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二位相助!”

  镇南王对江小白和黑骨拱手抱拳,感激地道:“若是没有二位,怕是今日本王便要命丧于此!”

  黑骨道:“王爷客气了!我二人只是奉陛下之命行事。平西王公然反叛,人人得而诛之!王爷,城中的兵马需要你坐镇指挥,您还是抓紧时间去吧。”

  “请二位一同与我前去。”

  镇南王诚心相邀,江小白和黑骨便没有拒绝。

  城中的战斗依旧在继续,只不过已经变成了一方对另外一方的屠杀。

  黑骨看了一路的尸体,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尸体,血流漂橹。

  “王爷,黑骨有个请求。”

  镇南王道:“黑骨祭师请讲。”

  黑骨道:“城中的百姓是无辜的,还请王爷不要杀害城中百姓。”

  镇南王哈哈笑道:“黑骨祭师,本王怎么会杀害城中百姓呢?魏城是陛下赐予本王的封地,城中的百姓便是本王的百姓,本王为何要杀害自己的百姓?”

  黑骨道:“魏城毕竟被平西王控制了那么多年,百姓之中怕是拥护爱戴平西王的人不少。但我相信,只要王爷施以仁政,城中百姓定会感念王爷的恩德,王爷很快便会是他们拥戴的对象。”

  镇南王道:“黑骨祭师,你多虑了,本王从未考虑过杀害城中的无辜百姓。本王征战无数,虽然做过屠城之事,不过屠杀的都是异族番邦的城池。”

  黑骨道:“我替城中百姓多谢王爷。”

  镇南王道:“本王邀请二位随本王一同去平西王的官邸!”

  江小白道:“平西王怕是早就跑了,他岂会傻傻地等着你去抓他。”

  镇南王道:“他迟早要落在我的手上。”

  三人朝着平西王的临时官邸走了过去,快到地方的时候,一旁的巷子里冲出来一人。

  “黑骨大人,大事不妙!”

  来的是客栈的掌柜。

  “怎么了?”黑骨问道。

  掌柜的道:“我们的人打探到一些情况,平……平西王在魏城的下面埋了许多炸药!”

  此言一出,众人的面色全都是一片苍白,就连镇南王也不例外。

  “什么!”

  在这一瞬间,镇南王终于承认自己没有平西王那么狠了,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在全城下面都埋上炸药,那魏城之中的三十万百姓怎么办?

  平西王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把魏城就这么送给镇南王,在他撤退之前,已经做出了部署,要毁掉魏城。一个连自己老婆孩子的生死都不放在心上的人,怎么会关心城中三十万百姓的生死。平西王此人心肠之歹毒,要远超镇南王。

  “混蛋!混蛋!”

  镇南王跳脚怒骂。

  江小白问道:“掌柜的,全城的地下都布上了炸药?”

  “应该没有。”掌柜的道:“平西王撤走之前才下的命令,他们没有那么快的速度把全城都埋上炸药。”

  江小白道:“你赶紧发动你能发动的所有人,抓捕斩杀留下来负责引爆全城的人。”

  语罢,他看向镇南王,道:“请你立即下令停止战斗,然后即刻疏散城中百姓,把百姓转移到城外去。”

  镇南王点了点头,立即派人去通知各路将领。他首先想的是如何保全他的兵马,至于城中百姓,对他而言是次要的。镇南王虽然没有平西王那般阴狠,但他也不是什么圣人,绝不会为了城中的百姓而耽误了他大军的后撤。

  魏城四边的城门全都打开了,城中有炸药的消息像瘟疫一样在城中传开了,城中的百姓开始慌忙逃走。他们在逃出城中的途中,有的遇到了转移的士兵,那些杀红了眼的士兵,根本不会给城中的百姓让路,一旦有城中的百姓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无论男女老少,都会成为他们的刀下亡魂。

  在这一刻,只有黑骨的人还在城中四处寻找埋藏炸药的人和地点。城中的兵马和百姓还没有完全来得及撤退,城中已经四处开了花,爆炸声不绝于耳,从四面八方传来,一栋栋建筑轰然倒塌,魏城的上空飘满了烟尘,城外的人远远望去,也可以看得到那冲天的火光。

  城外的百姓哀号声四起,他们的家园被毁了,他们还有亲属被困在里面没能够及时逃出来。

  平西王没有能够毁掉整座魏城,但也毁掉了一般。

  镇南王没有能够把全部的兵马都撤出来,他撤出的兵马总计不到五万。

  这一战没有胜者,没有赢家,全都是失败者。

  城中还有活着的百姓,但要想营救他们,首先是要把城中的大火给灭掉。

  这可愁死了众人,大火冲天,拿什么来灭?

  就在众人眼睁睁看着大火却无能为力的时候,魏城的上空出现了一个身影。

  江小白站在魏城的上空,魏城的旁边就是黑河,他可以取来黑河的水来灭城中的火。

  无名九卷之中的“水之卷”可以操纵天下之水,源源不断地黑河之水冲上了天空,在江小白的引领之下,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落在了城中。

  天空中出现了一道道的彩虹,彩虹的出现给予了城外百姓一些安慰,让他们看到了重建家园的希望。

  此刻的镇南王就在城外的军营之中,他仰头望着魏城上方的江小白,脸上的神情很是复杂。

  乌洵走到他的身后,道:“王爷,你错失了一次良机!”

  镇南王道:“你是说本王该带着大军去救火?”

  乌洵道:“是啊,这是彻底收服魏城百姓人心的办法,可惜你没能抓住。”

  镇南王道:“带来了十五万兵马,如今只剩下五万不到,乌军师,你还要我眼睁睁地看着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牺牲吗?”

  乌洵道:“比起平西王,你的心可软多了。平西王根本就不在乎他手下兵马的生死,他下令毁灭魏城,难道就不知道会连魏城之中他的兵马也会被炸死吗?他知道,但他还是那么做了,所以纵然他撤出了魏城,也给你带来了极大的损失,并且留给你的是一座到处都是断壁残垣的城池。”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