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肯定是假的!”

  不少忘字辈的弟子都跳了起来,纷纷指责忘空造假。

  “师父安在,好端端地为什么要把主持之位给传出去?这不符合常理。”

  “对啊!我们大悲寺的主持之位传递历来都没有那么突兀的。”

  “事出必有因,我看大师兄还没有胆量在这件事上作假吧,或许是师父真的把主持之位传给了大师兄呢。”

  ……

  忘空作为大师兄,自然也是少不了拥护者的,不过他的拥护者并不算多,反对的声音不小。

  “绝对是假的,绝对不可能!”

  忘情笃定这封信是假的,他一直和忘空在明里暗里较着劲,一直也对主持之位垂涎。

  “忘情师弟,你说是假的,那么请你告诉我这封信假在何处?是不是师父的字迹呢,还是上面师父的印章是假的?你只要说出个理由来,我便承认这信是假的。”忘空道。

  忘情没办法反驳,他们都对无妄的字迹很熟悉,信上的字迹的确是无妄的,上面的印章也的确是无妄的。

  “这信肯定是你找人模仿的笔迹。至于印章,那刻一个假印章就更容易了。”忘情道。

  反对忘空的人纷纷附和。

  忘空大笑道:“假的东西就是做的再真,那也是假的,总能找出来与真的不同的地方来。各位师弟都有一双慧眼,忘空今天就让你们来找茬。只要谁能找出这封信是伪造的证据,我忘空立即自杀谢罪。”

  “大师兄,我支持你!”

  “大师兄,我也支持你!”

  ……

  力挺忘空的大悲寺弟子站了出来,纷纷表明他们的态度。忘空看着他们,含笑点头。

  那些以忘情为代表的反对忘空的势力,围在一起,纷纷睁大眼睛盯着那封信,想要从那封信之中找出些什么来。当然了,他们不可能找出什么证据来证明这封信是伪造的,因为这封信的的确确就是无妄的亲笔手书,上面的印章也是无妄亲自戳上去的掌门印。

  这伙人瞪着眼睛找了好一会儿,也仍然是没有发现什么,还真是有些气馁。

  “不可能啊,师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传位啊,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众人纷纷揣测。

  “诸位师弟,请问你们找出什么来了没有啊?”忘空得意地笑道。

  “大师兄,我们一时半会还找不出什么来,看来你是做了很多功课的,东西做的非常之真。不过你这封信肯定是伪造的,师父没有理由在这个室友退位。”

  忘情冷冷地看着忘空,“等到师父闭关出来,我看你如何蹦跶!”

  忘空道:“忘了告诉诸位师弟了,师父其实并没有在闭关。他老人家只是借闭关这个幌子云游去了。这些年师父一直有这个想法,不过寺里俗务缠身,走脱不开。现在他把掌门之位传授给了我,就有时间云游四方了。”

  “什么?”

  众人闻言纷纷露出了惊愕的表情,大悲寺正当多事之秋,这个时候,无妄为什么要去云游呢?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不可能!师父肯定就在火云洞里闭关!”

  “忘水师弟,你把你看到的告诉诸位师兄弟吧。”忘空看向站在最外面的忘水,他是个边缘化的人物,一直都是。他不挺忘空,也不与忘情一伙人为伍。

  “师父的确不在火云洞之中,我和江施主已经进去看过了,火云洞里没有人。”

  作为一个边缘化的中立人物,忘水的话在大家看来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师父怎么可能没有在火云洞里?他闭关的时候,是我们亲眼看着他进去的啊!”

  忘水道:“诸位师兄弟如果不信我的话,尽可以去火云洞里察看。”

  “忘水,你原本就是大师兄的一条狗,你的话如何令人信服?不管师父是不是在火云洞里,大师兄拿出的书信肯定是假的。”忘情道:“我们得去火云洞看一看!师叔已经遭遇了不测,说不定师父也有可能遭遇到了不测。”

  “忘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咒师父吗?”忘空质问道。

  忘情冷声道:“大师兄,我看你没必要这么敏感吧?这只是我的一种猜测而已,难道说现在猜测也有错了?”

  忘空道:“好啊,你们要去火云洞,那就尽管去吧。我陪你们一块去!”

  众人浩浩荡荡去了火云洞,进去之后发现无妄果然不在里面。

  “师父他老人家莫非真的云游四方去了?”

  “不会吧,师父不会那么没有交待的。”

  “交待什么啊,不是已经有了嘛,师父把掌门的位置传授给大师兄了。”

  “那封信肯定是假的。师父知道大师兄并不能让所有人都信服,传位给他,不是想要让大悲寺大乱嘛!”

  “那你说咱们这帮师兄弟之中谁能让所有人信服?我看没有吧。”

  众人低声议论着。

  “看到了吧,这下可以证明我没有说谎了吧。诸位师弟,当此之际,我们理应团结起来。日后师父回来了,我自当归还掌门之位。现在师父不在,那么我就是大悲寺的掌门,你们必须得听命于我!”

  忘空清了清嗓子,“人死为大,入土为安。枯木师叔的金身必须尽快焚化,取出舍利,供奉于舍利塔之中。忘笑,此事就交给你来办了。”

  “大师兄,我这就去准备。”

  忘笑一直是忘空的忠实追随者,忘空把这件事交给自己人,显然是比较放心的。

  “忘情师兄,真的就这么算了吗?”

  那些反对忘空的人现在都有些垂头丧气了,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忘空坐上掌门之位。

  “当然不!”忘情还没有放弃。

  “他就要把枯木师叔的金身给焚化了!”

  “那就让他焚化吧。枯木师叔既然已经死了,尽早把他的舍利子放入舍利塔供奉起来,那就是我们这些做弟子的应该做的事情。”

  “可、可是师父还没有回来啊!”

  “师父不知去了何处,如果他几年都不回来,难道就把枯木师叔的金身放在那里?”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