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国定怀抱着娇娘睡得很香,在他怀中躺着的以前是她的秘书,虽然已经嫁作了人妇,不过却和康国定保持着许多人都知道的不清不楚的关系。

  这个女人的男人也只能打掉门牙往肚里咽,他根本就不敢出声。康家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他如果敢有任何的反抗,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这一家老小全都不正经,这让江小白对康家的人好感度降低到了冰点。

  “康国定!”

  黑暗之中,江小白的声音传入了康国定的耳中,康国定猛然惊醒,与此同时,从枕头下面摸出了一把手枪。

  床上的女人也被弄醒了,睡眼惺忪地问道:“怎么了?”

  康国定冷汗直流,道:“开灯,开灯。”

  女人摸索到了开关,把灯给打开了。房间里顿时亮了起来。康国定双手握枪,不断地晃动着枪口,却根本找不到人。

  “董事长,您是不是太过紧张了?这哪里有人啊?”女人打了个哈欠,道:“困死了,还是快睡觉吧。”

  康国定哪里还有睡意,道:“你刚才没有听到声音吗?有个人在叫我的名字。”

  女人摆了摆手,“我没听到。这大晚上的,康家还有那么多的警卫,谁能进得来啊。”

  康国定道:“不对,我听到了,我听得清清楚楚!是他来了,我知道是他来了!”

  女人道:“董事长,那要不把保卫叫进来吧。”

  康国定道:“没用的,那些包围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女人道:“我就不信了,他难道还不怕枪吗?”

  话音刚落,女人便瞧见康国定手里的枪消失不见了。

  “董事长,您的枪呢?”

  康国定这才发现他手里的枪没有了,但是他自己还保持着握枪的动作。康国定吓得胆子都快裂了。

  “你的枪在这里啊。”

  江小白终于现身了,他用一根手指勾住那把手枪,手枪在他手里转动。

  “康国定,你好艳福啊,那么大的年纪了,还TM吃嫩草。”

  那女人吓坏了,连忙道:“饶命啊大侠,我是被他强行霸占的,我有丈夫的,可是康国定威胁我说,如果我不从他,他就要杀了我男人,我是被逼无奈,没办法的啊。”

  江小白冷眼看着这女人,这娘们也不是什么好鸟。她刚开始的确是被康国定胁迫的,不过后来,她很快就沦陷在康国定的金钱攻势之下。她甚至有过要和自己的丈夫离婚的念头,只不过康国定不允许她离婚。

  康国定有个癖好,他就是喜欢霸占别人的女人。如果是没主的女人,即便是再漂亮,他也提不起兴趣。

  “少主!咱们不是已经打成了协议了嘛,白纸黑字写着的,你说了要放我一条生路的,为什么现在却要反悔了?”

  康国定擦着冷汗问道。

  江小白道:“你给我下的是千日盅,但是这种盅毒根本就没有解药,你根本就没打算让我活着!康国定,你打的一手好算盘啊!”

  康国定这才知道他的计谋被江小白给识破了。

  “不!少主!你误会了!我根本不知道给你下的是千日盅!是……是陈广盛那个王八蛋,他想借刀杀人,他想让你杀了我!毒是他准备的,也是他下的。我根本毫不知情啊!”

  江小白冷笑道:“康国定,你拿我当三岁小孩吗?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TM还跟我狡辩!有什么冤屈,你下去跟阎王爷说吧。”

  江小白扣动了扳机,一颗子弹击中了康国定的脑袋,鲜血从枪眼儿里流了出来,**了床单。

  那女人吓得尖叫起来,江小白没有杀她,他并不是个嗜杀残忍的人,只是摸去了那女人的这段记忆。

  外面的守卫根本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江小白把这个空间用法术给封了起来,这里面闹的动静再大,也不会有声音让外面的人听见。

  他没有离开康家,而是去了康永安的房间,在那里等着康永安回来。

  天快要亮的时候,喝得醉醺醺地康永安才回到了康家。他左拥右抱,带回来两个衣着暴露的女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女人。

  那两女人把康永安送回家,然后拿了钱就离开了。康永安一身酒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江小白的突然出现让康永安的酒立马清醒了七分。

  “江少!你要干嘛?”

  江小白什么也没说,捏住康永安的喉咙,稍稍一用力,康永安便死在了他的手上。

  杀了这对爷孙之后,江小白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康家。不管怎么说,他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次日一早,蓝国强便在报纸上看到了消息。当时他在楼下,江小白还没有下来。

  蓝国强拿着报纸立马上了楼,敲开了江小白的房门,激动地道:“小伙子,康国定和他孙子昨晚死在了他们的家里!”

  “是吗?”

  江小白坐起身来,拿过报纸来看了一下。

  “真死了啊!大快人心啊!”

  蓝国强道:“可不是嘛!那对爷孙最不是什么好东西了。我们商界都知道他们爷孙品行不端,可没办法啊,人康家财雄势大,我们比不过啊。”

  江小白道:“老蓝,我问你个问题,你们商界对陈广盛评价如何?”

  蓝国强道:“陈老德高望重,倒是非常手尊敬的。谁有困难了,只要是找到了陈老,陈老能帮忙的肯定会帮的,绝对不会推辞。”

  江小白回来之后一直在想康国定临死之前说的话,毒是陈广盛下的,这不假。如果陈广盛真的背着康国定给他下了千日盅,那他的目的是什么呢?他又有什么好处呢?

  江小白暂时还找不到答案。

  “小伙子,我认识个巫术大师,今天白天,你要不跟我去见他一面。或许他能有办法替你除掉体内的千日盅。”

  江小白道:“行,反正也没什么事情。”

  蓝国强道:“早饭我准备好了,你赶紧下楼吃早饭。那位大师不住在城里,我们得赶远路去见她。”

  江小白道:“你先下去吧,我洗个澡就下去。”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