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难道不怕死吗?你的主子刚杀了本王二十五万大军!给本王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镇南王抽出了他的佩剑,全身杀气涌动。

  卫康一点也不显得惊慌,沉声道:“小人贱命一条,王爷想要尽可拿去,但还请王爷准许小人说完要说的画,那样小人纵然是死了,也对得起平西王的栽培。”

  “你说吧。”镇南王道。

  卫康上前一步,朗声道:“王爷,我家王爷让我来告诉你,你的仇人绝不应该是他,你真正的仇人是鬼皇!是他挑起了你们之间的大战,是他害的你们兄弟相残。”

  “这就是你要说的?”镇南王冷哼一声,“真是毫无新意。你说完了了,可以去死了!”

  “慢着王爷!”

  违抗从怀中取出一张地图,道:“王爷,我手上是魏城、宁城的地图。我家王爷欲与您重修旧好,所以愿意拿出这两座城池来表达他的诚意。”

  平西王居然愿意用两座城池来和镇南王修好,尤其是在他手握优势的情况下。

  宁城离围城不远,在魏城的西边大概三百里外,人口和魏城差不多,也算是一座不小的城池。

  两座城池来换和镇南王结盟,足够显得有诚意的了。

  “你家王爷是不是傻了?魏城是本王的!陛下将魏城封给了本王,如今也是本王占领着魏城。”镇南王显然对这个条件是不满意的。

  卫康道:“还请王爷清楚一个事实,我家王爷如果想重新夺回对魏城的控制权,我想这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不是大话,平西王之所以没有趁势拿下魏城,是他比镇南王冷静,如今贵族王朝两个最大的藩王实力大大削弱,得益最大的便是鬼皇。他和镇南王不能再继续打下去了,否则他们都得死在鬼皇的手上,所以他要和镇南王重修旧好,要和镇南王结盟以对抗强大的鬼皇。

  “姬昌既然想要和本王结盟,为何要对本王的二十五万大军下手?”镇南王怒吼道。

  卫康不卑不亢地道:“我家王爷不得不那么做,否则等王爷你的大军到来,便是他的灭顶之日。王爷,换个方位思考一下,如果你处于我家王爷那个位置上,你也会那么做。”

  镇南王怒吼道:“放屁!本王才不会用那种下作的手段!”

  卫康道:“鬼族王朝的开创者,你的祖先,他是如何结束了奴隶王朝的统治的?我想您应该比臣清楚。礼仪道德在乱世不值一文,只有胜利才能让人生存下来!”

  这小子巧舌如簧,还真是把镇南王给说住了。

  镇南王真正意识到了平西王的厉害之处,平西王总是能笼络到一帮愿意为他出生入死的能人异士,而他的身旁却总是缺乏人才。

  但镇南王一直都不是个理智的人,他一直都是个感性的帅才,所以他不会去理会那些浅显易懂的道理,只会遵从自己的内心。他无法不把平西王当成他的对手,他无法不去忌恨平西王,所以他不会和平西王结盟。在他看来,和平西王结盟就等于要他低下高傲的头颅,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

  “卫康,你的任务完成了。”

  低头思考的镇南王突然间抬起了头,听到这话,卫康还以为镇南王同意和平西王结盟了,就在他心头狂喜之际,一道剑光闪过,他感觉到了一丝凉意,随意便再也没有了知觉。

  卫康的脑袋滚落在一旁,他的身体依旧站在那里,被切断的脖子正在喷洒着热血。

  “来人啊!赶紧把人给弄出去!”

  崔淮立即安排人来把这里清扫了干净。

  “王爷,你怎么把卫康给杀了啊!”

  崔淮是个清醒的人,他心里其实是倾向于和平西王结盟的,但是他只是个统兵的将领,这些事不是他说了算的。

  镇南王擦拭着剑身上的血迹,冷冷地道:“姬昌比狐狸还要狡猾,比豺狼还要阴狠,与他结盟,无异于自找死路。”

  崔淮道:“但万一鬼皇的大军来了,他真的不会对我们下手吗?”

  镇南王道:“本王只知道二十几万兄弟的血海深仇等着本王去报,只知道本王要给邺城的百姓一个说法。”

  崔淮叹了口气,“王爷,您真应该听听乌军师的。咱们撤回邺城,真是最好的选择啊。”

  “崔淮,你怕了吗?”镇南王目光锐利如剑。

  崔淮道:“王爷,崔淮没有怕!崔淮跟着王爷出生入死,一起经历了不知多少次大战。我的命是王爷的,跟随王爷是崔淮一生最大的追求。”

  镇南王道:“那就不要多想了,与本王一起,为了那死去的兄弟而报仇雪恨!”

  ……

  镇南王杀了使臣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黑骨的耳朵里,这令他有些慌张,没想到平西王居然在这个时候来拉拢镇南王。平西王是个做事情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人,他很可能会派出新的使臣来和镇南王谈判,并且给出更高的价码。

  他必须要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

  虽然现在的镇南王和平西王都已经元气大伤,不过这两只受了伤的老虎如果走到了一起,仍然会给鬼皇造成不小的麻烦。

  他已经收到了鬼皇的来信,鬼皇正亲率大军朝魏城赶来。他率领了十万大军,乘着巨鹰正朝着魏城而来。

  过了今夜,鬼皇和他率领的大军便能到达魏城。

  黑骨去见了镇南王,他要探一探风,看看镇南王是否已经动摇了。

  镇南王就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喝着酒,他的身旁没有美女侍者,这个偌大的厅堂里也没有丝竹管弦的声音,只有他一个人。

  “王爷,就让黑骨来陪王爷喝几杯吧。”

  镇南王笑道:“黑骨,你来的正好。来来来,就坐本王对面。你我开怀畅饮,也敞开心扉好好聊一聊。”

  黑骨坐了下来,镇南王给他斟了一杯酒酒。

  “你是来打听什么的吧。”镇南王笑看着黑骨,他似乎喝醉了,但又显得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