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没想到几年不见,你强大到了如此程度!看来本座真是小看了你!”

  玉风子已经意识到自己不是江小白的对手,纵然他修炼了许多五仙观的禁术邪术,但真正动起手来,他仍然绝对不会是江小白的对手。玉风子现在考虑的是如何才能够活命,首先在声势上,他绝不能流露出对江小白的畏惧。

  江小白道:“当初我活了下来,你就应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玉风子大笑道:“你以为本座怕了你了吗?这里是五仙观,如今的五仙观有上万弟子!除此之外,还有十万鬼兵驻扎还在青城山上,只要本座喊一声,你就完蛋了。”

  江小白道:“放心,我现在不会杀你。若离死后,你把她的尸骨埋葬在了哪里?”

  “你问这个干什么?”玉风子问道。

  江小白道:“离开这么多年,如今回来了,难道我想去拜祭一下不行吗?”

  玉风子道:“若离那孩子死了,本座心里也很痛,她毕竟是本座看着长大的。至今本座还会想起她,想起她小时候绕着本座跑来跑去时的可爱模样。”

  江小白道:“少假惺惺的了。告诉我你把她葬在了何处。”

  “还记得无望崖吗?”玉风子道:“若离的坟茔就在无望崖那里。这些年每年她的祭日,本座都会去祭拜。”

  江小白道:“好了,你的利用价值没有了,你可以去死了。”

  玉风子大惊失色,立马使出九转摄魂大法,这么邪术有迷乱他人心智的功效,不过对于江小白这样的高手来说,九转摄魂大法也只能迷住他短暂的一会会。

  但这短暂的一瞬间已经足够玉风子逃走的了,等到江小白恢复过神智的时候,玉风子那厮已经消失不见了。江小白还是轻敌了,没想到玉风子会有这一手,否则有所防备的话,断然不会中了玉风子这招。

  他没有停留,迅速离开了上清宫。瞬息之后,江小白已经回到了山洞里面。

  “社稷呢?”江小白问道。

  黑骨拍了拍他身上挂着的葫芦,道:“在这里面呢。”

  江小白道:“地点我知道了,跟我走吧。”

  二人离开了山洞,化作两道流光直奔无望崖而去。瞬息之后,二人便到了无望崖。

  伫立在无望崖上,江小白迎着猎猎寒风,思绪翻涌,当初就是在这里,若离义无反顾地为他殉情,与他一起跳下了无望崖。总而言之,他欠这个女人欠得太多太多。

  “你流泪了。”黑骨道:“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你流泪。”

  江小白道:“每个人都有自己柔软的地方,那个女人便是我最柔软的地方。”

  黑骨笑道:“好了小子,别急着伤感抒情了。社稷来了,你马上就能和你心爱的小妞再见面了。”

  玉风子没有说谎,江小白很快变找到了若离的坟茔。不知是不是玉风子心中有愧的缘故,玉风子把若离的母坟墓修得十分气派,坟前坟后都有松柏翠竹,坟前还摆放着供果。

  站在若离的坟前,江小白看着那墓碑上的刻字,忍住内心的激动,马上就可以和若离重逢了,他的心就快要跳出胸腔了。

  “黑骨,我该怎么做?”

  黑骨道:“你什么都不需要做,调整好你的心态,等着和你心爱的小妞见面吧。”

  黑骨念了个咒语,把神兽社稷从他身上的葫芦里放了出来。现在的神兽社稷已经长成了一个庞然大物,站在黑骨和江小白的身旁,显得他们两个十分渺小。

  黑骨开始念着咒语,神兽社稷会听得懂这些咒语,而此刻青城山的上方天色刚刚破晓,一道曙光刺破云层,照在神兽社稷的身上。神兽社稷的全身开始出现了一些变化,与此同时,整个青城山上方的天空也在发生着变化,天色忽明忽暗,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奇异天象。

  江小白看到了那开始裂开了坟茔,一颗心紧张到了极点。若离的坟茔正在迅速地开裂,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冒出来似的。过了没多久,一口黑色的棺材便从下方冒了出来,出现在了江小白的眼前。

  又过了许久,那冒出来的棺材却一点动静也没有。黑骨已经念完了咒语,他眉头紧皱。

  江小白看到他这幅表情,心里一下子变什么都明白了。

  “失败了?”

  黑骨道:“不可能啊!神兽社稷一旦发愿,绝不会失败的。”

  江小白道:“那我为什么没有看到若离?”

  黑骨走上前去,掀开了棺材盖,一下子就全都明白。棺材里面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人,神兽社稷又能复活谁呢?

  黑骨道:“有两个可能,一是你的心上人根本就没有被埋在这里,二是你的心上人根本就没有死。”

  江小白道:“她不可能没死啊,我当时亲眼看着她被杀死的。如果不是被埋在这里,那又是什么地方呢?玉风子完全没有理由在这件事上骗我。”

  黑骨道:“这我就无从知晓了。我现在也帮不了你了,神兽社稷也帮不了你。它已经发了一次愿,很快又将进入休眠状态。我得尽快把他带回去,送回到皇陵之中。”

  江小白道:“你现在就要走了吗?”

  黑骨点了点头。

  江小白道:“可惜我没办法送你了。”

  黑骨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别送了,越送越是舍不得。”

  黑骨把神兽社稷收回了葫芦之中,在江小白的肩膀上拍了拍,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也没说,独自一人默默离开了青城山。

  江小白收拾了心情,他还有事情要做,必须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玉风子虽然是逃了,但是五仙观还有那么多的弟子。江小白再次潜入了五仙观,抓了几个五仙观弟子,询问若离当初到底被葬在了何处,他们给出的答案和玉风子给出的一模一样。

  既然若离真的是被葬在了无望崖,为什么她的棺材里面是空的?江小白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难道是有人盗走了若离的尸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