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应该好些了吧?想开点,也没什么。那家伙没有占到你多大的便宜,却因此而丢了半条命。”

  江小白站起身来,做了个向前踢腿的动作,“我就这么猛地一下踢在了他的小腿上,骨头断了的声音我都听到了,他付出的代价太惨重了。”

  蓝紫萱依然是郁郁寡欢的模样,她的眼睛看上去有些红肿,想必刚才洗澡的时候也在哭。

  “我觉得我好脏。”

  江小白道:“为什么会这样看待自己呢?小蓝,你别伤心了,真的没有什么的。你放心,这件事知道的人只有我和你,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而且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就对你有了别的看法。你没做错什么。”

  蓝紫萱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江小白,“江小白,你个混蛋!你是榆木脑袋吗?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和你做这个游戏吗?”

  江小白愣在了那里,无言以对。

  “我一直在等待一个人,我不断地拒绝其他男人,就是为了等待一个男人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就是你!只要你来到我的面前,勾勾手指,我就会毫不犹豫地跟你走!可是你怎么做的?你无动于衷,你宁愿坐在那里看着一个又一个的男人上来和我搭讪,也没有勇气过来找我!”

  蓝紫萱突然间泪如雨下,掩面而泣。

  江小白拍拍她的肩膀,想要安慰她几句,却被蓝紫萱给一把推开了。

  “你别碰我!江小白,你个懦夫!你给我滚开!”

  蓝紫萱声嘶力竭地吼道。

  在这一刻,江小白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居然没有能够想到蓝紫萱的良苦用心,难怪蓝紫萱拒绝了一个有一个的男人,她本可以漂漂亮亮轻轻松松地赢了这场游戏,但她没有那么做,原来她也并不是为了赢。

  蓝紫萱哭得越来越伤心,江小白知道作为一个男人,在这样的一个时刻,他想要拿出自己的勇气。

  “小蓝!”

  江小白做了决定,突然间上前去把蓝紫萱紧紧抱住,无论蓝紫萱怎么挣扎怎么推搡,他都没有松手,而是把蓝紫萱越抱越紧。

  蓝紫萱渐渐地停止了挣扎,埋头在江小白的怀抱之中嘤嘤啜泣。江小白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后背,在蓝紫萱的耳边轻轻地说着安慰的话。

  过了一会儿,江小白松开了蓝紫萱,退后一步,道:“你看你,都把自己的眼睛哭成了什么样了。”

  蓝紫萱立即把眼睛给捂住了,道:“哎呀,一定丑死了,很难看的,你不要看。”

  江小白上前一步,拿开蓝紫萱捂着眼睛的手,神情地凝望着她,道:“不难看,一点也不难看,你仍然美如仙子。”

  “油嘴滑舌!也不知道你跟谁学的!”蓝紫萱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甜蜜至极。

  江小白没有说话,而是俯下身去,在蓝紫萱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蓝紫萱娇躯骤然一颤,她期待了这个吻不知道期待了多久。

  “混蛋!你终于肯亲我了!”

  这一刻喜悦幸福的泪水潸然落下。

  蓝紫萱紧紧地抱住了江小白。

  “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你洗过澡了,我还没洗呢,先让我去把这身臭汗给洗掉吧。”江小白笑道。

  蓝紫萱道:“那你快点,我在床上等你,我有许多话想要跟你说。”

  江小白点了点头。

  大约十来分钟,江小白便洗漱完毕,从卫生间里出来了。蓝紫萱已经上了床,身上盖着被子。

  江小白在她身旁躺了下来,蓝紫萱立即躺入了他的臂弯,一只手放在江小白肌肉贲起的胸膛上,轻轻地在上面画着圈。

  “江小白,我应该恨你才对!你真的害得我好苦啊!”

  江小白笑道:“傻丫头,我可没有得罪你啊。”

  蓝紫萱道:“你为什么一直对我冷冷淡淡?为什么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一开始我是把你当成一个小妹妹的,毕竟你还小嘛。”江小白道。

  蓝紫萱道:“我哪里小了!我都十九了,马上就二十岁了。”

  江小白道:“是啊,你不小了,是我有眼无珠啊,小姑娘哪有你那么大的xiong!”

  “流氓!”

  蓝紫萱狠狠地地在江小白的胸膛上掐了一下,疼得江小白龇牙咧嘴。

  不知为何,江小白吃痛之下,突然猛地一个翻身,把蓝紫萱压在了她的身下,气喘如牛地瞪着她。

  蓝紫萱也是气喘吁吁,她没有推开江小白,而是闭上了眼睛,有些紧张有些期待地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此时此刻,楼下的一个小房间里面,戴着眼睛的客栈老板正对着电脑屏幕,眼睛睁圆,眨也不眨地盯着显示器,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

  屏幕上面呈现的正是江小白和蓝紫萱的房间,而房间里现在正发生的事情已经让这个猥琐的客栈老板血脉喷张,几乎要流鼻血了。

  “等了几天,终于还是让老子等到了,可惜了这么好的女孩,为什么不是老子压着她啊?”

  ……

  次日一早,二人睡到很晚才起来。

  蓝紫萱先醒,醒来后的她捏了捏江小白的鼻子,仿佛仍然处于梦中一般,她就这么成了心爱的男人的女人。

  江小白睁开眼来,笑道:“怎么你先醒了?”

  蓝紫萱道:“我觉得我是在做梦,所以我要醒来看看到底这一切是不是真实的。”

  江小白道:“那你捏我的鼻子干嘛?”

  蓝紫萱道:“我还没掐你呢。好了,起来吧,今天还有几个地方想去的。”

  江小白道:“好。”

  蓝紫萱进了卫生间去洗了澡,传来之后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

  “怎么了?”江小白问道。

  蓝紫萱似乎有点难以启齿,犹犹豫豫,不知道要不要说出来。

  “小蓝,到底怎么了啊?”江小白追问道。

  蓝紫萱下了决心,道:“我的内衣又少了一套。真是奇怪,我们住到这里的第一晚,我就发现少了一套,那时候我还以为是我记错了,今天又少了一套,而且少的是我穿过的一套脏的。这我肯定不会记错啊。”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