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没有安慰她,有的时候,任何的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不如让她好好哭一场。

  江小白把车子开到了郊外,那个地方地广人稀,陈美嘉可以没有心理负担地放声大哭。

  江小白把车子的窗户和天窗都打开了,任外面的自然风吹入车内,释放陈美嘉悲伤的情绪。

  哭了好一会儿之后,陈美嘉终于停止了哭泣。

  江小白早已经下了车,此刻正蹲在路边抽烟。陈美嘉擦了擦眼泪,红着眼睛从车里下来了。

  “怎么到这里来了?”

  江小白道:“这里安静啊,又没有别人,你可以好好地哭一场。美嘉啊,你以后就是陈氏集团的掌舵人了,管理一个大集团,你可千万不要让人看到你软弱的一面啊。”

  “你放心,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看到我流泪。”陈美嘉道。

  江小白站了起来,丢掉了烟头,道:“你的情绪看上去好了一些了。”

  陈美嘉点了点头。

  “是的,已经好了不少。哭一场其实释放掉了很多压力。”

  江小白道:“以后如果你想哭的话,可以找我,在我面前,你无需掩饰什么,做最真实的自己就好。”

  陈美嘉怔怔地看着江小白,许久之后叹了口气。

  “可惜你并不会在云滇久留,我知道你就快走了,这里的事情已经快要结束了。”

  江小白道:“放心,你以后想我了,只要一个电话告诉我,我会立即出现在你的面前。”

  “谁会想你?”

  陈美嘉扭过头去,冷哼一声,“某些人可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江小白哈哈笑道:“好吧,是我多想了。”

  陈美嘉道:“回去吧!这荒郊野外的,我一个女孩子家,可不敢跟你独处。”

  “怎么,你害怕我吃了你不成?”江小白笑了笑,随机抬起两只手,朝着陈美嘉扑了过去。

  “哎呀,你走开啊!”

  陈美嘉抬手朝着江小白的手臂打去,二人在这荒郊野外追逐嬉闹起来。

  “你别跑,看大老虎怎么吃了你!”

  “你来啊!看你怎么追上我,来啊,快来啊!”

  陈美嘉边跑边回头,冲着江小白大笑。

  “喂,慢点!别跑了,你前面……前面是个水塘!”

  江小白大声地提醒陈美嘉,陈美嘉以为他是在吓唬自己,哪里管那些,继续飞奔而去。

  “你休想骗我!江小白,你就是个大骗子!啊……”

  陈美嘉的身体突然间失去了平衡,她的一只脚踩空了,整个人朝着水塘摔了下去。江小白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却也没能捞住陈美嘉。陈美嘉掉进了池塘里,呛了几口水,她是个旱鸭子,不会游泳,落水之后只会在水里瞎扑腾。

  江小白二话不说,赶紧跳下水去,一把把水里的陈美嘉给抱了起来,却发现谁根本没有多深。

  他站在水里,水菜漫到他的肚脐处。

  “这水不深啊,你在里面扑腾什么啊,我还以为有多深呢。”

  陈美嘉“咯咯”笑道:“我都落水了,能让你在岸上看着?当然要把你也给拉下水啦。”

  江小白这才知道他中计了,摇头叹了口气,“唉,你真是个妖精啊,连我都被你给骗了。”

  陈美嘉笑道:“怎么,不服气吗?”

  “当然不服气了。”

  江小白一松手,陈美嘉又掉到了水里去了。落水之后的陈美嘉马上就找到了平衡点,站稳了身子,撩起池塘里的水朝着江小白泼了过来。

  江小白也不客气,和陈美嘉在池塘里打起了水仗,也用水往陈美嘉的身上泼。

  过了没多久,陈美嘉就没劲了,举双手投降。

  “不玩了不玩了,你这个人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一点都不让着人家。”

  江小白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怜香惜玉?你又不是我的香玉,还准备让我怜惜吗?”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陈美嘉叉着腰气呼呼地道。

  江小白道:“好了好了,开个玩笑,赶紧上岸吧,水里待太久了对关节可不好。”

  二人上了岸,浑身都是湿漉漉的。

  “遭了,没办法回枫景山庄了。”

  江小白问道:“为什么?”

  陈美嘉道:“都成这样了,还怎么回去啊?我看还是别回去了。紫萱看到了一定会误会的,她会以为我跟你有什么呢。”

  江小白道:“我俩没什么啊!就算是咱俩有什么,也轮不到她误会什么啊。我和她之间清清白白,我把她当妹妹看待的。”

  “女人的心思你不懂,也别瞎猜了。”陈美嘉道:“紫萱对你是什么心意,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在这儿等着衣服自己干吧。”江小白道。

  陈美嘉道:“当然不会在这里傻等着了。你用手机看看这附近有没有什么酒店,我们找个酒店开个房间,让酒店把我们的衣服洗了,干了之后再回去。”

  江小白把放在车里的手机拿了出来,打开地图app,很快便把离这里最近的酒店给找了出来。

  “离这里五公里有个度假村酒店,四星级的,看样子还不错。”

  陈美嘉道:“那就走吧。赶紧去,这身湿答答的衣服穿在身上实在是太难受了。”

  二人上了车,很快就到了那家酒店。陈美嘉没有下车,江小白一个人去办理了入住手续。等到江小白办好了手续,拿到了房卡,才用微信告诉陈美嘉房号。

  陈美嘉得知房号之后,这才从车里出来,一个上楼去了。

  江小白进了房间没多久陈美嘉就到了,进来一看,发现江小白开的是个标间,立马就有点不高兴了。

  “你怎么开标间啊?”

  江小白耸了耸肩,“套房都被订了,没有了啊。你就将就一些吧。”

  身上实在是太难受了,陈美嘉也没多说什么,“你在外面,先让我洗个澡。”

  江小白道:“我原本也没打算跟你抢。”

  陈美嘉进了卫生间,很快卫生间里便传出了一阵阵淅沥沥的水声。大约一刻钟后,裹着浴袍的陈美嘉从卫生间里出来了,看到了已经脱得只剩下裤衩的江小白。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