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南王集结了兵马,带着他的兵马离开了满目疮痍的庸城。这座繁华的城池如今已经变得残破不堪,如同人间炼狱一般满地皆是尸体。

  镇南王让他的手下把他给捆了起来,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也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自缚的镇南王来到了鬼皇的面前,跪了下来,道:“姬幽自知罪孽深重,请陛下赐死!姬幽手下的兵马只是执行臣的命令,还请陛下不要降罪于他们,有什么我姬幽一人承担。”

  鬼皇怒道:“姬幽,你好大的胆子!城中的百姓朕再三说过不能惊扰,你居然纵兵杀害百姓!不是朕不容你,而是你自绝于天下!姬幽,朕不得不杀你!”

  黑骨立马走了过去,在鬼皇耳边低声道:“陛下,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镇南王毕竟还有两三万的兵马在这里,那些兵马都是他的死忠,若是得知镇南王死了,必然造反。镇南王纵然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现在也不是杀他的时候。不如先将他收押,等到战事结束再杀。”

  鬼皇是一个以大局为重的人,此时他们内部若是闹出兵变的话,怕是有什么变数,反而是给了平西王可乘之机。鬼皇因而才用了黑骨的建议。

  “大战在即,斩你不是什么好兆头,朕就暂且饶你不死,等到大战结束之后再杀你以谢天下!”

  鬼皇高声道:“来人啊!将镇南王带下去!”

  镇南王被带了下去,他的兵马则是被鬼皇的大军严密地看管了起来,严防他们有什么异动。

  鬼皇召集了将领,在他的王帐之中议事。

  “庸城地下全都是炸药,断然不能进去。如今向南逃了,当如何是好?”

  一名名叫李云松的将领站了出来,道:“陛下,让末将率领五千兵马,骑巨鹰飞过庸城,追杀平西王。”

  鬼皇看了看黑骨,黑骨道:“平西王手下能人异士颇多,而且高手也不少,尤其是迦洛。微臣的建议是我和江小白跟着李将军一同前往。”

  鬼皇点了点头,道:“有二位前去捉拿平西王,朕心中便踏实了许多。别的朕没有什么可说的,只说一点,平西王生性狡诈,千万不要被他的替身给骗了。”

  黑骨道:“放心吧陛下,我们会小心的。”

  鬼皇甩了甩手,道:“那你们就去吧,一切小心。”

  江小白、黑骨和李云松离开了王帐,李云松去点了兵马,带着兵马骑巨鹰而去。江小白和黑骨御风飞行,在巨鹰的前面做先锋。

  “没想到庸城里面的兵马这么不经打。”江小白道。

  黑骨道:“平西王放弃了庸城,自己先逃了,下面的将士哪还有什么心思作战啊。镇南王纵然有许多缺陷,但在作战勇猛上,平西王永远都及不上他。”

  江小白道:“是啊,可惜了镇南王,他也算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

  黑骨道:“权欲熏心啊!他若是没有争夺天下的想法,陛下一定会非常器重他。如今皇室之中没有几个有干才的,偏偏两个最有本事的都走上了谋反的路。”

  江小白看着下方,看到了一队正在疾驰的兵马。

  “看到了吗?”

  黑骨道:“是平西王的兵马,他们打着平西王的旗号!”

  江小白道:“平西王肯定不在这队兵马之中,那旗号是故意打出来引人上当的。”

  黑骨道:“不管怎么说,先下去看看再说。”

  语罢,黑骨朝着后面的李云天打了几个手势,巨鹰便俯冲而下,将那队兵马给拦截了下来。

  这队兵马护送的是平西王的家眷,上千名士兵都是忠义之士,李云天的五千兵马花了好一会儿才解决了他们。

  “黑骨祭师,这里面没有平西王。”

  江小白道:“怎么样,他果然不在吧。”

  黑骨道:“李将军,你分出一对人,把平西王的家眷给送回大营之中。”

  李云天照办去了。

  江小白道:“黑骨,我们接下来去哪儿找?”

  黑骨道:“出庸城就那几条路,这条路没有,咱们就换一条路试试看。”

  语罢,二人便再次飞走了。

  ……

  此时扮作商人样子的平西王带着几个亲信随从来到了渡口,正在等待渡船的到来。一艘渡船已经行到了大河的中间,很快就能靠岸。

  “只要本王不死,便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本王这些年积攒了无数的钱财,有了钱便可招兵买马,本王很快就能翻身。”

  “我等誓死追随王爷!”

  跟着平西王的五个下属都是他这些年来最信任的人,也都是各有能耐的人物。

  艄公把渡船稳稳地靠在了岸边,平西王刚要迈步上船,突然间感觉到不对劲,把脚给缩了回来。

  “你们有谁看到迦洛去了何处?”

  那几人皆是摇了摇头,其中一个说道:“王爷,大军攻城之时,我还看到过迦洛祭师。”

  “王爷这么挂念我吗?”

  说话的是那“艄公”,他抬起了头,露出了真面目,竟是迦洛。

  “迦洛,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平西王心头有种不详的预感。

  迦洛笑道:“我一直在等着王爷啊!”

  平西王嘿嘿笑了笑,“迦洛,本王知道你忠心,放心吧,本王绝少不了你的好处。”

  迦洛道:“可惜迦洛要的东西王爷不会给。”

  平西王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王爷的……项上人头!”迦洛突然目光一寒。

  “迦洛,你想早饭吗?”

  平西王的几个亲信纷纷拔出了佩剑。

  迦洛身影一晃,那五人的脑袋便全都落在了地上,咕噜噜滚进了河里。

  平西王叹了口气,“迦洛,本王没有想到你竟是老皇帝安插在我身边的人!”

  “王爷,你聪明一世,此时为何却犯起了糊涂啊?”迦洛笑道:“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鬼皇安排在你身边的呢?”

  “难道你不是吗?”平西王道:“本王将你奉座上宾,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迦洛道:“和王爷你一样,迦洛的野心也是无穷大的。迦洛要的是这大好的河山,王爷你能给我吗?”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