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在罗刹堂外面的几名大悲寺弟子居然全都死了,这让江小白心中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心想难道云天已经逃了出去?

  心念及此,他立即冲进了罗刹堂里,心中期盼着罗刹堂内的阵法能够困住云天。在他进入罗刹堂的一刹那,一道寒光便从他的头顶上方劈落下来,直取江小白的头部要害之处。

  看也没看一样,头顶一道剑气直冲出去,便听得头顶传来一声闷哼,随后一具尸体从天上衰落了下来,一个黑衣人的额头正中心多了一个细小的小孔,那小孔正在汩汩地往外留着鲜血,黑衣人显然已经毙命。

  “就凭你们几个鼠辈,也想来大悲寺劫人?”

  云天还被困在阵法之中,他的周围还有三个黑衣人,那三个人正在试图破坏掉阵法把他从里面救出来。只可惜罗刹堂内的阵法是当年大悲寺的先祖留下来的,并不是一般人可以破坏得了的,所以他们虽然已经进来好一会儿了,但却并没有能够把云天从罗刹堂里救出去。

  “你们逃命去吧!”

  被阵法困住的云天看到江小白来了,发出一声轻叹,他知道这几个人不是江小白的对手,能活着离开这里就已经算是他们的造化了。

  “不!我们一定要救您出去!”

  这三个黑衣人却并没有撤走的意思,他们还想着要把云天从这里给救出去。

  “不自量力!”

  江小白低吼一声,猛地跺了一脚,全身气息鼓荡,剑气如海啸般狂涌而来。那三个黑衣人甚至还没有看得清江小白的模样,其中的两个已经被他霸道无比的剑气给取了性命。

  另外一人看到那骇人的一幕,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连动都不知道该怎么动了。下一瞬,江小白已经到了他的身前,屈指一弹,把他给定住了。

  “你现在动弹不了,我问你什么,你老老实实回答我,或许还有活下来的机会。”

  他的话音还未落,那人居然爆体而亡,以自身的修为引爆了他的肉身。江小白就站在他的面前,躲避不开,被溅了一身的血肉。

  “混蛋!这是一群什么人!”

  心中震骇,这群人不怕死,明知在不敌的情况下,没有流露出任何的畏惧,视死如归。在被控制之后,居然选择了这样的极端方式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回去洗洗吧。”

  被困在阵法之中的云天并没有因为江小白的狼狈样子而嘲笑他,他的神色看上去有些忧伤。

  “不急。”

  江小白看着云天,但是云天却并不与他四目相对,他昨天已经吃了亏,吸取了教训,他知道江小白的眼睛不能盯着看。

  “云天,咱们聊聊吧。”

  江小白道:“你昨天刚从黑水湖里出来,今天就有人来救你,这不会是巧合吧?”

  “你想说什么?”云天道:“别拐弯抹角的,直说吧。”

  江小白道:“这四个黑衣人是什么身份?”

  “无可奉告!”云天冷冰冰地道。

  江小白道:“那我大概猜到了他们的身份了,他们应该是你兄弟会里的兄弟吧。”

  听到江小白提到了兄弟会,云天那冷漠的表情之中有了一丝一毫的变化。这变化很微笑,不过仍然是被江小白给捕捉到了。从云天那细微的表情变化来推测,江小白知道自己很可能猜对了。

  “说说吧,未来书和云天宫有什么关系?”

  此言一出,无意是在云天的心海之中扔了一枚重磅炸弹,云天顿时一愣。

  “你小子果然知道了一些!”

  江小白道:“我还知道的不止这些呢!”

  云天一愣,“好啊,那就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吧。”

  如果江小白真的什么都知道了,那么他根本就无需来这里找他问这问那。很显然,江小白就算是知道,那也知道的不多。云天是个聪明人,要想诈他,并不容易。

  “我这是帮你,别不识好人心。”江小白道。

  “你为什么帮我?”云天大笑几声,“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江小白道:“无妄当年对我有恩,昨日他被你重伤,全身筋脉尽毁。我找不到办法救他,便想着你的未来书里面或许能找到救他的办法。”

  云天道:“大悲寺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当年如果不是大悲寺的那帮和尚爱管闲事,联合了几大门派,我兄弟会到现在还应该好好的。你让我把未来书给你,让你拿着未来书去救我的仇人,江小白,你当本座是傻子吗?”

  “这也是给你机会!佛门讲究悔悟,如果你悔悟了,大悲寺未必不肯放了你。”江小白道:“想不想离开这里,你自己考虑吧。相信你也知道以你自己的能力是破不了罗刹堂里的阵法的,就算是有人来救你,他也没办法破掉罗刹堂内的阵法。”

  “少废话!我绝对不会把未来书交给你的!”云天怒吼一声。

  江小白转身就走,很快大悲寺现在的管事人忘空就知道了罗刹堂这里发生的事情。他派人来把尸体给抬走了,并把罗刹堂打扫了一番。

  江小白去洗了个澡,并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他沐浴更衣之后没多久,便有个小和尚找上了门。

  “江施主,我师父让我来寻你过去。”

  江小白跟着小和尚走了,很快便在停放尸体的地方见到了忘空。

  “有发现?”江小白问道。

  忘空道:“找你来肯定是有发现,不然找你来干什么。”

  忘空指着那三具黑衣人的尸体,道:“你看看他们身上有什么共同点。”

  江小白扫了一眼,很快就发现了什么。

  “这是什么?”

  他看着一个黑衣人左手手臂上的一个莲花一样的印迹,像极了胎记。

  忘空道:“我已经命人把他们手臂上的莲花印记拓印下来送去给师父看了,他老人家见多识广,说不定会认识。”

  江小白道:“这说不定是兄弟会的标识。”

  这三个人的身份江小白大抵可以断定他们是兄弟会的人,他们的共同特征,应该和兄弟会有关。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