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

  张帆奋力地挣扎,不过按着他的是段磊和江小白,两个远比他要强壮的男人。

  “我劝你最好还是老实点,不要做徒劳无谓的反抗。”

  段磊扭住张帆的胳膊,张帆立即疼得龇牙咧嘴,不停地喊痛。

  段磊从口袋里把预先准备好的束缚带掏了出来,把张帆的双手给捆了起来。

  张帆想要喊救命,却被江小白给捂住了嘴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张帆被塞进了段磊的车内,他的头上被套上了一个黑色的头套,什么也看不见。

  等到张帆再次能看得见东西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哪里?你们要干什么?”

  张帆吓得面色惨白,身体都有点发抖了。他把江小白和段磊当成了绑票勒索的了。

  “张帆是吧,我们不是坏人,希望你配合我们,那样你会很轻松,我们也会很自在。如果你不配合我们的话,我和我的伙伴不介意当一回恶人。”

  他们的头上都戴着面具,都是那种青面獠牙的恶鬼,看上去狰狞恐怖。

  “你们要我怎样配合你们啊?”张帆问道。

  段磊道:“我知道你的老板是袁凯,我知道袁凯让你干了一些不法的事情,你只要把那些事都给我说出来,你就可以安全地离开这里。”

  张帆道:“我听不懂你们说什么。”

  段磊冷笑一声,“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好吧,那我们就来玩个游戏吧。”

  段磊走到一旁,拎来一个笼子,笼子里面是一只小仓鼠,小家伙正在里面四处活动着,似乎在寻找食物。

  “这只仓鼠已经有三天没有进食了,它现在看到什么都能当作是食物。如果我把它放进你的裤裆里的话,你能想到会发生什么吗?啧啧,想想那鲜血淋漓的场面,我都觉得兴奋啊!”

  “不要,不要啊……”

  张帆吓得差点没有当场晕过去。

  段磊戴上厚厚的手套,把小仓鼠从笼子里提溜了出来,拎着小仓鼠在张帆的眼前晃了晃。

  “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到底要不要和我合作。如果你现在点点头,那么就不会有接下来的惨剧发生。我来给你倒计时,你只有十秒钟。十,九……”

  “……我、我愿意和你合作,求你饶了我吧。”

  “好,很好。只要你乖乖和我们合作,那么我们就不会为难你。好了,说说昨晚那件事吧。”段磊笑道。

  “昨晚哪件事啊?”张帆明知故问。

  段磊道:“看来你还是不想合作啊,既然你那么没有诚意,那就算了吧。我还是让仓鼠和你交流吧,希望你们玩得开心。”

  “不不不,我刚才只是忘记了,现在我想起来了。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情了,昨晚的车子爆炸是……是袁凯让我干的,不过我只是负责把司机引开,其余的都不是我做的。”

  张帆终于开口了。

  江小白道:“也就是说昨晚那件事不是你一个人干的。”

  张帆道:“是,还有另外一个。不过那个人我不认识。我只知道行动的具体内容,不过行动都是袁总亲自安排的。他找了谁,我毫不知情。”

  段磊道:“我看你是故意隐瞒!我给你十秒钟考虑一下,你要是还不把那人的身份说出来,我就让小仓鼠陪你好好玩玩。”

  张帆急的都快哭了,哭丧着一张脸。

  “我是真不知道啊,真不知道。”

  “别难为他了,他看样子是真的不知道。”

  段磊把仓鼠放回了笼子里,冷声道:“算你小子走运。”

  他和江小白离开了。二人回到上面,上面是段磊的工作室。

  “怎么办?”段磊道:“这小子的话根本就不足以给袁凯定罪。要想把袁凯绳之以法,咱们就必须得找到另外一个人,可是张帆并不知道那人的身份。”

  江小白沉吟了一下,道:“有了。袁凯既然让张帆跑路,那么他肯定也会通知另外一个人。只要咱们搞到了袁凯的通话记录,把明显可以排除在外的人全都给排除出去,剩下的人应该不多了,我们可以从中筛选。”

  段磊道:“那如果袁凯不是通过电话与他联络,或者是他不是通过自己的手机与他联络,用的是他人的手机呢?”

  江小白道:“如果是你说的这两种情况,那么刚才我说的方法就不管用了。不过咱们暂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先那么干了。”

  段磊道:“行。你有袁凯的号码吗?”

  江小白把袁凯的手机号码给了段磊,段磊坐在电脑前面。他不但是个侦探,还是个黑客。没用多少时间,段磊就黑进了通讯公司的服务器,找到了袁凯今天的通话记录。

  袁凯是个生意人,每天的电话很多。段磊通过通讯公司的服务器找出了那些号码的户主,最后只有一个是黑号。

  “这个电话很可疑。我查了一下,袁凯最近几天和他联系的比较频繁,之前他们并没有联系过。就在两个小时之前,大概是张帆从公司开车出来的时候,袁凯又给这个号码打了一个电话。如果我推测的没错,那么这个人就是制造并放置炸弹的那个人。”

  江小白道:“我们找到的是个黑号,根本没办法查到那个人在哪里啊。”

  段磊道:“是啊,看来对方很狡猾,这个号码显然是他不久之前才开始用的,也极有可能他会在近期内丢弃这个号码。”

  江小白道:“那怎么才能找到这个家伙呢?”

  段磊道:“有两个办法。第一,如果你局子里有人的话,可以请他们用追踪手段锁定信号源,那么就能得知他在哪里。另外,咱们可以伪造袁凯的号码给那个人发短信约他见面。”

  江小白诧异地道:“电话号码还能伪造?”

  段磊笑了笑,“这年头什么不能伪造啊,只要有技术,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不过这么做风险也很大,容易打草惊蛇。万一他和袁凯取得联系,那咱们的短信就骗不了他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