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扭头看着灵女,等待着她的反应。

  “爷爷,那您好好休息吧。”

  灵女叹了口气,转身离开,江小白和白峰打了声招呼,也跟着走了。

  “可以去你那里坐坐吗?”

  走出白峰的冰屋,灵女问江小白。

  江小白点了点头,笑道:“当然可以了,现在时间还早,我可没想过这么早就要睡觉。”

  “那走吧。”

  二人朝着江小白住的那间冰屋走了过去,进去之后,灵女突然间掩面而泣。她的这个反应太过突然了,江小白压根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会哭,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只能默默地陪在她的身边。

  许久之后,灵女的情绪平静了下来。江小白递给她一块手帕,道:“擦擦眼泪吧,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美。”

  灵女擦了擦眼泪,道:“对不起,让你见笑了,我就是一时没能控制得住。”

  江小白道:“这可不是见笑,相反我觉得我挺荣幸的。”

  “为什么?”灵女不解地问道。

  江小白道:“我们所有人的眼泪都很宝贵,只有在我们非常信赖和亲近的人面前,我们才会肆无忌惮地欢笑和流泪。你能在我面前哭,至少说明你对我没有防备,你是信任我的。”

  灵女怔怔地看着江小白,“你这个人挺可怕的,你对人心研究得太透彻了。有的时候,我真觉得你高深得让我害怕,我们灵族的人其实都是很简单的,包括我在内。”

  江小白道:“在这个复杂的世道上,能保持简单是很不容易的,你应该珍惜。”

  “江小白,我想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啊!”灵女的目眶之中又有泪水涌现了出来。

  江小白道:“白长老是太关心你了。他知道冰原太过凶险,所以才在得知你深入冰原之后勃然大怒。同样的,石头也去过冰原,白长老知道之后也只是轻轻责怪了他几句。可见啊,在白长老的心里,你是顶重要的。”

  灵女道:“我知道爷爷一直以来都对我非常关心,可你不知道,他一直以来都在强迫我做一些我并不喜欢做的事情。但我十分清楚,作为灵族的圣女,那是我的使命,我必须完成。”

  江小白道:“你就是你,你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为了自己而活,不是为了其他的任何人。你有选择做或者不做的权利,你有权利活成你希望成为的那样。”

  灵女看着江小白,脸上满是惊愕之色,从来都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一番话。自她懂事开始,身边的人都会告诉她作为一个圣女应该要做什么,她也一直按照族人的要求,努力做一个能让所有族人都敬爱的圣女,虽然有一些事情她并不情愿,虽然有一些事情她做的并不开心,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应该改变,更没想过要活成梦想中的那个自己。

  说实在的,江小白方才的那番言论,以她已有的三观来看,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叛逆之言了,但毫无疑问,那番话对灵女的内心造成了非常巨大的冲击,让她开始思考一些问题。

  “小羽,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跟我一起离开灵族部落。外面的世界很大,纵然有危险,但也的确很精彩,你应该去感受一下繁华世界。”江小白道。

  灵女已经神游屋外,她试着按照江小白说的那样去构想一个并不存在的自己,那个人无疑是她非常希望成为的那个。不过她也只能想象一下,她知道自己不会离开灵族部落。这里不能没有她,她有她使命,必须要留守在这里。

  “我不能够离开灵族部落!我是族长的女儿,是灵族的圣女。保护灵族是我的使命,我必须要留在这里,完成我的使命!”

  江小白叹了口气,颇为惋惜。他其实很清楚,无论他说什么,灵女都不会跟他离开的。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就是这样,为了使命而牺牲自我,这种人是可敬的。

  “无论你什么时候想要离开,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都愿意做那个奉陪你走遍世界的人。”江小白道。

  灵女看着他,脸上浮现出了真诚的笑容。

  “谢谢。”

  江小白道:“好了,我们还是考虑考虑如何处理五目天魁的这颗元丹吧。我有个想法,既然白长老不肯服用,那么就由你来服用吧。这颗元丹可以让你的修为大大的提升,能让你更好地完成你的使命。”

  “不!”灵女道:“杀死五目天魁全都是你一个人的功劳,所以这颗元丹理应是你的。”

  江小白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颗元丹已经是我的了?”

  灵女道:“当然了,它当然是你的了。”

  江小白道:“既然是我的,我就有权处置这颗元丹,这没有错吧?”

  灵女点了点头。

  江小白抓住灵女的纤纤素手,灵女全身骤然一颤。

  “我现在把它赠予你了!”江小白把元丹放入了灵女的掌心,“你可不要拒绝,这可是你说的,我有权处置它。”

  “你是有权处置它,但我也有权拒绝接受你的馈赠。”灵女把元丹又还给了江小白。

  “这东西太过贵重了,我真的不能要。”

  “我们这样推来推去,真的有意思吗?”江小白笑道:“你比我更需要它,所以应该给你。”

  灵女道:“比我更需要这个东西的人大有人在,你怎么不去给他们?我不能接受你这么贵重的礼物。”

  江小白道:“这是你我的缘分啊,情义无价,你就当我送你的是件普通的物件。再说了,顾权从你这里偷走了万年血灵芝,是我救了顾权,而我也没能帮你拿回完整的万年血灵芝。我把这颗元丹给你,就当是我补偿你的。这样你总可以接受了吧。”

  灵女道:“这、这……还是不太好。”

  江小白猛地站立起来,道:“你再这样推辞的话,我就把这东西给扔了。反正这东西对我也产生不了多大的帮助,我留着它反而多个累赘。”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