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不管江小白实力怎么样,他都没有退路。就算是有退路可以走,他也不会走。

  灵女在白峰的手上,他只能硬着头皮上,拼了命也要把灵女从白峰的手上给救出来。

  “把小羽交出来!”

  江小白握紧双拳,全身气息鼓荡。

  白峰的眼神冷漠而轻蔑,在他的眼里,江小白已经不是原先那个不可一世的无敌高手了,如今的他才是无敌高手。

  “小子,告诉我你想怎么死,说不定我心情高兴会满足你的所有要求!”

  “白峰,你真以为你天下无敌了吗?”

  江小白踏步上前,他的脚步在雪地上留下了深深的足迹。

  “天下无敌?哈哈,老夫还没有狂到那个地步,不过以老夫目前的修为,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白峰十分自信。

  “那就试试吧!”

  江小白纵身跃起,身形在空中不断地变化,他把身形施展快到了极致,连续不同地变换着方位,从不同的方位发起攻击。他相信以他身上那几大门派的绝学,或许能克制一下修为超过他的白峰。

  白峰岿然不同,站在原地,他的身体周围浮现出了一个蓝色的光罩,将江小白所有的攻击都阻挡了下来,隔绝在外。

  江小白不信这个邪,依然不断地对白峰发起攻击,但白峰目前的修为高出他实在不是一星半点,在绝对的实力悬殊下,江小白想要战胜白峰几乎是不可能的。

  让江小白攻击了一会儿,白峰突然间一跺脚,那包裹着他的蓝色光罩消失不见,白峰全身上下散发着恐怖的气息,身形如鬼魅一般,冲到江小白的身前,一把就抓住了江小白。

  “小子,我说过你不是老夫的对手,怎么样,现在你该相信了吧?”

  白峰面容狰狞,狂妄地笑着。

  “白峰,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江小白傲然冷视着江小白。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不过我会让你成为一个废人。”白峰冷笑了几声,把江小白给扔了出去。

  “小子,白羽在我的手上,如果你还想见到她的话,那就乖乖按照我说的去做。”白峰冷声道。

  “你想怎么样?”江小白问道。

  白峰道:“我想怎么样?很简单啊,你那么迅速就恢复了那么多的修为,我自然想把你的修为给再夺过来啦。”

  白峰觊觎江小白的真元,江小白已经恢复了将近八成的真元,如果他能把江小白的真元再拿过来,那么他的修为将再次拔高许多。到那时候,他说不定就真的是天下无敌了。

  “想不想再见到白羽,你自己决定吧。如果你对她的生死不在乎了,那么你可以选择现在就逃走。我会告诉她,她爱错了一个人。”

  “白峰,你真是够卑鄙的!”

  现在的江小白就好像被人捏住了七寸的大蛇,他的要害在白峰的手上,动弹不得。

  白峰道:“我给了你选择的路了,你可以选择不要救白羽的。”

  江小白冷哼一声,“不就是我的真元嘛,我给你就是。不过你必须要让我先看到小羽,否则的话,我就算是自断筋脉,也不会把真元输送给你的。”

  “合理,你提的要求很合理。”白峰道:“小子,我这就让你见到她。”

  语罢,只见一道白光闪过,白羽便出现在了江小白的面前。她的全身上下都被一层白光所包裹着。

  “小羽,你怎么样?”江小白担忧地问道。

  “江小白,我没事,你快走,快走,不要管我!”白羽拼命地挣扎,但是他根本挣脱不开。

  白峰一挥手,一团蓝色的光芒把白羽包裹了起来。

  “江小白,现在白羽的生死掌握在你的手中。如果你不想让他死的话,就立马把你的真元传授给我。”

  江小白根本没有选择,他只能答应白峰的这个要求。

  “好,你要我的真元,我全都给你。但你如何才能保证你说的话会兑现?如果我给了你我的真元,而你不放了小羽呢?”

  白峰道:“我留着她有何用?放心,我到时候会废了她的修为,让她和你一起离开。下半辈子,你们就做一对苦命鸳鸯吧。呵呵,说起来你小子应该感谢我才对,要不然你怎么才能得到我们灵族的圣女啊!”

  “希望你言而有信。”

  江小白没有别的选择,形势逼人,他只能选择相信白峰。

  “把这颗吞下去。”

  白峰从怀里取出一颗紫色的丹药。

  “这是什么?”江小白问道。

  白峰道:“还记得你上次喝过的泄元茶吗?这东西和泄元茶差不多。”

  江小白道:“白峰,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是那么小心啊?我敢做什么手脚吗?我看你是小心过度了。”

  白峰道:“废话少说,吃了吧。”

  江小白道:“废话少说,开始吧。那东西我不吃,你怕什么,我在你的手上!小羽也在你手上,我还能翻起什么浪?”

  白峰嘿嘿一笑,“你有这个认知就好。既然你不愿意吃这东西,那就算了吧。我们现在就开始。”

  二人盘膝坐下,江小白扣住白峰的手腕,开始往白峰的手腕里面输入真元。

  白峰心中得意,心想这次得到江小白的全部真元的话,他的修为又可以突飞猛进,到那时候,他就可以蔑视天下了。

  江小白也有他的打算,他在等待白峰放松警惕的时候。他已经有了个想法,他要让白峰自食其果,尝尝贪得无厌的后果。

  正在输入真元的时候,白峰突然间感觉到有一股凉意进入了他的身体里,却不是进入了筋脉之中。他并不知道,那股凉意进入的也是筋脉,只不过是人体的隐脉罢了。

  “小子,你往我的身体里输入了什么东西?”

  劫力和真元是不同的,真元温润,劫力凉寒。

  江小白微微笑道:“当然是好东西了。白长老,我把您的隐脉也给开了,您是不是该感谢我呢?”

  “隐脉?”白峰惊诧道:“什么是隐脉?”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