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有位施主求见。”

  一个小沙弥带着一个女人来到了云空法师的禅房门外,小沙弥在门外双掌合十,微微躬身。

  “这么晚了,一定是有要事吧,那就让她进来吧。”

  云空法师的声音从禅房里传了出来。

  “施主,请进吧,把你遇到的烦恼都说出来,我师父会开解你的。”小沙弥推开了门,然后便离开了。

  那女子走进了禅房之中,她约莫三十上下的年纪,生了一张非常秀气的鹅蛋脸,眉目清秀,五官非常精致,是个十足的大美人儿。

  “女施主,请坐吧。”

  云空法师盘膝坐在床上,他的床前有一把椅子。

  女人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文文静静地坐在那里,满脸尽是化不开的愁容。

  “法师,小女子心中有疑惑难以想开。”女子坐了下来,表情泫然欲泣,看样子像是受了什么伤害。

  云空法师道:“可是情伤?”

  女子一怔,随后点了点头。

  “法师真乃高人啊!我还没有说什么,法师已经猜得到了。”

  云空法师微笑不语。

  房梁上的江小白看到这一幕,心想这云空法师的确是有一手,要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多人被他忽悠的团团转。

  “法师,他为什么要那么对我?我为他付出了所有,如今我又收获到了什么?”

  女子开始抽抽提提地哭诉,她遇到了一个负心汉。那负心汉原本一穷二白,二人相遇之后,很快坠入了爱河之中。后来,女子为了支持负心汉,便将所有的积蓄拿了出来,支持负心汉创业。

  那负心汉用女子给他的十几万创业成功了,生意越做越大声,而对这女子的感情却越来越淡。他现在成为了一个有钱的老板,整天身边都有莺莺燕燕围绕着,那些女人更加的年轻,更加的漂亮,也更加的风骚,更懂得讨他欢心。

  就在前不久,负心汉宣布和她分手,除了把当年女子支持他的十几万还了回来之后,没有给女子任何其他的补偿。这女子心痛欲绝,哭了好几天,每一天都想着要自杀,有几次都上了天台,却没有勇气跳下去。

  “法师,你说我该怎么办?到底怎么才能让他回心转意?”女子哭着问道。

  云空法师站起身来,将怀中的手帕递了出去,道:“为这样的男子流泪值得吗?擦擦眼泪,等你心情平复了一些,我们再聊。”

  “谢谢法师。”

  女子用云空法师的手帕擦了擦眼泪,不过这心情可是说收拾就能收拾好的,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平静了一些。

  “法师,我好恨啊!”

  女子咬着牙,身体都在颤抖。

  云空法师道:“你应当仇恨,仇恨也是一种情绪。”

  女子道:“不过我还是爱着他,我希望他能回心转意。我和那些女人不一样,那些女人贪图的都是他的财富,只有我是真心的爱他这个人。他根本不了解我的一片苦心,他根本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他!他只知道那些女人年轻貌美,只知道那些女人……”

  说到这里,女子说不下去了。

  云空法师道:“怎么不说了?”

  女子道:“法师,下面的话有些难以启齿了。”

  “女施主,你应当说出来,否则你的心魔就破不了。”云空法师道。

  女子沉默了好一会儿,道:“他说我在床上的表现就像一块木头,没有那些女人会讨他欢心。他说我冷淡……”

  听了这话,云空法师好像变得非常兴奋,他走到女子的身后,一只手落在了女子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几下。

  “那你真的是那样吗?”

  女子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今天的云空法师问的问题都好奇怪。

  “回答我!”云空法师沉声道。

  女子道:“我……我只是有点放不开吧。我不是社会上那种坏女人,有些事真的是放不开。”

  云空法师道:“那你为什么不尝试去放开呢?你要知道,这天地孕育了万物,万物又都有雄雌之分,为的就是让万物都能体会到jiao媾的欢愉。你应当放开自我,因为这是你们女人的本分!”

  “法师……”

  女子只觉得今天的云空法师乖乖的,说话做事完全不像是在公开场合的时候。

  “法师,不早了,我想我应该回去了。”

  女子感觉到了异常,便想着离开这里。

  她刚想起身,云空法师的手却按在了她的肩膀上,按的非常用力,让她没办法站起来。

  “云空法师,你要做什么?”女子慌张地道。

  云空法师笑道:“别紧张,我没有要做什么。好了,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我。在你和你男朋友交往之前,可曾与别的男人交往过?”

  “没有,他是我第一个男人。”女子果断地回答。

  云空法师道:“那就对了,其实你是个有福报的女子,他只是无福享受罢了。你把你的手掌给我看一下。”

  女子乖乖地把手伸了出去。

  云空法师捉住女子柔若无骨的销售,感受那小手肌肤滑腻的感觉。云空法师假装给女子看手相,却是借机揩油,摸来摸去。

  “云空法师,您看出来什么了吗?”

  女子坐在那里已经有些不安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热,整个人都燥热得很。

  “我说的没错,你的确是个有福报的女子,只是那男人无福享用。你会遇到更加珍惜你的男人,他会对你很好,把你当着手心里的宝捧着。”

  “真的吗?”女子听到这番言论之后眉头稍稍舒解了一些。

  云空法师道:“你若信我,就一定能够遇到懂得你的男人。如果你不信我,就把我说的话当成一阵风吧。”

  “云空法师,可我还是希望他能够回心转意,我真的是很爱他。”女子眼圈又是一红,她还是放不下那负心男。

  云空法师抬起头来看了看那女子,又把手帕给了她,道:“怎么又哭了?赶紧把眼泪擦擦吧,我不喜欢哭哭啼啼的女人。”

  女子擦了擦眼泪,只觉着手帕上有股香气,淡淡幽幽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