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别人有资格这么指着我,唯独你没有!”

  江小白喝道:“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你忘了是谁把冻僵的你从冰原背回来的吗?你忘了是谁把你救回来之后为你找元丹疗伤的吗?是我!”

  江小白实在是有些愤怒,他付出了很多,然而石头这家伙居然这么对他。

  石头道:“我感激你救了我一命,但是在大义面前,我只能这么做。江小白,我欠你一命,在杀了你之后,我会自杀,把我这条命还给你!”

  “愚蠢!”

  江小白怒道:“石头,你难道就不会动脑筋想一想吗?你和小羽是一起长大的玩伴,你应该是最了解她的人,为什么在她最需要支持和信任的时候,你却走向了他的对立面?”

  “我……”

  石头一时语塞,不知如何作答。

  “你长了一个脑袋有什么用!”江小白怒骂道:“你的脑袋难道就是个摆设吗?还有所有你们灵族的其他人,为什么你们仅仅听信了白峰的一面之词就相信了他!”

  “白长老德高望重,是我们族里最年长的人,我们不相信他相信谁?”驼子老爹道。

  这里的动静已经京东了灵族的其他人,其余人也都赶了过来,江小白和灵女已经被包围了起来。

  灵女环目四顾,她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这些原本见到她都会浮现出笑容的面孔如今已经不见了微笑。她能从这些熟悉的面孔上看到的只有对她的恐惧与不信任。

  “大家都不要被这两个人给骗了!尤其是江小白,这个小子巧舌如簧,搬弄是非是一把好手,我们不要相信他们所说的任何一句话。”石头高声道。

  所有人的手上都拿着武器,他们的身体微微前倾,已经做好了冲击扑杀江小白和灵女的准备。

  石头把弓拉满,他的弓弦上搭了三支羽箭,每一支羽箭对准的都是江小白。

  “去死吧江小白!”

  三支羽箭裹挟着破空之声朝着江小白射了过来,江小白虽然目前修为还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不过应付这三支箭还是绰绰有余的,他一抬手,那三支箭便像是撞在了一堵无形之墙上似的,调转了方向,朝着石头射了过去。

  三支羽箭从石头的面庞擦过,只是轻轻地擦伤了他的皮肤,却没有伤害他的性命。石头惊出一身的冷汗,背脊上的衣服都湿了。

  “我跟你们拼了!”

  这个时候,驼子老爹挥舞着手中的兽骨朝着灵女砸了过来,灵女不闪不避,任凭他手中的兽骨砸中自己。

  外面的那些灵族的人也都冲了过来,他们一个个杀气腾腾,仿佛要对付的人是他们的杀父仇人似的,完全忘记了以前是这个女人一直守护着他们,在一个个大雪纷飞北风肆虐的夜晚不眠不休地守护着他们。

  灵女心寒之极,族人的不信任对她造成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她这辈子一直在为一个使命而活着,这个使命就是守护她的族人,而现在她的族人已经不再信任她,还把她当成了死敌一般。

  仿佛在一瞬间,灵女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她就这么站在那里,一栋也不动,任凭着她最亲最信任的族人伤害她。

  “小羽,还手啊!”

  江小白急了,他自己没有对灵族的这些人下狠手,但他好歹知道防卫自己,而灵女却呆若木鸡一般站在那里,任凭着棍棒加身。

  她没有疼痛,她的内心已经麻木。

  江小白心知不能这样下去,灵女不心疼自己,他还是很心疼的。他一挥手,一道淡蓝色的光芒便落在了灵女的身上,形成了一个光罩,将她包裹在了其中。

  “你们够了吗?”

  江小白大吼一声,他的样子十分骇人,震慑住了所有人。所有人都手持武器,却不敢上前。

  “如果我们真的是像白峰口中说的那样十恶不赦,你们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吗?无论是我还是白羽,我们都有能力轻轻松松地杀掉你们所有人,但我们为什么没有那么做?因为你们都是白羽最在乎的人!你们之所以能在这雪林之中安居乐业,免受饥饿的困扰,免受野兽的侵袭,全都是因为我旁边的这个人!你们全都是一帮忘恩负义的家伙!这么些年来,白羽为部落付出了多少你们难道心里没有一点数吗?而你们口中那个德高望重的白峰又为这个部族付出了多少?他这么些年来一直在病床上躺着!他什么也没有做!你们真是太让人寒心了!”

  江小白长叹了一口气,“如果你们不是小羽最在乎的人,我会毫不犹豫地把你们这群蠢蛋统统都杀掉!你们想要杀的这个人,即便是在白峰的追杀之下,也仍然心心念念记挂着你们,而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她的吗?”

  “我们……我们到底该相信谁?”

  江小白的一番慷慨陈词终于起到了一点效果,终于有人开始怀疑白峰的言论了。

  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一个个面面相觑,所有人的脸上都布满了茫然之色。

  “到底该怎么办?我们该相信谁啊?”

  石头和驼子老爹从冰屋里走了出来。

  “白长老人在哪里?他为什么不出来对峙?”

  石头冲天吼道。

  江小白道:“你知道我和白羽为什么会消失那么多天吗?”

  他把那日白峰算计他的经过告诉了全体灵族的人,众人一片哗然,谁也没有想到他们无比尊重的白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不可能……白长老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

  众人一下子都很难接受。

  江小白道:“你们认为白峰不可能做那样的事,为什么就不相信守护了你们这么多年的白羽呢?白峰真正的面目我已经揭露了出来,信不信你们看着办吧。”

  江小白看向身旁的灵女,牵着她的手,柔声道:“小羽,我们走吧。”

  灵女抬起头来,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心潮澎湃。

  “小羽,不……不要走。”

  有个微弱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