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军师,你之前说平西王很可能已经在点兵点将了,那本王即便是此刻出兵,也比不上他啊。他的封地紧挨着魏城,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本王的速度是比不上他的。”

  镇南王已经动心了,只是担忧现在的魏城已经被平西王给占领了。

  乌洵道:“平西王只是时刻准备着,据乌某推算,他应该还没有攻占魏城。王爷您也清楚,一旦他并发魏城,就等于是昭告天下,他要造反。平西王此刻应该还没有做好造反的准备。”

  镇南王道:“所以你让本王用他的家眷来稳住他,让他真以为本王要和他修好,然后派出精兵良将,火速拿下魏城。”

  乌洵点了点头,道:“王爷,当断则断,不要犹豫了!此刻的时间比任何时候都要宝贵!拿下魏城,在以后与平西王的斗争之中,您就永远占了先机。”

  镇南王深吸了一口气,他本来也想拿下魏城,这块送到嘴边的肥肉要是不吞下去的话,他会寝食难安。

  “传申颢!”

  镇南王下了命令,很快便有一名身材瘦小的男子来到了大殿。

  “王爷,小人申颢来了。”

  镇南王道:“申颢,本王有件大事要交给你去办,你可有把握办好啊?”

  申颢道:“不知道王爷说的大事是什么?”

  镇南王道:“这件事对本王十分重要,本王只有交给最信任的人才能心安。你也知道,陛下把平西王的家眷送给了本王,要本王妥善处置。本王思来想去,平西王与本王毕竟是兄弟,本王何忍心加害兄弟的妻儿呢。所以本王和乌军师商议了一下,决定把平西王的家眷护送回去。由你领精兵一千,护送平西王的家眷回他的封地。这个任务交给你,你可有把握完成?”

  申颢只是镇南王帐下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镇南王选中他,并不是他有能力,也不是看重了他的忠心,而是打算让他去送死。申颢这边把平西王的家眷送到平西王的手上,那边镇南王的军队就可能进驻了魏城。平西王一怒之下,申颢的脑袋十有八九就要搬家了。

  申颢这个蠢货哪里能猜到镇南王的心思,还以为镇南王真的是看上了他。他在镇南王麾下已经有些年头了,一直没有得到机会,心想这次好不容易有了个机会,一定要把握好,便满口答应了下来。

  “王爷请放心,小人一定不辱使命。”

  镇南王道:“你别急着走,还有一封盟书要你带过去。本王把平西王的家眷完璧归赵送回去,是希望能和平西王永久修好,你带着盟书,要把本王的意思传达到位。”

  乌洵道:“申大人,你这次任务不轻啊,既是护送平西王家眷的统兵将领,又是代表着王爷和平西王修好的使臣。要把这两件事做好,实属不易。你凡事可都要小心谨慎一些。”

  申颢连忙点头称是,表明自己一定会小心谨慎,不辱使命,出色地完成任务。

  “好了,事不宜迟,赶紧带上兵马护送平西王的家眷离开。”镇南王挥了挥手,让申颢离开。

  “等你回来,本王亲自为你接风洗尘。”

  申颢千恩万谢,叩谢离开。

  他走后不久,镇南王便召集了麾下几名出色的武将,布置了拿下魏城的策略。他们做了几个方案,首先最轻松的方案就是没有遇到平西王的军队的抵抗,那么他们进驻魏城会变得很简单,兵不血刃。

  第二种方案是平西王的军队已经进驻了魏城,那么他们将以奉诏的名义来攻打魏城。

  乌洵提出了建议,先派出两百名武艺高超的兵士扮作普通的百姓,日夜兼程,先混入魏城。如果魏城真的已经被平西王的军队给占领了,那么那混入城内的两百人便算是内应,伺机打开城门,放镇南王的大军进入城内。

  镇南王十分重视此次的行动,挑选的都是麾下的精兵良将,共派出了五万精兵,由先头的五个先锋大将率领,日夜兼程,前往魏城。另外,他还采纳了乌洵的建议,准备亲率十万大军前往魏城。

  ……

  皇宫,御书房内灯火通明,已经快要到黎明时分了,鬼皇还没有睡觉。

  他刚刚收到消息,便把江小白给叫过来了。

  “镇南王居然把平西王的家眷全都给送回去了!他到底在想什么?”

  鬼皇把一张字条丢给了江小白。

  江小白看了一眼,脑筋一转,笑道:“看来镇南王已经决定和平西王干上一架了。”

  鬼皇道:“你的意思是说他把平西王的家眷送回去,只是个幌子,很可能是为了麻痹平西王。”

  江小白道:“我就是这么想的。等等吧,或许马上就会有新的消息传来。”

  天亮之前,果然又有消息传来。一名黑衣蒙面人进入了御书房,放下一封信就走了。

  鬼皇拆开信封看了一眼,马上把信交给了江小白。

  “真被你给猜到了。”

  江小白扫了一眼信上的内容。

  “看来镇南王对魏城是志在必得啊!”

  鬼皇道:“现在朕需要你带上黑骨火速前往魏城,帮助镇南王拿下魏城。镇南王想用平西王的家眷来让平西王放松警惕,这是他太想当然了。魏城那边一直都没有消息传来,朕估计魏城那边已经有大事发生,平西王的军队应该已经占据了魏城。镇南王率军远道而来,怎比得上以逸待劳的平西王。况且平西王的封地就挨着魏城,他要调兵遣将都要比镇南王方便迅捷得多。这一战虽然镇南王志在必得,但朕并不乐观。”

  “的确是平西王的胜算更大一些。”江小白道:“可我去了魏城又能做什么呢?”

  鬼皇道:“别忘了平西王手上可有一张王牌!你去了魏城之后,主要就是帮助镇南王对付平西王手上的那张王牌。”

  江小白知道鬼皇指的王牌是谁,大祭师迦洛的实力相当恐怖,他一人可抵千军万马。

  “好,那我现在就去叫黑骨。”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