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城市里,江小白找了个公用电话,打了个报警电话。

  “你好警察同志,我发现一个人有杀人嫌疑,亲眼看到他藏尸埋尸,地点就在……你们可以去看一看。”

  打完电话,江小白便回了酒店。

  涉及到凶杀案,警方迅速便赶去了现场,经过侦查,他们很快就在树林里发现了一片比较新的泥土。虽然王栓子走之前在埋尸的地方撒了许多树叶,不过仍然没有逃过办案警察的锐利目光。

  他们立即开始挖掘,很快就发现了裹尸袋。尸体已经腐烂,就连法医也没有办法判断出死者的死因,不过办案的警察还是发现了死者的身份,他们在死者的身上发现了身份证。

  顺藤摸瓜,办案的警察很快就找到了死者生前上班的地方。死者在一家酒吧上班,办案警察去了那家酒吧,找到了死者生前的同事,向他们了解死者生前发生的事情。

  那天晚上王栓子和朋友在这家酒吧喝酒的时候,和酒吧闹得有些不愉快。酒吧老板当晚还亲自出面给他们赔罪,所以大家都对那晚发生的事情记得非常清楚。

  警察从死者的同事口中了解到了许多有用的信息,他们还调了当晚的监控录像。在酒吧的时候,死者就和王栓子发生过争执,后来她是被王栓子强行带离的酒吧。

  自那晚离开酒吧之后,死者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许多人都联系过她,不过始终都没办法与她取得联系。有些同事甚至以为她跟王栓子好上了,要去过好日子了,所以不理他们这些朋友了,谁也没有想到原来她已经死了。

  王栓子已经成为了警方锁定的嫌疑人,就目前掌握的材料来推断,王栓子是嫌疑最大的那个。

  警方从两方面做准备,他们首先让法医去化验尸体,看看能不能死者的身上找到任何嫌疑人的DNA;其次,他们锁定了王栓子,把他当作是一号嫌疑犯,从他身上入手调查。

  城市道路上都有监控,任何在城市道路上行驶的车辆都会被拍摄下来。警察调出了女孩被带走那晚的城市道路的监控录像,看看能否找到蛛丝马迹。

  他们的方向是正确的,虽然这么做工作量非常大,也非常繁琐,但还是给他们找到了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当晚王栓子的车子开回到酒店之后,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他的车子又从酒店里开了出来。那辆车一直开到了城外。出了城之后,马路上没有监控录像,所以也就追踪不到王栓子到底去了哪里。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王栓子的车子最后消失的地方,正是去往埋尸地点的必经之路。

  但这些证据并不足以证明王栓子就是杀人凶手,专案组还在等待着法医那边的结果。法医从死者的指甲之中找到了一些皮屑,经过化验,那些皮屑并不是属于死者的。从皮屑当中提取出的DNA来看,那是属于一个男人的。

  专案组经过谨慎的考虑,决定拘捕王栓子。如果死者指甲缝里的皮屑就是属于王栓子的,那么王栓子的嫌疑就很难洗脱了。

  就在专案组准备行动的前两个小时,王栓子接到了他的父亲王大牛打来的电话。

  “栓子,你不要说话,听我说。你什么都不要收拾了,赶紧离开酒店,赶紧!”

  “爸,到底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TM干得好事!你就快进去了你知道吗?”

  王大牛在警局内部有人,他已经收到了消息。杀人的罪过一旦被坐实了,就算是不枪毙,也绝对是无期徒刑。

  “对了,你要那三个亿到底干什么用的?”王大牛前两天已经把三个亿给了王栓子。

  “你就别管了。”

  王栓子已经把三个亿按照“女鬼”给的账号打了过去,虽然他发现账号的户口是一家慈善机构,但他还是打了过去。

  江小白一直在跟着王栓子,他把钱打过去之后,江小白便给那家慈善机构打了个电话,表明那笔钱是他所捐,不过他不愿意透露姓名,他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他希望能把那笔钱用于贫困山区的教育上面。

  王栓子稀里糊涂地当了一回慈善家,他自己都不知道。

  王大牛给他打来了这个电话,让他想到了被他杀掉的两个人,郭东子和那个陪酒女郎。王栓子认为可能是郭东子的事情败露了,毕竟郭东子死了没几天,而那陪酒女郎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

  王栓子不敢留在省城了,他要逃回京城去。到了他的地盘,他的老子肯定会想方设法保护他。就算是不得已要他离开这个国度,他还有钱,只要有钱,在哪来都可以活得很好。

  王栓子什么都没有收拾,甚至连房间都没有去退,他唯一带走的东西就是他从许少那里买来的那把手枪和剩下的子弹。他爸弹夹里装满了子弹,用来应付突发情况。

  王栓子离开了酒店,驾车离去。警察赶到这里的时候,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而且行李都还在。专案组的警察同志办案经验都很丰富,他们果断地判定王栓子畏罪潜逃了。

  专案组立即在在全城展开搜捕,同时在各个交通要口实施拦截。王栓子还没有逃出省城,王大牛的电话便再次打了进来。

  “不要跑了,你出不去了。先找个地方藏起来,不要露面,再等我通知。”

  王大牛收到了最新的消息,得知省城已经被封锁,于是便打了这个电话。

  王栓子接到电话就懵了,他横行无忌惯了,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个无法收拾的地步。

  “躲?往哪儿躲啊!满世界都是警察!”

  王栓子没有听他老子的话,加速朝郊区开去。他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想着说不定就能逃出去。只要逃出市区,那就好办了。

  就在他快要驶离城区的时候,遇到了查酒驾的警察,一辆辆车开始排队。

  王栓子心慌了,他以为这是来查他的,想要调头,退路却被后面的车子给堵住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