住,种什么因,结什么果。贫僧只有这句话送给你。”

  中年男子跪在那里不肯走,他还想从云空法师那里得到一些指点,但是云空法师已经闭上了眼,按照这里的规矩,他是必须要立马离开的。

  中年男子略一犹豫,最终还是站了起来,离开了内堂。他出去之后不久,另外一人便走了进来。进来的这个人五短身材,大腹便便,两边腮帮子上的肉几乎要耷拉了下来,走动之间,身上的肥肉都在颤抖。

  “法师啊法师,您可要救我啊。”

  那胖子身手倒是灵活,一下子就扑倒了下来,跪在了云空法师的面前。云空法师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他在等待着这人开口说事。

  “法师,我被人盯上了,有个人要杀我。我公司里有个女职员,颇有几分姿色,我被她的美色所迷,一时糊涂,与她做下来了孽事。谁知道那女人已经是有夫之妇,她的男人是个退伍的军人,据说在战场上杀过人。那个人得知了我和他老婆的事情,扬言要杀我。就在前天,我一进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了一个血淋淋的猪头放在了办公桌上,办公桌上还有一个用血写的‘杀’字。我知道那男人的厉害,只要他想杀我,我的那些个保镖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法师啊法师,求您指条明路,我该怎么做啊?”

  云空法师缓缓睁开眼帘,道:“施主,你说谎了。你如果对贫僧心又不诚的话,那么就请离开吧,贫僧帮不了你。”

  “法师,我、我没有骗你啊。”胖子解释道。

  云空法师看着胖子的眼睛,道:“你说是他的妻子勾引的你,你确信你没有说谎?施主,不要在佛祖面前说谎,否则是要遭报应的。”

  胖子脑门上的汗水直往外蹿,汗如雨下,他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汗水,匍匐跪倒。

  “法师,我知错了,我的确是说了谎了。其实是我霸王硬上弓占了那娘们的身子,后来又是威逼利诱,她便从了我,与我勾搭成jian。”

  云空法师道:“你总算是肯说实话了。如果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不要躲躲藏藏的了,光明正大地去跟人道歉,答应对方提出的要求,补偿人家。另外,你也是有妻女的人,记住一句话,yin人妻女者,妻女必被人yin之。多做善事,为自己积阴德,也为嫁人积福报。”

  “法师教训的是,我一定铭记在心,铭记在心。”胖子连连点头。

  云空法师再度闭上了双眼,那胖子便起身退了出去。

  暗中的江小白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心想这个云空法师倒不像是什么坏人,至少他说的话和做的事都是正派的。

  接二连三,不断地有人从外堂进入内堂,从内堂回到外堂。云空法师给每个人的时间顶多是五分钟,时间一过,他便什么也不说话了,而进来的人也鲜有敢过了时间还赖着不走的。

  每天见客二十位,一旦人满,云空法师便不会再见客。当然,如果是他非常熟悉的人,是不受每天二十客的限制的。

  或许是说了不少的话,云空法师有些口渴,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慢慢地喝了起来。

  过了不久,外面进来一个小沙弥,向他行了一礼。

  “师父,张施主来了。”

  云空法师道:“让她去我的禅房等我吧。”

  “是。”小沙弥退了出去。

  云空法师把杯子里剩下来的水一饮而尽,而后便离开了内堂。

  江小白跟在后面,不知道这位张施主是何许人也,云空法师居然会让她去禅房见面。

  云空法师的禅房在后院,后院的菜园子外面有个独立的小院,那里便是他的禅房。

  不多时,云空法师便已经到了禅房里面。江小白跟着他一起进了里面,他没想到小沙弥口中的“张施主”居然是张馨媚!

  “她怎么会来这里?这女人和云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否则云空怎么可能会让她直接来他的禅房呢?”

  云空进门之后随手关上了门,他把解下的袈裟挂了起来。

  “馨媚,你怎么来了?”

  云空法师对张馨媚的称呼就可以看出二人的关系绝不简单。

  “爸!”

  张馨媚一开口,就让隐身的江小白懵掉了。

  “什么?两人居然是父女关系!”

  “我好像被人盯上了。”张馨媚道:“昨天蓝国强的女儿蓝紫萱约我在咖啡馆见面,我明显感觉到有人在暗中观察我。”

  江小白心中再次一惊,没想到张馨媚居然能够感觉到他的观察,这个女人果然如他所料,绝不简单。

  “不要慌张。”

  云空法师道:“那个小丫头翻不起什么惊涛骇浪,只要蓝国强还信我,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张馨媚道:“我正是担心这个,我太了解蓝国强那个人了,他的女儿就是他的命根子啊,我担心最后他还是会妥协。”

  云空法师道:“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想娶你吗?就是因为他的女儿啊!他娶你的原因就是想保护他的女儿。”

  “这是怎么回事?”张馨媚对有些情况了解得并不清楚。

  云空法师道:“因为我对他说了一些话。”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