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

  江小白肯定了拉姆斯的想法,“不过我不能亲自带你们过去了,我会让人带你们过去。”

  卖岛屿给江小白的那家公司可以带着拉姆斯的团队去登岛测量,他们原本就有带着江小白去登岛实地看一看的义务,不过江小白自己私底下已经去岛上看过了,他不需要再去看一次,正好就让那家公司带着拉姆斯和他的团队去登岛做一下实地的测量。

  “现在买岛屿已经成为一种时尚了。”

  拉姆斯道:“我们接触到的许多高端客户都有这种需求。以前大家都人为买一幢山顶别墅,那就是顶级的享受了。现在大家的思维都开始转变了,城市里太过喧闹,就连山上也是那样。空气和水源越来越差,只有逃离人多的地方才可以找到世外桃源。那些无主的小岛成为了许多人追寻的目标。”

  江小白道:“是啊,我也只是想找一个清静点的地方颐养天年。”

  拉姆斯笑道:“江先生,您这个年纪就说颐养天年,你让我们这些人怎么办?”

  江小白道:“别看我年纪不大,但是对有些事情已经厌倦得很了。比如说经商,我现在就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那是您赚到了足够的钱,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咱们从这栋大楼上往下看,下面马路上那些川流不息的车辆,熙熙攘攘的人群,哪一个不想着停下来,但是他们做不到啊,他们要生存,要养家糊口。”

  江小白笑道:“拉姆斯先生,不瞒您说,我真是个没有什么追求的人了。有的时候,我自己都会在想,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才这么点年纪就丧失了进取之心呢?”

  拉姆斯像个哲学家一样,意味深长地道:“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是这样,对自我的思考会超过对外界的思考。不过江先生你还年轻,你应该还没有到达这个年纪吧。”

  江小白道:“可能我的心已经老了吧,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对人的改变也就越大。”

  拉姆斯知道自己和江小白的关系还不足以到可以谈更深层次的地步,便道:“江先生,那我们就先离开了。希望您尽快安排,我们尽快出发过去。”

  江小白道:“你们去省城,到了那边联系这个人。他们已经定好了明天飞往澳洲的机票。”

  “那好,我们现在就赶过去。”拉姆斯和江小白握手道别。

  送走他们之后,江小白又只剩下他独自一个人了。吴天德打来了电话。

  “江总,李正虎的案子已经尘埃落定了。经过我们的调查,李正虎涉及五起杀人案,伤人的案子就更多了。目前检察院已经正式对李正虎提起了公诉,这个家伙百分之百要被枪毙。”

  江小白道:“不要杀了大鱼而漏了小虾,李正虎的手底下还有那么多帮凶呢。”

  吴天德道:“江总,他手下的喽啰已经基本上全部抓捕归案。李正虎进来之后,一开始倒是非常强硬,什么也不说。他或许仗着自己有后台,后来我们把他的后台给拆了,那小子的心理防线也就逐渐被我们突破了。我们抓了他手底下的那些喽啰,对他们进行单独的突击审讯,从他们口中也拿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江小白道:“辛苦你们了。吴局长,什么时候有时间,带着办案的兄弟们出来,我请大家百味楼吃一顿。”

  吴天德笑道:“江总,吃饭就免了吧。作为人民警察,把一切不法分子绳之以法,那是我们应尽的义务。”

  江小白道:“那好吧,改天我让人送面锦旗过去。”

  “这倒是可以的。”吴天德笑道。

  在城里住了几天,江小白还是想着南湾村,想着南湾村里的某个人。他答应了秦香莲,所以不会轻易地去打扰她。不过强烈的心里冲动,还是驱使着他回到了南湾村,回到了自己的老宅子。

  整个南湾村就剩他这里还和以前一模一样,没有什么改变。如果有改变,就是这个地方变得比以前更加的破旧了。

  回到了家里,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这里一直有人帮他打扫,一切都很干净整洁。

  江小白给赵三林打了电话。

  “三哥,晚上到我这里来一趟。”

  赵三林问道:“老板,你那里?你在哪里啊?”

  江小白道:“我在村里。”

  “哦,你在你那破房子啊,城里的别墅你不住,你回来干什么?”赵三林笑问道。

  “别废话了。下午下班带点酒菜过来。”江小白道:“去搞点龙虾,我最爱吃你烧的龙虾了,手艺没有荒废吧?”

  赵三林笑道:“当然没有荒废了。放心好了,晚上我过去找你。几个人啊?”

  “就咱两个。”江小白道。

  下午下班,赵三林便去买了龙虾,先回了一趟家,用他那独门方法烧了一锅龙虾,放在几个保温盒里,然后又去镇上买了几样熟菜。白酒是他从家里带的,带了两瓶。

  到了江小白那里,赵三林下了车,把东西从车里拿了下来。

  江小白把一张矮桌子放在院子里,桌子的旁边有两张板凳。

  “三哥,你也开上汽车啦。”

  赵三林笑道:“咋地,我就不能开汽车啊?你们大老板开大奔,我买个长安奔奔还不行吗?”

  江小白道:“真想不到啊。时间过的那么快。你说那年夏天,咱俩还一块在镇上卖龙虾呢。”

  赵三林道:“那都过去好些年了。那个时候你小子就比较贼,每次你的龙虾都比我卖得快。”

  赵三林还没有开始喝,就已经有些醉了。往事也是一杯醇酒。

  二人坐好,江小白把酒瓶拿在手上,笑道:“三哥,你够抠门的啊,就拿这酒给我喝啊?”

  赵三林道:“你还真是误会我了。这两瓶酒是我一直珍藏着的。咱们这个永安大曲啊,六块钱一瓶,现在想买都买不到喽。永安酒厂都倒闭了。”

  江小白道:“那酒厂倒毙了啊,我才听说。”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