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白勇强两口子果然把这个事给提了出来。

  “小江啊,我们知道你家那边已经没什么人了,所以呢,这个事也不要搞得多隆重。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思想,只要你们把证给领了,回头你们旅行结婚都可以。酒席不办就不办了吧。”

  李玉兰这根本就是逼宫,哪里是和江小白商量啊。

  白惠儿道:“妈,暂时不行。”

  “为啥?”白勇强两口子没想到开口反对的居然是他们的女儿。

  白惠儿道:“学校已经安排我出国深造了。”

  “那要多久啊?”白勇强问道。

  白惠儿道:“和你们学校一样,也就一年的时间就回来了。”

  如果说的时间太长,两口子肯定不答应。一年这个时间段刚刚好,不算短,也不算长。

  白勇强道:“每个学校出国培训的名额都不多,很多人争着抢着要去呢。机会难得,玉兰,要不让惠儿先去把这个培训给结束了再说吧?”

  李玉兰也是在教育系统工作的,她也知道这个机会难得,心想就先让女儿去深造,不过有些话她得问清楚。

  “小江啊,你对我们家惠儿到底是什么想法?有没有想过和我家惠儿结婚?”

  江小白道:“叔叔阿姨,这点你们不用怀疑啊。我是不会辜负惠儿的。”

  李玉兰也就不多说了。

  吃过了午饭,两口子就要走了。

  “爸妈,你们要不多住几天吧?反正房子那么大。”白惠儿挽留道。

  江小白道:“是啊,叔叔阿姨你们来一次不同意,就多住几天,我带你们四处逛逛。”

  白勇强道:“我和你妈都是请了假过来的。我们还有工作要做呢。”

  两口子都还没有到退休的年纪,李玉兰还有两年就退休了,白勇强还要晚几年。

  给他们准备的东西很多,坐火车不方便。江小白便打电话调来了一辆车,让司机把他们给送了回去。

  “家里的碗筷你收拾吧,我也要去学校了,下午还有课呢。”

  白惠儿匆匆忙忙离开了家。

  江小白把桌上的碗筷给收拾了,又把厨房给好好打理了一下。刚忙完,吴天德的电话便打进来了。

  “江总啊,你吩咐我办的事情我已经仔细查过了,不查不知道,原来那个李正虎还跟一桩杀人案有关。当时他是找人给他顶了包。那桩案子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我们还需要一点时间来调查。不过以我多年的办案经验来看,他的杀人罪十有八九是跑不掉的。”

  江小白道:“那如果把这事给坐实了,李正虎就得挨枪子了?”

  吴天德道:“枪毙是肯定的。这家伙身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随便挑几样出来,都够他把牢底坐穿的。江总,您看是怎么办呢?”

  江小白道:“吴局,我的意思和昨天咱们见面时说的一样。”

  吴天德道:“我明白了。今晚我就安排人行动起来,先把他抓起来再说,免得让他听到什么风声跑了。”

  “吴局,那就多谢啦。”

  挂了电话,江小白算是松了一口气,李正虎一旦被枪毙了,那二愣子欠他的那些债务也就算是不了了之了。

  下午,江小白离开了家,开车去了郑霞家。他已经提前和郑霞联系过了。他上次离开的时候,林勇还没有完全恢复,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所以想着要去看看。

  到了那里,林勇两口子都在家里,他们的儿子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上学去了。

  “勇哥,几年不见,你又变成了我刚认识时的勇哥了。”

  江小白和林勇握了握手,现在的林勇和以前已经没有什么分别了。他以前的生意现在基本上都又在做了。

  林勇道:“小白啊,我林勇要是没有你,那还不知道要被金南辉那个畜生折磨多久呢。”

  江小白道:“过去的事就别提了,金南辉死了都好多年了。”

  郑霞提起那段伤心事,眼睛都红了,她不能想起那段过往,每次想起都会流泪。

  “小白,这几年你又去了哪里啊?”郑霞给他泡了杯茶。

  江小白道:“其实也没去什么地方,就是被一些事情给牵绊了。霞姐,你还好吧?我看你是年轻多了。”

  郑霞道:“生意上的事情我已经不过问了,现在我就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

  江小白笑道:“那你没事就去美美容,逛逛街,反正有勇哥养着你。”

  郑霞道:“以前我觉得女人也应该拥有自己的天地,拥有自己的事业,所以我整天在外面打拼。后来生意不做了,天天呆在家里,猛然发现原来我的事业也可以是相夫教子。成为丈夫的坚实后盾,成为孩子成长的良伴,这也是一种成功啊。”

  “说得好!”

  江小白忍不住为郑霞竖起了拇指。

  郑霞道:“你别臊我了。”

  林勇道:“你霞姐打电话给我,说你要来,我从外面马上就赶回来了。这样,今晚你不要走了。我们哥俩好好喝一顿。”

  江小白没有拒绝,林勇和郑霞对他有恩,他把他们夫妻当成亲人一般对待。

  “勇哥,现在的生意做的怎么样?”

  林勇道:“生意做的小了,主要都是做些稳妥的生意。以前总想着赚快钱,有时候也会打擦边球,钻法律的空子,现在不会了。吃一堑长一智,我现在只想稳稳当当的。”

  “你们聊着,我去准备晚饭去。”郑霞起身走了。

  二人聊了一会儿,林勇叹了口气,道:“我和你霞姐的感情出了问题了。”

  “怎么可能?”江小白很惊讶,心想他们这两口子历尽劫波,感情应该无比坚固才对啊。

  林勇道:“当初金南辉那个畜生以我为要挟,玷污了你霞姐。后来我好了之后,一不小心说起了这件事,然后她就……唉,从那以后,我们夫妻就再也没有同房过。”

  江小白道:“勇哥,是不是你心里有个解不开的结啊?”

  林勇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说没有吧,好像又有点自欺欺人。”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