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陈美嘉声嘶力竭地惊叫了起来,吓得江小白一跳。

  “你干嘛啊?”

  陈美嘉指着江小白,道:“你、你……你成何体统?你就是耍流氓,还不赶快把你的衣服给穿起来!”

  江小白笑道:“我的衣服都湿了,穿在身上多难受啊,你多体谅体谅吧。不对啊,你要是不愿意看,你可以背过身去啊,你直勾勾地看着我是什么意思?美嘉,你是不是看上我这块小鲜肉啦?你的眼神感觉像是要杀了我似的。”

  陈美嘉这才立即转过身期,跺着脚道:“谁要看你啊!你这人真是太不要脸了!”

  “好!我不要脸行了吧!你洗好了,该我洗了。”

  江小白吹着口哨从陈美嘉身旁一擦而过,进了卫生间里。陈美嘉的脸红得跟红柿子似的,摸一摸都感觉到发烫。她的一颗心突突地跳得厉害,感觉就快要从胸腔里挑出来似的。

  就在她芳心狂跳之际,突然间卫生间的门打开了,江小白的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

  “对了,你可以打电话让酒店的工作人员来把咱们的脏衣服给拿下去洗了。”

  “知道了!”

  陈美嘉气呼呼地道,她把自己和江小白的那堆湿透了的衣服整理了一下,然后才给酒店前台打电话,很快就有酒店的工作人员来到了这里,拿走了他们的脏衣服。

  江小白出来的时候,陈美嘉已经躺在床上了。江小白手里攥着一团东西,他从衣橱里拿了个衣服撑出来,把手里的东西挂在了衣服撑上。陈美嘉这才看清楚原来他手里攥着的那一团竟是江小白自己的短裤!

  “臭流氓,你干什么?”

  江小白没有搭理她,把自己的短裤挂在了空调出风口那里,让冷风吹着他的短裤。

  “看到了吧,我在吹短裤。你的短裤呢,不会还穿着吧?”

  “你问这个干嘛?跟你有关系吗?”陈美嘉嘟囔了两句。

  江小白笑道:“你要是不嫌难受你就穿着,不过我可告诉你,池塘里的水不干净,都是细菌还有寄生虫,很可能你的短裤上面就有。女人不比男人,你们更容易感染。我建议你还是洗一洗等干了再穿。”

  “我不要你管!”陈美嘉道:“我现在都怀疑你带我到这里来的目的。”

  江小白苦笑道:“大小姐,拜托啊!是你让我找酒店的,不是我提出来的!要有什么企图,也是你对我有什么企图啊!”

  陈美嘉道:“你这个人就是一张嘴不饶人!是我让你找酒店的又怎样!我现在后悔了!”

  江小白走到床边,在床上坐了下来,道:“你往那边去去,让我躺一躺。”

  陈美嘉坐在那里动也不动,“混蛋!你不会还想和我躺在一张床上吧!”

  江小白道:“不然能怎么样?这里就一张床!”

  陈美嘉道:“那边有沙发,你去沙发上!”

  江小白道:“那沙发那么短,顶多一米二长,你让我怎么躺?”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上这张床,否则我就喊你非礼!”陈美嘉板着面孔。

  江小白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去沙发上窝着。

  陈美嘉在床上躺着,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还真觉得下面有些痒。

  “不会是真有什么寄生虫吧?”

  躺在床上的陈美嘉想了一项,然后果断地坐了一个决定,下了床,直奔卫生间,把短裤脱了下来,好好地清洗了一下。

  不久之后,她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右手攥得特别紧,里面也是一团东西。

  “江小白,把你的这个东西拿开,我要用。”

  陈美嘉难为情地道,声音很低,脸涨得通红。

  江小白道:“干嘛?你也要吹?”

  陈美嘉点了点头。

  江小白道:“地方那么大,你挂上去好了,又不影响的。”

  “你转过头去,不许回头,不许偷看!”陈美嘉冷着脸道。

  江小白笑道:“不过就是一块布纱,你以为我会对着一块布纱浮想联翩吗?呵呵,你也太小瞧我了。”

  语罢,江小白就把头扭头了另外一边。

  陈美嘉把短裤给挂了上去,然后又回到了床上,盖上被子,蜷缩在床上。

  二人就这么躺着,谁也睡不着,像是都怀着心事似的。

  “江小白,你说我是不是太倔强了?”

  “怎么了?”江小白回应道。

  陈美嘉道:“我的爷爷临死之前最想见我,却没能见到我。现在他死了,他做过的种种一切都成为了过去,我对他提不起恨。我现在心里有些后悔,后悔我没有回去见他最后一面。”

  江小白道:“人活着应该向前看,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在耿耿于怀了。”

  陈美嘉道:“可是我没办法释怀,我这辈子都不会释怀。人的一生会犯很多错误,有的错误很小,有的错误很大,有的错误微不足道,有的错误却永远没办法弥补。我犯的错误就是永远没办法弥补的那种。”

  江小白道:“不止是你,我也犯过这样的错误。有一幕画面会经常在我脑海之中放映,我是多么地希望时光能够倒流,能够让我拯救我心爱的人。”

  陈美嘉道:“爷爷死的时候一定很恨我,我真的是太不应该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的爷爷啊,都是那个最疼爱我的人。”

  江小白道:“你爷爷对陈氏家族的爱是无私的,对你们这些子孙的爱也是无私的,不管你们如何对待他们,他都不会怪你们的。你不要难过了,明天早上我陪你去给你爷爷坟前上香,到时候心里有什么想说的,就在那里全都说出来,说出来心里就会轻松很多。”

  房间里突然间暗了下来,陈美嘉把灯给关掉了,她把头埋在被窝里面,捂着头嘤嘤哭泣。

  江小白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离开了沙发,踏上了“禁地”,在陈美嘉的身旁躺了下来,轻轻地拍着她。

  “美嘉,别难过了,好好把陈家的产业打理好,也算是继承了你爷爷的遗志。”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