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再继续了。”

  陈美嘉离开了江小白的臂弯,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江小白道:“真搞不懂你们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啊!”

  陈美嘉道:“我也搞不懂你们男人,你为什么要招惹我啊?如果你不招惹我,我就不会有这么些烦恼。”

  江小白道:“我怎么招惹你了?咱们那是水到渠成,情投意合。”

  陈美嘉道:“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决定要和你断掉了。”

  江小白笑道:“陈美嘉,你这是典型的提起裤子就不认人啊!好啊,你爽过了就装高尚是吧!”

  这话激怒了陈美嘉,陈美嘉猛然坐起身来,愤怒地看着江小白。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就再说一遍怎么了!你这是典型的提起裤子就不认人……”

  “啪!”

  陈美嘉一个巴掌打了过去,江小白没有躲闪,任她这个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陈美嘉打完这个巴掌就后悔了,她想跟江小白道个歉,但是却没有说出口,她也是有脾气的人。

  江小白眼神凶狠地看着她,仿佛要杀人似的。陈美嘉心里很是害怕,却挺起胸膛道:“你干什么这样看着我?你想怎样!”

  江小白不说话,直接把陈美嘉扑倒在床上,兽性大发,直接分开陈美家的双tui,长驱直入,开始了他的又一轮杀伐。

  如果说之前那一次是琴瑟和谐的鱼水zhi欢,那么这一次就是屈辱的强bao。

  陈美嘉根本无法接受,她拼命地反抗,拼命地挣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用尽了所有的手段,就是想把江小白从她的身上给推下去,但奈何她太柔弱,而江小白太强壮了,无论她怎么做,也无法中断江小白的野兽行径。

  陈美嘉在屈辱与被征服的快感中沉沦,渐渐地,她已经分不清什么才是她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一边流着泪,一边歇斯底里地口申吟。

  也不知过了多久,江小白才结束了他的兽行,而陈美嘉则像是被一滩死肉般躺在床上,动也不动,她已经被江小白抽干了所有的精力。此刻陈美嘉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无法思考,整个人就像是漂浮在云端,只有呼吸还是正常的。

  江小白把掉在地上的被子拿了上来,盖在了陈美嘉的身上。也不知过了多久,陈美嘉才恢复了思考的能力,但她的脑袋依然是晕乎晕乎的。

  “江小白,你是畜生。”

  江小白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烟雾缭绕之中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随你怎么说吧。我只知道这是我对你表达爱的一种方式。”

  “你根本不是人!我一定会杀了你的!”陈美嘉的双目之中流露出了骇人的目光。

  江小白道:“你想杀我,随时都可以动手,我绝对不会还手。”

  陈美嘉突然坐了起来,抓起她丢在地上的包包,从包里找出一把防身用的匕首,果真朝着江小白刺了过去。

  江小白也如他所说的那般,坐在那里一动未动,任那匕首刺破他的皮肉,鲜血立即流了出来。

  看到了殷红的鲜血,陈美嘉一下子冷静了许多。她抬起头来看着江小白,却见这小子的嘴角还挂着笑容。

  “你想杀我就杀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陈美嘉手足无措,江小白的伤口还在流血,他的身上已经有了很多的血,床单都已经被染红了。

  “不……我不能杀人!江小白,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你是不是快要死了?”

  陈美嘉抱着脑袋,惊慌失措,六神无主,脸上写满了恐慌之色。

  江小白把那插在他胸膛上的匕首拔了下来,鲜血流的更厉害了。

  “美嘉,你还要离开我吗?”

  陈美嘉摇着头,“江小白,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杀你,我是爱你的,我是爱你的!你不能死,我……我现在就叫救护车!”

  在这个时候,陈美嘉终于真情流露,袒露心扉,把她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

  江小白道:“别害怕,我死不了。”

  “你……你还在流血。”陈美嘉道:“我刺得那么用力,匕首扎得那么深!”

  江小白道:“我不是一般人,放心吧,我死不了,很快血就会止住的。”

  江小白极力地安抚着陈美嘉,不过陈美嘉的情绪仍然是那么激动。伤口的血很快就止住了,江小白撕开床单,简单地把伤口给包扎了一下。

  如今他的体内潜伏着千日盅,所以能不用修为的时候,他就不会用,以免加快千日盅发作的速度。

  “疼吗?”

  陈美嘉看着江小白胸膛上被染红的布问道。

  江小白轻轻一笑,“不疼了。”

  陈美嘉道:“你怨我吗?”

  江小白摇了摇头。

  “为什么你不躲开啊?”陈美嘉问道。

  江小白道:“躲什么!我知道你不会狠心杀了我的!”

  “我真的会杀了你的!”陈美嘉道:“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最终就是下不了手。”

  江小白道:“原因很简单,你对我的爱超过了恨,就是这样。”

  陈美嘉道:“好了,你躺下来休息吧。我们今天不回去了。”

  江小白道:“那好,今天就在这里住下。”

  陈美嘉道:“我打电话给餐饮部,让他们送点饭菜过来,给给你要个猪肝汤,给你补补血。”

  这一夜,二人躺在床上,却谁也没有睡觉,一直都在聊天。陈美嘉说了很多话,江小白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作为一个倾听者听着她说。

  通过这一夜,江小白对陈美嘉的了解加深了许多。他发现陈广盛很可能早就看出来了,陈家的兴盛靠不了他的那些儿孙,真正能振兴陈家的是他唯一的孙女,所以在陈美嘉很小的时候,陈广盛就把她带在身边亲自调教,教了她许多东西。

  直到黎明时分,二人才睡了过去。等到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回去吧。”江小白道。

  陈美嘉道:“你的伤口怎么样了?可以回去吗?”

  江小白道:“没有问题,我们得赶紧回去,他们应该很担心我们。”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