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不说话,静静地等待萨满开口。萨满背着手佝偻着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小子,我问你,人活一世,什么东西是你最难舍弃的?”

  江小白皱眉沉吟,许久之后菜说了一个字。

  “情。”

  萨满点了点头,“你小子还是有些慧根的,既然你知道是情最难舍弃,那么就应该能猜到千日盅的发作与情有关。简而言之,动情则毒发。若是无情无义,千日盅在他体内便会永久潜伏,不会发作。”

  江小白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我变成一个无情无义之人,那么千日盅自然拿我没有办法。”

  萨满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小子,就看你如何取舍了。我瞧得出来,外面那三个丫头对你都可谓是情深意重,你能舍弃如花美眷的爱慕吗?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我看你难呐!”

  江小白笑道:“一个人若是无情无义,还不如死了算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萨满巫师,感谢你给我指的明路,不过我没办法做一个无情无义的人,我也不想去做无情无义的人。”

  萨满叹了口气,“罢了,随你去吧。”

  江小白下了床,道:“我可以出去看看我的朋友吗?”

  “当然可以。”萨满道。

  江小白从屋里走了出来,来到了外面。

  蓝国强和三女正在院子里焦急地来回踱步,瞧见他走了出来,立即全都快不迎了上来。

  “江小白,你怎么样了?”

  江小白笑道:“我好多了,你们不是看到了嘛。”

  蓝国强道:“老弟,你又救了我一命,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激你。”

  江小白笑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他看看三女,虽然一个个脸上都挂着惊恐之色,不过并没有人受伤,他就放心了。

  “天亮之后我们就下山。”江小白道。

  “这么早就要下山,你体内的千日盅……”

  蓝国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江小白给打断了。

  “我体内的千日盅没什么大碍了,不用担心。”

  蓝国强道:“那既然这样,大家就都各自回房休息吧。上山容易下山难,得好好养精蓄锐。”

  三女都还有话想对江小白说,不过却全都被蓝国强给劝回了房里休息去了。

  蓝国强找到萨满巫师,他并不相信江小白所说的话。同样作为男人,蓝国强看得出来江小白和他一样是个非常有责任心能扛的男人,纵然是有泪也不轻弹。

  “萨满大人,我能和你聊聊吗?”

  蓝国强走到萨满的身后,双掌合十,微微一拜。

  萨满正背对着他往油灯里添油,头也不回地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老朋友,我倒是有办法让他体内的千日盅永久地潜伏不发作,可是他不愿意啊,我也没有办法。”

  “事关他的生死,他为什么不愿意?”蓝国强沉声问道。

  萨满道:“因为想要千日盅永久地沉睡,就得斩断七情六欲,做一个无情无义之人,永远不能动情。你的那位朋友告诉我与其无情无义地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蓝国强叹了口气,他也没办法说出个对错,不过心中对江小白却是愈发地敬佩起来。

  “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蓝国强还不死心,“他还那么年轻啊!”

  萨满道:“暂时是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但我相信这世上的任何一种毒药都是有解药的,千日盅的解药一定存在,只是不为世人所知罢了。”

  蓝国强道:“萨满大人,您是这方面的行家,还请您一定帮帮忙,如果能找出解药,我蓝国强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萨满道:“你也去休息吧。其他的不必多说。”

  ……

  次日一早,五人便告别了萨满巫师,朝着山下走去。在众人醒来之前,江小白已经出去了一趟,他把小金龙给收回了乾坤袋里。

  下山的一路上死气沉沉,大家都在埋头走路,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这一次来到这里,原本以为可以为江小白找到去除体内千日盅的办法,谁知道只是白跑一趟。

  到了山脚下,来到了停车的地方。蓝国强的宾利上面已经落了很多的鸟屎。

  傍晚十分,他们便回到了省城。

  蓝国强有阵子没有在公司露面了,回来之后,他便去了公司。

  江小白找到陈美嘉,把她叫到别墅的天台上。

  “美嘉,你应该回去了。”

  “回哪里?”陈美嘉问道。

  江小白道:“当然是你的家。”

  陈美嘉道:“我已经没有家了。那个家里的人让我感到恶心。”

  江小白叹了口气,“相信我,无论他们对外人做了什么,但他们对你肯定是一片真心的,他们会毫不吝啬地对你付出所有的关爱。”

  陈美嘉冷冷地道:“我根本就不需要!我现在觉得陈广盛是这个世界上最让我恶心的人!”

  江小白道:“他毕竟是你的亲人,血浓于水。”

  陈美嘉扭头看着江小白,道:“你别说了,我心意已决,就这样吧!我下去了。”

  江小白站在天台上抽了根烟,不久之后便也下楼去了。

  次日一早,杨晓璇起来做好了早餐,然后把他们全都叫下了楼,大家围绕着餐桌坐了下来。

  “小白,你听说了一些事了吗?”

  江小白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问道:“什么事?”

  杨晓璇道:“就是关于康氏集团的事。”

  江小白道:“你说的是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暴毙的事?”

  “不是。”杨晓璇道:“那都是旧新闻了。我说的是……”

  杨晓璇欲言又止,最近她从以前的同事那里听来了许多消息,不过因为有陈美眷爱在场,她不太好说。

  “别吞吞吐吐的,赶紧说。”江小白道。

  杨晓璇看了一眼陈美嘉,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跟我有关?”陈美嘉问道。

  杨晓璇道:“也不能说跟你有关,毕竟你现在已经和陈家没关系了。”

  蓝国强一听这话就明白了,道:“我知道小杨要说的是什么了。我也从一些生意场上的朋友那里听来了一些风言风语,不过我不太相信。”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