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一路来到了青城山,江小白一路上闭口不言,徐啸风和彭良玉满心的疑惑,不过这两人已经知道江小白那张嘴不饶人,所以也没有开口。

  到了青城山之后没多久,他们三个就被巡山的五仙观弟子给发现了。

  “你们是什么人?”

  巡山的是个新弟子,压根没有见过江小白,所以把他给拦了下来。

  江小白道:“你又是谁?新来的吧,居然连我都不认识!”

  “本门规矩,你必须报出身份,否则不能让你上山。”这弟子拦在江小白的面前,右手放在剑柄上,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拔剑相向。

  江小白道:“山上管事的还是不是韩晨?你去告诉他,你就说江小白来了。”

  “你是江小白?”

  这新来的弟子没有见过江小白,这并不代表他没有听说过江小白的名号。江小白虽然不在五仙观,不过他的名声却已经在五仙观传开了。他在许多五仙观弟子的心中,已经几乎是传说一般的存在。

  “怎么,你哪里看出来我不是了?”江小白笑道。

  “你那么年轻啊!”

  新弟子原以为江小白取得了那么大的成就,肯定有些年纪了,没想到竟是个比他还要年轻的人物。

  “好了,少废话了,告诉韩晨去,就说我来了。”江小白不耐烦地甩了甩手。

  “请您稍候。”

  那弟子御剑而去。

  他刚一走,江小白便回头对彭良玉二人道:“走吧,咱们继续上山。”

  “不是要等他回来吗?”彭良玉道。

  江小白笑道:“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浪费,你有吗?”

  “可是、可是刚才你和那位师兄已经说好了啊。”彭良玉道。

  江小白道:“说好了又怎么了!做大事不拘小节,你这样婆婆妈妈,有多少时间给你浪费?你爹的死活你不顾了?”

  彭良玉俏脸一红,低下了头。

  “师妹,他说得对,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走吧。”徐啸风道。

  三人继续赶路。

  对于青城山,江小白早已经是轻车熟路,老马识途,很快便带着彭良玉和徐啸风来到了五仙观的大门外。

  “这就是五仙观啊!果然是大门派!”

  看到五仙观宏伟的大门,彭良玉情不自禁地赞叹了起来。

  大门外有把守的弟子,看到江小白三人,便有两名弟子走上前来。

  “三位有何贵干?”

  江小白道:“我来找你们的掌门。”

  这两个新弟子也不认识江小白,听到江小白说要找掌门,都是笑了笑。

  “抱歉,掌门日理万机,怕是没有时间亲自接待三位。你们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跟我说,我会找机会向掌门传达的。”

  就在这时,韩晨从大门里面走了过来。江小白看到了他,叫了他一声。

  韩晨看到江小白,立即大笑着走上前来。

  “韩师伯,原来这是您的朋友啊。抱歉抱歉,刚才失礼了。”

  江小白笑道:“没关系,你们都做的很好,对于不认识的人,就该认真盘问。”

  韩晨的目光落在了彭良玉和徐啸风的身上,道:“这二位是你的朋友吗?”

  江小白道:“我和他们是路上碰到的,他们是彭家寨的,找掌门有事,你安排一下,让他们尽快见一下掌门。”

  韩晨道:“原来是彭家寨的师兄、师姐,有失远迎,请进吧。”

  彭良玉和徐啸风没想到他们在这里居然能得到如此待遇,原本他们以为到了这里,五仙观的人会连起码的尊重都不给他们呢。二人心里也都清楚,他们自所以能有这样的待遇,主要是因为他们沾了江小白的光。

  韩晨带着他们直接去了千秋阁,玉箫子把自己办公的地点放在了那里。千秋阁最是安静,他喜欢安静的地方。

  因为江小白不是外人,所以韩晨直接省去了通报,带着江小白便进去了。

  “小白,你来啦!家里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玉箫子见到江小白,分外的亲切。

  江小白笑道:“前辈,我家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我带来两个人,希望您能抽出时间来见一下。”

  “快请吧。”

  韩晨把彭良玉和徐啸风给带了进来,二人见到玉箫子之后,立即跪了下来。

  “恳请掌门救救我的师父吧!”

  徐啸风一头磕在了地上。

  玉箫子不认识他们,立马上前把他们给扶了起来,问道:“敢问二位,你们的师父是何人?”

  徐啸风道:“我的师父是彭家寨的寨主彭天虎,我是他的大弟子徐啸风,与我一同前来五仙观的是我的师妹彭良玉,是我师父的独女。”

  玉箫子知道彭天虎这号人,道:“彭寨主怎么了?我五仙观与彭家寨素来交情匪浅,彭寨主有事,你们既然找上了五仙观,五仙观定然不会坐视不理的。”

  徐啸风将情况简明扼要地说了一下,并把那封信从怀中取了出来,交到玉箫子的手上。

  玉箫子看到这字迹,立马就知道是谁绑走了彭天虎,他太熟悉那人的字迹了。

  “韩晨,你带二位贵客去客房休息,好生招待。”

  彭良玉道:“玉箫子掌门,您会救我父亲吗?”

  玉箫子道:“丫头,放心吧,我一定会救你父亲的。”

  得到了玉箫子的承诺,徐啸风和彭良玉顿感轻松了许多。韩晨带着他们离开了千秋阁。

  “前辈,你是不是从信上看出了什么?”江小白问道。

  玉箫子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啊。这封信上的笔迹是玉风子的,也就是说抓走彭天虎的人就是玉风子。”

  “玉风子?”江小白诧异地看着玉箫子,“他不是已经自杀谢罪了吗?”

  玉箫子道:“古怪就古怪在这里。”

  过了一会儿,韩晨回来了,告诉玉箫子他已经安顿好了徐啸风和彭良玉。

  “韩晨,玉风子的尸身你葬在了何处?”玉箫子问道。

  韩晨道:“掌门,按照您的吩咐,我把叛贼玉风子的尸身葬在了后山。”

  “带我们去看看。”玉箫子道。

  韩晨一头雾水,满心迷惑地带着他们去了后山。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