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凉亭就是他们今晚吃饭的地方。

  “不好意思啊,张马镇毕竟是个镇子,条件有限,就只能请二位在这种地方吃两口了,比不上省城的大酒店啊。”王大飞笑道。

  韦奇正道:“这地方怎么了?这地方很好啊,很别致嘛。周围的环境真是好,空气太新鲜了。”

  “是啊。”杨晓璇附和道:“省城可找不到这样的好地方。”

  王大飞嘿嘿笑道:“我还担心你们不喜欢呢。那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今晚还有别人吗?”韦奇正问道。

  王大飞道:“还有两位朋友,不过我们不用管他们。”

  韦奇正道:“大飞,咱们是老朋友了,那批货你看什么时候能放出来?”

  “哎呀,老韦啊,你这个人就是有这个臭毛病,什么时候都想着你的工作。你看看你,还不到四十,头发都快掉光了,不是烦心烦的是什么!”

  王大飞立马把话题给岔开了,板起脸道:“我有言在先啊,今晚只谈风月,谁要是聊别的,那自罚三杯先!”

  “好好,都怨我,我不说了还不行吗。”韦奇正只好住口。

  杨晓璇骑士并不知道这次来到张马镇有什么工作任务,不过刚才韦奇正提到了一批货,这似乎应该跟这次来这里的任务有关。但奇怪的很,这种事情根本不应该是他们销售部做的啊。

  大约一刻钟后,王大飞的另外两个朋友来了。一个矮矮瘦瘦,一个高高胖胖。

  王大飞指着矮矮瘦瘦的那位道:“介绍一下,这位是吴丹先生,是杜曼将军的经济顾问。”

  “吴丹先生,您好您好。”

  韦奇正和杨晓璇赶紧和这个缅甸人握了握手。

  王大飞又指着那个高高胖胖的,介绍道:“这位是段玉先生,是张马镇土生土长起来的,不过现在的生意却大多数都在缅甸,段老板在缅甸有好多个采石厂。”

  韦奇正和杨晓璇又马上和段玉握了握手。

  众人又都坐了下来,晚宴正式开始,照顾到今晚桌上宾客不同的口味,一张大圆桌上摆了风格不同的食物。

  吴丹精通汉语,虽然他的汉语说的让人感觉有些奇怪,不过意思却表达的很准确。

  “吴丹先生,我们是不是见过面?”

  韦奇正道:“上次在杜曼将军的军帐里,我们好像是见过的。”

  吴丹仔细端详着韦奇正,突然想起了什么,笑道:“我想起来啦,上次你是和你的老板一块去的。韦先生啊,你最近好像消瘦了不少啊,我差点都没认出你来啊。”

  韦奇正苦笑道:“压力太大,吃不下睡不香,不瘦才怪。”

  吴丹道:“有什么可烦恼的啊!你们老板手眼通天,什么也难不到他的啊!”

  暗中的江小白听着他们的聊天,没想到康家还真和缅甸那边的军阀有勾结。这对他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收获。

  “吴丹先生,老板的能量是大,不过也不能什么事情都指望着他啊。那要我们这些人干什么?”韦奇正道。

  吴丹点了点头,“韦先生你能力出众,我相信没什么可以难到你的。”

  段玉的一双眼睛一直在杨晓璇的身上瞄啊瞄,他在打杨晓璇的主意。

  “杨小姐,我们喝一杯。”

  段玉端起酒杯,一口干了。

  “段老板,妹妹可没有你那么大的酒量,你干了,我只能尽力而为啦。”

  杨晓璇端起杯子来抿了一口,立马秀眉紧蹙,装出不胜酒力的样子。其实她的酒量非常好。

  段玉道:“杨小姐这么漂亮,如果再有一些珠宝映衬就更美啦。我段某就是做这个的,家中藏有不少珠宝,杨小姐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我家里啊,到时候你可以任意挑选三件带走啊。”

  王大飞立马道:“小杨啊,段老板多慷慨啊,还不敬段老板一杯。”

  杨晓波端着酒杯站了起来,“段老板,感谢您的错爱。不过我就不是那富贵命,那些珠宝戴在我身上也就糟践了。”

  她这是婉言拒绝了段玉的邀请。

  段玉并不生气,他就喜欢这种有个性的女人。他的身边不缺女人,缺的就是像杨晓璇这样不对他百依百顺的女人。

  韦奇正一直想聊正事,不过每次都被王大飞给抓住不让说。王大飞一直在劝酒,韦奇正的酒量虽然不错,今晚也喝得够高了,最后趴在桌上不省人事。

  杨晓璇也是两颊生晕,一张俏脸红扑扑的,看着便让人有一亲芳泽的冲动。

  “杨小姐,有缘相识,我们再喝一杯。”段玉一直在劝酒。

  杨晓璇却是捂住了酒杯,摇了摇头,“段老板,不行了,我实在是不行了,不喝了。”

  王大飞道:“小杨,怎么能那么不懂事呢!人家段老板敬你酒,那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赶紧的,端着酒杯喝了!段老板是什么人物!”

  “段老板,你就饶了我吧,我是真的不能喝了。”杨晓璇依旧是推辞不喝。

  她此刻依然很清醒,醉意只是装出来的,她已经感觉到今天这顿饭不是那么好吃的,自己要真是喝酒了,怕是要发生一些她不愿意去想的事情。

  “小杨!”

  王大飞炸了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段老板是何等人物!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告诉你,你们公司的那批货还在我手上扣着,你要想顺利拿回去的话,今晚段老板说什么是什么!你不许说个不字!否则后果你自己去想吧!”

  王大飞终于露出了他真实的面目。

  段玉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杨晓璇,眼放yin光,“杨小姐,想要拿到那批货也没有那么难。这样吧,你去我的房间里,我跟你说说具体该怎么操作。酒今晚也喝得尽兴了,不喝就不喝了。”

  “韦主管,韦主管!”

  杨晓璇推了推身旁已经喝趴下的韦奇正,不管她怎么叫,韦奇正都不醒。

  “小杨,别心存幻想了。我也知道,你不过就是个做销售的,你们干销售的女人能有几个是冰清玉洁的?别在这儿跟我装清纯了,赶紧的吧!别让段老板失去了耐心。”王大飞催促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